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4章 大地灵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既然这位大萨满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一个地步,其实已经到了生死相搏的时候,且不管对方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亦或者是怎样的目的来做事的,其实都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要闯过这里,带走林青。

而这位大萨满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给我让路的,一则我会进入努尔哈赤的宝藏,打开这这份传承;二来,我的介入,肯定会强势干扰原始萨满教的传承,这些东西毫无疑问是一个传承了无尽岁月的组织特别特别忌讳的东西,断然不可能让我轻松就做成这件事情。

所以,我们心里怎么想的反而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了,我们的立场就已经决定了我们之间绝对对立的局面,要嘛我踩着她的哀嚎走过去,要嘛她站在我的尸骨上冷笑,谁都没有妥协的余地。

当下,我也就不废话了,这位大萨满话一撂下。我就知道她要动手了,“哐”的一下子抽出了百辟刀,双眸冷冷注视着对方,同时口中也发出一声低吼:“准备战斗!”

语落,曹沅他们几个人已经分别有了动作,曹沅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张博文拖着老白和林志徽站在了最后面。媛与张博文并排而立,说白了就是一个“T”字阵型。

这也是最适合我们的阵型!

我皮糙肉厚,龙力加身,最擅长近身攻杀,而且有杀气傍身,能久战,所以,我冲锋最前毫无疑问是最适合的。

至于曹沅,她速度快,掠杀时犹如苍鹰俯冲,在中短距离之间陡然出手是非常有杀伤力的,所以,她跟在我后面。

张博文和媛,一个掌握着山河之力,一个掌握着亚特兰蒂斯之心,他们站在最后面,可以有效的支援我,也可以最大程度的进行杀伤。

可惜现在,我们这支原本组合应该是无敌的小队……已然遭受了重创!

首先,老白这老王八蛋在哪进行改命蜕变不好,非得在这里进行。结果,眼睛一闭,屁屎连天,啥事儿不管了,还给我们搞出了不小的麻烦,简直就是老天爷派来坑我的,本来还指望着他能和我一起掠阵,两人并肩上阵,相辅相成,我也能压力轻点,毕竟在这样的对决当中,冲锋在前的是压力最大的,顶不住对方的进攻,那就是兵败如山倒的节奏,我身后的曹沅和媛他们可不擅长近身格杀!

其次,张博文在和那大萨满的对弈中已经败下阵来了,看样子伤的不轻,最主要的还是这里的山河之灵根本不叼他,相当于他基本上已经废了,现在只能凭借着自己的九段修为在后面提供一些支援,给媛打打下手了!

有了这两条在前面,我们这支小队的战斗力还剩几何?说不好听的,就剩下我和曹沅、媛三人了!

所以,要说压力,其实很大,到现在我都吃不准这个大萨满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而且之前她也说的很明白了,她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祁氏家族所有萨满都在这里呢,这些萨满的深浅……我同样不知道。

这就是一批吃不透深浅的敌人。

怎奈,开弓哪有回头箭?

我望着百辟刀刀锋上闪烁的凛冽寒光,躁动不安的心也一步步、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

刀百辟,心不易。

这是镌刻在刀锋上面的六个铭文小字,也应当是我奉行一生的准则——永远永远,我都不会放弃一个没有背叛过我的亲友。披荆斩棘,穿云破浪,上穷碧落下黄泉也决不放弃!

“哈哈哈哈,你手中的刀终于出鞘了吗?”

那狐脸金塑竟然一下子大笑了起来,笑声在这昏暗潮湿的空间里回荡着,有一点点尖锐,然后她竟轻轻慨叹了起来:“你可能不知道,这一战我已经期待了太久,传说中的天命之人啊,只是听过,却没有见识过,身为一个修炼者,不能与你在同一世争锋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不过不重要。我愿在巅峰尽头自斩一刀,来到这一世与你相遇,试试你到底有着怎样神奇的能耐,凭什么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里面说会说到你和另外一个叫青衣的人,凭什么说万古气运尽归于二人,而我们这些修炼者却如草芥?我不服,欲与你一战。看看你这天命加身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凭什么我们一世修道勤勤苦苦,最后一场虚无梦,而你自己本不欲走这条路,最后却能被命运推着走向大成,我倒要看看,这天道到底为什么那么不公!”

说到最后,那大萨满的语气有些痴、有点癫、也有点狂。但更多的是,似乎是辛酸。

她是个怜悯众生的人,这能感觉的出来,于是她将一念之间交给了我,希望有朝一日若我在成魔路上一去不会的时候,能想想那地藏王菩萨与那魔鬼,仔细思虑一下到底是做个改变世界的人。还是毁灭世界的人?她劝我回头,为了苍生,这是她的神性和仁义。

她也是忠于职责的人,为了从前的承诺,为了使命,但更为了自己的家族,不断要出手抹杀我。这是她的忠诚和自私。

同时,她在修炼一途上大概因为尝过太多的酸甜苦辣,所以又很偏执,不服天命之人,憎恶我这种没有付出努力就被命运推着往前走的人,大概她以为我的运气好,所以干脆直接来到了我这一世,要和我来一场对决,击败我,就是击败天命,这是她的执念……

总之,很难想象,一个人的身上竟然会同时有这么多的特点,人性之复杂。在她的身上几乎是演绎的淋漓尽致!

