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0章 山河之力的最高奥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正是出于对墓室东南角的那具棺材的担心,所以,我几乎是玩命一般疯狂的进攻那大萨满。

那具棺材里面到底埋葬的什么人?我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必定了不得,现在我还能压制住这大萨满,拼一把,未尝不能取胜,可如果那东西出来,与这大萨满合而进攻我,那我这边的压力毫无疑问是非常大的,搞不好甚至会直接陨落在这里,这些全都是说不好的事情!

我也已经杀红了眼睛,洛凰振翅。到处投下火雨,烧的这里的那些萨满一个劲儿的惨叫,不知到底有多少萨满在这里陨落,至于那山河之灵所凝聚出来的力量,全都被墨桀击打了个粉碎,而我则狂追着那大萨满劈砍。

这一刻,我的力量消耗是非常惊人的!

本身,我修了杀气,以战养战,最擅长的就是久战,可是现在也有一些吃不住了,体内的能量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耗着,即便不断在斩杀周围的萨满和他们豢养的本命兽的兽魂来补给自身也有点扛不住,毕竟现在我们是三个九段高手在一起消耗我体内的力量呢。可没办法,如何干掉这个大萨满,这对我目前来说是最为重要的。

但,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尝试用悍刀决的第三式,或者说,直接狂化。因为我本能的觉得,这位大萨满怕是还没有绝技尽出呢,作为一个圣人,怎么的也应该有点非同寻常的手段的,只不过可能这些手段如果用出来,那基本上就意味着是要拼命了,没有到那一步,她还是不想拼命的,为了防范着这个,我也不敢贸然拼命,只能不断消耗她的力量,让她走投无路,然后,放出她一直都在藏着的杀招。那时候我再看情况来应对,如果我上来就把自己的老底全交代了,且不说用悍刀决的第三式、第四式以及狂化会对我造成多么可怕的消耗和后果,就说万一起不到先发制敌的效果,那么最后的结果恐怕我也承受不了!

而且,用了那些招数,干掉了大萨满,墓室东南角沉睡的那东西还在呢,等那东西出来,我还拿什么对抗?我得给自己留后路!

脑袋别再裤腰带上的买卖,不得不谨慎!

就现在来看,那大萨满显然在等着所有的萨满觉醒联合来制我,制不住了她可能才会考虑拼命,这是她心中的小算盘,不过在我这样的狂轰滥炸之下,她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可就未必了!

真要到了逼我下最后一步棋的时候,那也是……东南角那东西出来,与这大萨满联合,届时,我可以尝试看看一股脑儿能不能将这大萨满和那东西一起干掉!

至于现在……远远不是我献祭生命,极尽升华一战的时机,兜着那大萨满的屁股,一味的在追杀这位大萨满。

“天命之人,果非寻常!”

那大萨满一边兜着整个墓地逃跑,一边回头看着我,无论是她,还是那灵狐。这个时候都已经受了重创,精神萎靡的很,但还是没上来和我来两下子狠得,一直在闪躲,同时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不过才是九段吧,虽然已经逆天改命。但是却没有朝着圣人级迈进,我就算是用了永恒祭祀道行掉落,从境界上来说,也高你半步,不曾想却被你给压制了!”

“少他妈废话!”

我怒吼一声,上去又是一记悍刀决,那灵狐翘起尾巴来阻挡。被我直接劈的原地翻了个跟头。

无论是那灵狐,还是那大萨满,此时此刻,体型又暗淡了一分。

紧接着,我又冲了上去,洛凰的火焰也是铺天盖地的坠落,烧的那大萨满不得不来回躲闪,最后,她约莫也是着急了,一边飞快的逃跑,一边陡然怒吼道:“你还打算看好戏到什么时候?难道就剩下了最后的一丝意志仍旧要反抗吗?”

这话,决然不是跟我说的。

难道是……

我在追杀那大萨满的过程中,下意识的回头朝着墓室东南角的那具棺材看了一眼,那棺材和这萨满墓地里沉睡的其他萨满的棺材是一样的,都是石棺,就躲藏在墓地的一个角落里,很不显眼,甚至可以说是平凡,但是那棺材里面酝酿的能量却让我有些心惊,甚至隐隐有超过大萨满当初觉醒时候的能量的趋势。

它如果觉醒,能瞬间扭转整个战局!

不过,听大萨满字里行间的意思,好像沉睡在那具棺材的里的那位主儿,并不是很配合她的工作?虽然已经苏醒了,但却迟迟没有出手,在一边看好戏?

我觉得这当中应该是有什么猫腻,厉喝一声,直接抬起手一刀就朝着那大萨满又一次劈了过去!

这回,那大萨满可能是有些分神了,压根儿连一点阻挡的动作都没有,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刀,一下子身上阴气溃散,已然是雪上加霜,受了不可言说的重创!

“好!既然你坐山观虎斗,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那大萨满怒了,陡然大吼道:“痴儿,这个疯女人不肯出手,我们只能用那一招了!”

