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5章 母性/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妖狐也是与祁岚心意相通的,在祁岚停手的一瞬间,那妖狐的身子也陡然间来了一个急刹车,庞大的身躯一下子掀起大蓬散碎的泥土,造成的动静不可谓不小。

莫不是有转机?!

“等等!”

我大吼了一声。

洛凰闻言,操纵着朱雀双翼在半空中猛然向前扇动了一下。

呼啦!

顷刻间狂风大作,因为洛凰扇动的方向是向前的,空气的力量自然是向后推的,再加上这一下子用力极猛,顿时一下子阻滞了方才还在向前冲的惯性,整个的架势犹如雄鹰俯冲降落瞬间的姿态一样,一下子我整个人就停止朝前冲了,紧接着我背后的朱雀双翼扇动的方向一边,开始小幅度的上下拍动了,五色的羽翼不断洒下一阵阵柔和的光晕。我沉浮在半空中,只等身子稍一稳定,便忙朝祁岚所在的方向看去。

此时此刻,九尾妖狐与祁岚仿佛被石化了一样,动作全都定格在了一个画面上。

只见。那九尾妖狐安安静静的蹲在地上,身后九条尾巴摇曳着,通体雪白,犹如一尊圣洁的雕塑一样,如果不是它的体味实在呛人的很。再加上先前过于狰狞的话,光看此时它的模样,当真是漂亮的很,至于祁岚,就那么站在九尾妖狐的头上。身上宽大的黑袍猎猎作响,一只手捏着林志徽的脖子,像拎小鸡崽儿拎着林志徽,另一只手屈指成爪,状如鹰钩。悬于距离林志徽的脑袋不足十公分的地方,看那只手上酝酿的能量,毋庸置疑,只要那只手落下,林志徽必死无疑,然而,祁岚的手就是迟迟不肯落下。

经过一场大战以后,这萨满墓地此时基本上已经完全报废了,四处零落的石棺目前为止已经没有一具完整的了,甚至,连残片都很难找出一块超过锅盖大小的,全都被打成了粉碎,就连最中间的那金塑,在刚才都被九尾妖狐一脚踩扁了,整个墓地看上去零零落落,可谓是一片狼藉,那九尾妖狐就傲立在这样的环境中,格外的衬托出了一种别样的味道。

只是,环境虽静,祁岚的双眼之中却酝酿着犹如狂风暴雨一样的感情!

正所谓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总是能透露出不一样的密码,至少我无论是看人看鬼还是看野兽,习惯性的喜欢第一时间看对方的眼睛。此时此刻,我就很明显的从祁岚的眼睛里面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她的双眸仍旧是黑色的,漆黑无眼白。看着难免会带着点诡异的味道,只是,却不再如从前一样那么冰冷深邃了,眼神闪烁,眼球在沉浮于墓地上空的亚特兰蒂斯之心凝聚出的光源的照射下。亮晶晶的,总是蕴含着说不出的情绪,在凝望着林志徽的时候,时而冷漠,时而动容,精彩极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东西呼之欲出一样,那东西是感情,是她的情绪和内心世界,也是她的真我,就像是小鸡破壳欲出,又像是一个含蓄的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欲言又止、几次三番的想将自己内心的狂热喷吐出来一样。

总之,这一刻,祁岚的双眼中的情绪是精彩的,我原本已经沉入谷底的心,一时间也活络了起来!

祁岚,确实还残留着感情,这种感情是在她的骨子里的,之前只不过是受的刺激还不够,所以没有表现出来!

这件事儿可谓是一波三折,搞的我也是忽上忽下,滋味儿不算很好受。

“你还在迟疑什么?!”

大萨满冷漠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喝道:“杀死他,斩断一切,你本来是我最出色的后代,与兽魂之心的契合度无限高,潜能也是无限的,你本来可以在这条路上走的很远,甚至。你可以超脱,可以成为原始萨满教第一人,有朝一日可与鲲鹏共舞,驾驭巨龙而腾飞,可是你却纠葛于红尘,不可自拔,终是生下了那个与天命之人纠葛不休的女子,也给家族蒙羞,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难道受的害、吃的苦还不够?!”