不过,她的话里也说出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譬如……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里面竟然同时提到了我和青衣?

万古气运尽数加在了我们二人身上?

每次想到这个人,我就心情复杂,手握长刀凝视着那大萨满,轻笑道:“或许,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也错了呢?!可怜你一个修为如此之高的人竟然会被这种东西愚弄,实话告诉你吧。青衣已经死了,我亲眼所见,什么天命其实都是扯淡,是你自己强行给了自己一把枷锁!”

“死了?不可能!”

那大萨满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不可能,乾坤万年歌和推背图怎么会错呢?!它上面提及的事情几乎全都已经应验了,不会错,我也没有错。你不用来刺激我,今天你这个天命之人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只能与我一战!”

这大萨满可能真的是被刺激到了,所以一下子表现的情绪特别特别的激烈,语落时候,口中当即发出一声长啸,然后一个金塑居然愣是动了,双臂猛然间举起。

轰!

一瞬间,那金塑身上竟然冒出了极其狂暴的能量,一道飓风平地而生,环绕着它的身躯而动,地面上的落尘全都被席卷了起来,那里一下子黄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

很快,那落尘飞舞的混沌地方离竟然传出了一道神圣的声音,像是祷文,又像是天主教堂传出来的圣歌,很飘渺……

至于在说的什么,我听不懂,但是很熟悉,在祁氏家族的时候。那祁氏族长在唤醒螣蛇的时候就曾经发出过类似的声音。

这大萨满难道也是在唤醒什么吗?

我不知道,但本能的感觉,绝对不能让它完成这样的祷告,要不然我特么的就有好看的了!

当即,我怒吼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窜了出去,在冲入群棺坐落排列成的兽形图腾中以后。在一具石棺上踩了一脚,当下腾空跃起,口中发出一声怒吼,人在半空中就挥刀朝那金塑斩杀了过去,杀气如匹练,绯红色的幽光让整个空间都“倏”的一下子让整个空间都明亮了一下子。

结果,就在这时候。那金塑的手臂竟然从黄蒙蒙的落尘风暴中伸了出来,阻挡我这一刀!

瞬间,刀光灭,金塑的手臂也直接被我斩落了下来。

然后让我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金塑上方四五十公分的地方竟然爆出了一团强光,很刺眼,我都产生了一瞬间的是失明,等眼睛稍微恢复一些的时候,一头雪白的狐狸已经盘坐在金塑上空的虚空中了。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见得最大的一头狐狸了,或者准确的说,这不是一头活着的狐狸,它是一种能量体,类似于阴人一样的存在,但是却不是阴性的能量。而是阳性的能量,那是山川大地的灵气,属于阳性的力量,类似于这样的能量体我还真没见过,凝聚出来的这头狐狸的体型也是稍稍有些吓人了,它体态很优雅,浑身雪白。身高至少都在十几米开外,蹲在虚空中,脑袋再有几米都顶到这片葬地的顶部了,一双眼睛通红,犹如世间最美丽的血色宝石一样。

在它的身上,骑着一个身穿黑袍的女子,这女子从面部特征来看,肯定不是汉人,颧骨明显要比汉人突出,面部也更加宽阔一些,不过却不丑,大概因为体态健美,所以看起来洋溢着一种健康的美。

这女子,肯定不是人!!

准确的说。这女子身上散发着阴气,这是个鬼!

一下子我明白自己之前在感受那金塑里的气息的时候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感觉了,阴中抱阳,阳中抱阴,原来根本是俩生命体!

不用说,这女鬼应该就是那位一直在和我对话的大萨满了,此时真正显露原型。倒是没有在激烈的和我说什么,事实上,从她现身以后,她就一直没看我,双手伸开举起,面朝上方,动作犹如的腰拥抱苍天一样,明明是个鬼,偏偏脸上却流露出了神圣的意思,嘴巴不断蠕动,一连串古老而神秘的音节从她口中吐出,似乎是在祷告。

显然,她在进行着一个仪式!

就在我为这一人一兽的组合啧啧称奇之际,那头雪白的狐狸竟然垂下了头,犹如红宝石一样冒着红光的眼睛聚焦在了我身上。

不好,它要进攻!

我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连忙抽身后退,紧接着那狐狸的尾巴竟然一下子抡了起来,当场朝着我抽打了过来。

好在,我躲得够快,没有中招,那狐狸的尾巴一击不中这才收了回去。

然后,我撤退到了曹沅他们几个的前面,不得已下只能退出萨满墓地的范围。

这时候,洛凰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在我心间响起:“这是……大地灵狐!我想知道这原始萨满教给你准备了一场怎样的鸿门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