等她说完,刚刚还在到处逃跑的灵狐一下子来了一个急刹车,庞大的身躯就像是一辆大卡车在高速运行中猛然刹住了一样,四肢在地上拖出了很长一条痕迹,踢打的周围的棺材不知道掀翻了多少,泥土四处飞溅,尾巴不知道抽飞了多少被殃及池鱼的萨满。

然后,只见那灵狐抬起了左前爪,不断拍击地面,力量十足,爪子每一次落下的时候,都会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嘭!嘭!嘭!

伴随着它的拍击,这墓室也陡然间颤抖了起来,然后,以那灵狐为中心,四周开始崩裂,愣是裂开了好几条宽两三米的里裂缝,大量的土壤从那裂缝喷了出来,不过这回喷出来的土壤就有点不太一样了,那土壤是漆黑的,上面竟然隐隐闪烁着金属光泽。

这些土壤在喷涂出来以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堆砌在了那灵狐身边,很快在那灵狐的四面就形成了四个手持巨盾的武士,这些武士是泥土塑造的,但是,却闪烁着金属光泽!

“小天。小心!”

也就是这时候,那边忙着护持林志徽和老白的张博文一下子对着我大吼了起来:“那是地心的精华,也是运用山河之力的最高奥义,将地心精华从地下搬运出来,凝聚成兵,无坚不摧,极其强大。不过有损自身,而且,召唤出来的地心精华能持续的时间很有限,那是大地最精华的部分,就算是山河之灵都只能偷运出来一段时间而已,不能长久存在,但是这一段时间,就够你受的!”

我被吓了一大跳,山河之力能令河流改道,能搬山卸岭,可是,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能把大地的精华都给投运出来的,这他妈也太逆天了吧?

再看那大地灵狐,很显然用这样的力量对它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本就被我和洛凰击伤了,体型暗淡,这下子可好,一瞬间又显得萎靡了不少,蹲在那里都没有原来那么威风了,身子摇摇晃晃显然随时要倒下。

这个时候,是斩杀这灵狐最好的时机!!

我就算是再眼拙也能看得出来,就它现在这状态,都未必能扛得住我一刀,它几乎已经耗光了力量了。

所以,我一下子壮起了胆子,跟洛凰说了一声,然后直接就对着那灵狐下手了!

上手,就是悍刀决第二式。

一瞬间,杀气将前方吞没了,死亡的气息弥漫。

结果,那灵狐就是斜眼看了我一眼,压根没搭理我,倒是那护持在它四方的四个手持巨盾的武士一下子动了,只听轰的一声,这四个武士同时向前踏出一步。姿势如开弓射箭一样,顷刻间将手中的巨盾碰撞在了一起,一下子就那灵狐和大萨满全都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然后,我的杀气就打在了那些武士身上。

让我惊掉眼球的一幕出现了,我的杀气在碰撞到那些武士的身上以后,竟然一下子消弭于无形,什么都没有了。

卧槽!

这么强悍?

说实话,我觉得我胆子也不算小的,可是当时被这一幕吓得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连忙朝后退了一些,我的攻击竟然根本无法打破这样的防御,如果它们进攻……岂不是一下子给我打出屎来?

不过那四个武士倒是没有冲上来,就是举着巨盾护持着那大萨满和灵狐,让我有些疑惑,如果这四个武士扑上来,我绝对挡不住,这场战斗也就轻轻松松的结束了!

“哈哈哈哈!”

另一边,张博文看到这一幕,顿时狂笑了起来,略一琢磨跟我说:“偷运大地精华,这是山河之力的最高奥义。就算是这大地灵狐目前为止都无法灵活操控,它可以召唤这样的力量守护自己,但却无法驾驭着这样的力量进攻你,一来速度缓慢,没什么效果,你有朱雀双翼,掌握着天下急速,那些武士就算进攻你也追不上你,二来,操控着这些武士攻击人,力量会消耗的更快,届时,用不了多久,这些力量就会被大地收回!所以。他们只能像现在这样被动自保,你还是安全的,只等这力量一溃散,届时,斩杀者这大地灵狐如探囊取物!”

我眉头一动,大概知道这大地灵狐为什么会这副姿态了,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踏实,用了这力量,灵狐萎靡,再无战力,力量一消失,他们就死定了,那大萨满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让我很纳闷,也说不过去!

这简直是在自杀,那大萨满绝对不会这么愚蠢的,它们可能还有什么后手?

难道……

我下意识的朝着墓地东南角看了过去,这时候,那四个武士可能是因为迟迟没有再受到进攻,所以又站直了,继续守护在那大地灵狐的四面,再看那大地灵狐,摇摇晃晃的蹲坐在地上,而那大萨满,干脆犹如老僧入定一样,一脸神圣的盘坐在了那大地灵狐的背上。

看他们放弃防守,我也没有再进攻,因为没用,那四个武士还是能在一瞬间挡下我,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是弄清楚那大萨满到底要干嘛!

这样的平静,大概持续了将近两三秒钟的工夫吧,紧接着,那灵狐猛然昂起头一下子尖叫了起来,那大萨满也在这同一时间盘坐在灵狐身上开始诵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