说到这里,大萨满的声音陡然拔高,大有种振聋发聩、醍醐灌顶那么点意思和气势:“痴儿!还不醒来!杀死他,超脱出来!”

语落,这大萨满口中加快了诵经,那种神秘的文字、古老的音节犹如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从她最里面往出蹦,语速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

我猜的是不错的,这种神秘的祷文肯定是灵魂祭司当中最为重要的一环,是控制祁岚的手段,伴随着她祷告加速,祁岚眼中刚刚还在汹涌澎湃的感情很快就被无边的冷漠吞噬了,那一双眼睛里的情绪当真犹如一方四方天地一样,顷刻间风云骤变。

然后,她搞搞举起的手闪动了一下,差点拍在林志徽的脑袋上,最后又在即将触及林志徽的时候收了回来,双眼中那刚刚消失的情绪又一次回来了。

她还在挣扎!

就算是大萨满已经加强力度了,也无法彻底控制她,对林志徽的感情,几乎已经是埋在她骨子里的,无法磨灭。

尤其是,林志徽这书呆子都让人家捏住脖子了,还在一个劲儿的嘀咕什么“岚儿,你怎么了?”,更是火上浇油,对祁岚的冲击很大。

“哈哈。你……机关算尽,白费!”

我忍不住狂笑了起来,想干扰一下那大萨满,不禁在一旁出言讥讽道:“我一生为恶无数,唯独灭你满门,绝你后代这一样,是为替天行道!你们这个家族,没人伦,亡纲常,就为了守护一个几百年前的承诺。不知道做下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勾当,比我这个魔也好不到哪里去,殊不知,就连努尔哈赤建下的后金和满清基业都已经因为不得人心被时代吞没了,留下你们这些遗老遗少还做什么?死了干净!现在你也知道了,非战之罪,天亡你!你这下作手段到头来也敌不过世间挚情!”

这位大萨满是个复杂的人,早前就已经说过,这人心中对天下苍生有善念,所以给我留下了一念之间。但在武道上也有执念,所以留下来挑战我这个所谓的天命之人,同时在家族上也有一定的私心,所以给我下了杀局,合起来才是人性,也是她这个完整的人,现在被我一顿数落,人都给她说没了,哪里还能有颗平常心?虽然没搭理我,仍旧在诵经,可身子摇晃,明显是怒火攻心,有点扛不住了,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这种诵经,讲的就是一颗平常心,她平常心都没有了,经文的杀伤力自然是骤减,我分明能看到祁岚受到的控制减弱了一些,眼中的情绪更加汹涌澎湃了,可惜……始终还是无法冲破桎梏!

“差点,还是差点!”

我不禁犯了嘀咕,咬牙道:“还得加一把火,将她沉睡在心底的感情多唤醒一些,帮助她彻底冲破桎梏,这是目前为止唯一的生路。”

“为什么……不尝试着用林青来刺激她?!”

忽然,洛凰有些迟疑的说道:“这祁岚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母亲。对于一个雌性来说,我想,孩子可能比爱情更加重要?恰如那母狼护崽,巨熊育后发狂,谁动它们的孩子,就会换来它们的决死进攻!想想你母亲,她可以在你父亲的事情上一笑而过,但是……在你的事情上,她绝无妥协,疯狂的闯轮回路,在黄泉水牢被囚禁二十年不屈服,为了什么?!我觉得,在祁岚这里,这个也是成立的,母性是一个女人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最强悍的地方,这是一个女性身上拥有的最伟大的力量!”

母性,林青……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可是,我身上有关于林青的东西有些什么呢?

蓦地,我心中一动,想到了一样或许能对祁岚产生强烈刺激的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