第0953章 狐脸金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瞬间,我手握腰间长刀,双眸直视那金身塑像,浑身绷得紧紧的,那金身塑像的悲苦表情落在我眼里,只觉无比怪异,十分扎眼,甚至隐隐刺的我眼珠子都有些发疼。

这金身塑像是一副典型的萨满教萨满的打扮,身上穿着少数民族特有的那种大袍子,和咱们汉家唐装汉服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唐装汉服虽然也长,也宽大,但做的贵在一个精致,而这萨满的大袍子则充满了野性。穿的身上的感觉就像是一件垂落在地上的斗篷一样,事实上,在它的身后确实是带着帽子的,应该是有着防雨帽檐的作用,那塑像的头上就是扣着帽子的,不过这一切落在我眼里,那是说不出的阴森与恐怖,尤其是它脸上挂着的那两行血泪,就算是在生了黑锈的金塑上都格外的抢眼,更是别扭!

“小天,怎么回事?”

张博文大概是看我表情凝重,隐约猜到了什么,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已然做好了随时暴起的准备。曹沅和媛也是一样的,然后张博文才问我:“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那金塑里面……有东西!”

我有些艰难的说道:“是一个很诡异的生命体,我以前绝对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什么!”

我这么一说,张博文他们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我想,这个生命的诡异程度,仅此一句话足以说明了。我这一路走来,虽然入这一行的时间短,但是眼力却不差,魑魅魍魉,行尸走怪,所见颇多,其实它们的生命本质。不外乎便是阴阳而已,足以区分。

可是,眼前这个东西却不一样,阴中抱阳,阳中抱阴,极其诡异!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发现我们几个人的身子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颤抖。

不,准确的说,根本不是我们几个在颤抖,而是这墓地的地面在颤抖,大概是因为我们几个过于紧张,身子绷的很硬的原因,所以在地面颤抖的时候连带着也跟上了,只不过最开始的颤抖程度微乎其微,我们几个一下子没有察觉到罢了,只能通过彼此的身体反应用眼睛看出一些。

不过,很快,我们几个的感受就很强烈了。

因为地面的颤抖在不断加剧。

很快,我们的脚下就传来了“轰隆隆”的轰鸣声,仿佛有一头可怕的野兽要从我们脚下破土而出一样,正在疯狂冲击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土,就连墓地的那些石棺都受到了影响,棺盖落的不稳,“轰轰”的不断在掀动。

“这是山河之力!”

张博文指着那金塑,陡然间大吼道:“这是山河之力,绝对没错,肯定是这里面的东西在调动山河之力!”

“尝试着干扰一下!”

我连忙喝道:“先和他对弈一盘,看看这东西的深浅!”

张博文没说话,就是轻轻闭上了眼睛,明显已经开始尝试和这长白山里的山河之灵进行沟通了,我们几个也是跟着紧张,眼睛从始至终都游离在张博文的脸上,希望能从他的神色变化间看到一丝半点的好消息。

不过很显然,我们注定要失算,张博文的表现让我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因为。他的眉头轻轻蹙起,明显显得有些痛苦,原本就苍白的脸愈发的苍白了。

这情况……似乎不太妙!

如此的僵持大概持续了将近四五分钟的样子,张博文的脸色已经几乎快透明了,然后就像是遭受到了重击一样,一下子睁开了双眼,猛然连退了三四步。大口喘着粗气,满是惊惧的看着那金塑,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然嘶哑到了极点:“好可怕,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对山河之灵的掌控远远超越了我,几乎是一面倒的,山河之灵完全听命于他,我在尝试着沟通的时候,山河之灵根本不搭理我,后来,没办法了,我只能尝试着强行进行沟通,结果……那些山河之灵竟然给我来了个反戈一击,毕竟是长白山龙脉的山河之灵啊,虽说不像中条山的龙脉那么可怕。十多条龙一下子怼起来就连伏羲大帝那等存在都受不了,可也毕竟是龙脉的山河之灵,很不简单,给我的这一下子挺狠的,当真是常年大雁终究难逃被啄瞎了眼的下场!”

这么恐怖?竟能将山河之灵控制到这种程度,连山神都不认了?

日他祖宗!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毋庸置疑。绝对是极端强大的,从这山河之力的控制上就能看得出来!

这回可真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怎么办?退?我没退路!我姐姐还在前面呢!

“你们快看,金塑有变化!”

这时候,曹沅忽然惊呼了一声,一下子将我的窘迫打断,我连忙抬头望去。可不,那金塑的脸……竟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来,那金塑是一个面色悲苦的女性,仿佛对是在怜悯众生,犹如佛像一样,带着一种让人无法仰视的高度,仿佛他们是站在云端的。于是才用那样的表情来看众生,大概也是为了设计出那种悲苦怜悯的效果,所以,这金塑犹如佛像一样,都是面容比较圆润一些的。

可是现在,那金塑的下巴竟然在不断拉长,脸颊在不断的瘦削。但是颧骨以上的部位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样的变化持续了大概十秒钟左右,是人的肉眼都能看得见的,很快,原本一张圆润悲苦的脸,就已经变成了一张尖嘴猴腮的脸。

看着……像狐狸!

狐狸?

难道藏在金塑里面的是一只狐狸?可是不对啊,那种阴阳环抱的气息我是不会感觉错的,一只狐狸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灵动的气息,我就算是在墩儿的身上都没有感觉到那么灵动的气息!

也就是这时候,那狐脸塑像豁然睁开双眼,因为这金塑在地下站立的时间已经挺久了,外面生了一层黑锈,所以,那眼睛睁开的一瞬间,发出了“咔嚓”一声轻微的裂响。黑锈簌簌落下,紧接着,它整张脸上的黑锈、进而到全身的黑锈都在不断的脱落,在四周落下了一层足有一公分厚的黑锈,一下子这金塑的本来面貌就露了出来,也更加的璀璨夺目了,金光四溢,很多原本因为黑锈看不清楚的细节全都看清楚了,金塑的脸也更加的清楚了,以至于上面的每一条皱纹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我也愈发确定了——这确实是一张狐狸脸。

至于那睁开的双眼,这是一双血色的眼睛,始一睁开,就在注视我。然后狐脸的嘴角微微挑起,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特别诡异的笑容,最后竟然开口说话了,那是一道悦耳又温和的女声,从这诡异的狐脸塑像上传出来,给人的感觉格外的别扭,最让我震惊的还是她开口所说的内容:“带着天命的后来人。你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来到了我的面前,看来一切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啊!”

“你认识我?知道我会来这里?!”

我下意识的就脱口问了出来,和这么一座金塑说话,说真的,心里还真是有点发毛,总觉的这金塑好像特别熟悉一样。准确的说,是它的语气让我特别的熟悉,可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熟悉,结果也就是我刚刚开口的瞬间,那位大萨满送给我的那颗一念之间竟然“嗡”的一下子颤动了一下,那颗一念之间我是揣在胸口的衣兜里面的,所以这一颤动。感受的是格外的真切,当场我就发毛了,一下子心里有了猜测,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狐脸金塑,惊声道:“你就是那个在甬道里面给我留了字的人?!”

“也是,也不是吧,不过……现在和你对话的。确实是我!”

那狐脸金塑又一次开口了,那双猩红的眸子里带着的感情色彩也挺复杂的,一面是暴戾,我都能感觉到那眸子里的戾气格外的重,可一面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温和,混淆在一起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这狐脸金塑给我的感觉一样,阴阳环抱,极其奇怪。

果然是那个大萨满……

之前我得到这一念之间的时候,曹沅这个对文玩颇有研究的人就说,这个一念之间包浆很厚,很透,都快玉化了,绝对是那个大萨满盘完了一生的东西,已经有了灵性了,这大萨满一出现,它有反应也是很正常的。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大萨满问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等你啊!”

那狐脸金塑理所当然的说了这么三个字,不过它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的揶揄与诡异了,给我种是在逗我玩的感觉,然后轻飘飘的说道:“等你,或者也是在等和你一模一样的人来这里啊!”

我大概明白了,她是在这里守卫宝藏的!!

这时候,那狐脸金塑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自顾自的说道:“没办法,我们这一脉曾经欠下过努尔哈赤一个天大的人情,曾经放下过话,只要努尔哈赤有需要,我们全族自当竭尽全力。哪怕洒尽热血也绝不辜负!也曾为此立下过毒誓!后来,努尔哈赤要我们来为他守卫他一生掠夺来的这些黄白之物,我们虽然不屑,但既然有言在先,自然是要去做这件事情的,穷尽子子孙孙,也绝对不会放弃!其实你猜测的不错。我的肉身确实已经朽灭了,但是,我却有灵魂,我的灵魂仍旧可以来做这件事情!看到这片墓地了吗?这是每一个萨满最终的归宿,我们就是努尔哈赤宝藏的守门人,生为守卫这些而存在,死亦无终。这是我立下的规矩,我当然要自己首先践行!”

“可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个修炼者吧?!”

我看着那狐脸金塑,有些艰难的问道:“修炼者死后该去哪里,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你……怎么会停留在这里?!或者说。这些萨满怎么可以停留在这里?”

“我说过,我是为了等你的,我看过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的原本,知道你会来这里,而且最终的结果是,你竟然会成功打开努尔哈赤的宝藏,这让我很纳闷。你凭什么能闯过我给你设下的这一路死关,所以,我在圣人之境的时候,就斩落自己的肉身,强行留下来了,就是想看看你这天命之人有什么逆天手段,能从我手下走过去!所以,我给你留言,告诉你,我会全力而为,全力阻挡你,一来职责所在,二来想看看究竟何为天命!”

狐脸塑像答非所问,反而说起了这些,不过也就片刻,直接话锋一转,语气也一下子凌厉了起来,厉声喝道:“至于我们怎么打破修炼者的宿命留下来的,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你也会亲眼见识到我们原始萨满教的手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