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2章 底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还不让跑?

尼玛你还想不想救女儿了!

我是被刚才那一枪真的吓坏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啊,到现在我仍旧有种风吹蛋凉的感觉,实在是过于惊悚了,且不说是不是我怂这个问题,看看那墨桀,那不是个胆大的?!结果凶残的尽头就是被盾牌拍脸、大枪戳腚的下场,现在不也没法继续挺着充大瓣儿蒜,抱头鼠窜了?我不跑等个屁!先闪开一点再说!

估摸着洛凰也是被刚才那一系列的搏杀搞的胆战心惊的,现在还在偷着乐她没亲自上去,要不好歹一妹子,也被那俩不解风情的武士拿盾牌狂拍一会儿。她以后也就没法做人了,哪里还会停顿一下子?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啊,根本不用我招呼,我背后的朱雀双翼扇动频率简直已经到了一个极点,耳畔狂风呼啸,速度太快,感觉心肝儿什么的都快跳出来了一样,一转眼的工夫就已经冲出去很远。

这时候,我才终于有工夫回头看祁岚的情况了。

只见,祁岚驾驭着九尾妖狐竟然与大萨满纠缠在了一起,那九尾妖狐的九条尾巴就像是结实的绳子一样,将大地灵狐的四肢、脖子等但凡能活动的关节全都缠绕住了,不过,大地灵狐终究是在力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几乎是压在了九尾妖狐的身上,四肢分别摁住了九尾妖狐的上肢和下肢,根本不让九尾妖狐翻起来。在这样的压制下。九尾妖狐显得有些无力,只能用尾巴缠绕着对方的关节,削减对方的发力程度,然后用四肢往起推对方,不过却防不住对方的嘴巴,对方脖子微微下倾,就一口咬在了它的脖子上。

至于祁岚,因为她一直都是站在九尾妖狐头上的,此刻,九尾妖狐被肚皮朝天掀翻了,她的结局自然也不会好,被压在了地上,被灵狐的脑袋顶着,根本起不来,如果不是九尾妖狐在用自己的四肢微微将对方顶起一些的话,恐怕她会被大地灵狐用脑袋压死。

换句话说,其实是九尾妖狐在死死保护着祁岚,宁肯被大地灵狐撕咬,也不放弃祁岚。

只不过,可能是出于一种强者的骄傲,这头九尾妖狐并没有发出任何惨叫。

惨叫,有时候意味着是一种妥协,一种在强权下压弯了脊梁骨以后才会表现出来的劣势。

这头九尾妖狐大抵是骄傲的。

我心中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约莫它是有些看不起这头大地灵狐的。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的九尾妖狐其实已经被镇压了,只能被动阻挡,而且这种阻挡显得很无力,作用也不是很大,但我却能看得出,这九尾妖狐的眼睛里写着不服气,甚至是傲气。

前面就已经说过,九尾妖狐吞吐日精月华,饮山河灵泉,于是才成道成仙,它们跨过了漫长岁月,经得起穷山恶水里的斗争。也抗住了世事多磨的考验,那是一路踏着血与骨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而大地灵狐不过是好命而已。这就跟一个白手起家、最终创下了辉煌基业的人和富二代之间的对比一样,怕是打心眼儿里是不怎么能看得上的,而且,这九尾妖狐本身道行就是完爆大地灵狐这“富二代”。现在被对方用了阴邪的法子给压制了,能服气才真的是怪了!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见到我扭头看她,祁岚顿时一声大喝:“现在他们被缠住了,动弹不得,是最佳出手时机。我的力量还没办法直接干掉你,你先倾尽全力将之击伤,然后我来烧这最后一把火!”

说这些话的时候,祁岚的双手在结印。

一下子,我好像隐隐猜到祁岚的计划了,她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来和对方搏杀的,大概等的就是能近身的机会,所以才会像是找死一样让九尾妖狐和大地灵狐贴身肉搏,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在这个上面就已经见了高低了,九尾妖狐根本无法挡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换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现在,祁岚开口,教我出手,必是有了足够的把握!

那么……赌一把?!

赌吧!

时不我待,大萨满和祁岚已经相继掀开底牌了,现在也轮到我了,当即我就怒吼一声:“墨桀归位,拼了!”

墨桀刚刚被吊打,心里也憋着一口气呢,我说话的时候,他正在反方向逃窜,闻言顿时兜了个圈子折返了回来:“早该如此,何至于受辱!?”

刚才不是时机,现在是时机了。

我心中默默与他们说了一句,带刀猛然回头。

那两个武士还在后面追赶,一点不含糊,不过这一次我不慌了,我就不相信……我舍命一拼。还不能将它们击退三分!

轰!

朱雀振翅,五色双翼上顷刻腾起熊熊火焰,青龙环绕,龙吟震天,这一刻,它们的力量尽数加在了我自己身上,我的力量也是空前充沛!

这是……目前为止,我的最强状态!

杀气……在不知不觉中就顺着我的体表冒了出来,长刀之上冷光闪烁,这一刻我的气息已经凝聚到了一个极点。

大概也正是这样的力量凝聚,让大萨满感觉到了威胁,那边一边让大地灵狐疯狂撕咬、攻击九尾妖狐,而且在不断挣扎,尝试着将九尾妖狐击杀,并且挣脱九尾妖狐的尾巴的控制和纠缠,可惜九尾妖狐虽然不是它们的对手,被打成了重伤,但一时半会儿要想灭掉这么一个生命力强悍的存在。还是难了些,被纠缠的死死的,一边大萨满扭头对那俩武士大吼道:“拦住他,击杀他!”

大萨满能不能干掉我,我不知道,但这一刻我已经翻开了底牌。就不可能再收回了,已经悍然出刀。

“悍刀之悍,以心杀人!”

我口中轻诵母亲和我说的悍刀决的关键,同时一步踏出,以悍刀决第一式起手,刀斩前方。

铿!

那两个武士并肩,奔跑中的他们陡然来了一个急刹车,飞快并拢,同时高举手中盾牌,徐徐朝我推进。

刀光在即将要将他们吞没的瞬间,直接被他们手中的盾牌挡下了。

不过没关系,这在我预料之中。他们在朝着我推进,我又何尝不是?右脚跟上左脚,又一次朝着他们踏出,第二式随之而出,收刀力劈。

刀光愈发炽烈了,两个武士在这样的刀光中,脚步终于停顿了。

第三式,疯狂!

我很清楚,前两式根本是奈何不得这两头拦路虎的,所以,毫不犹豫的用处了第三式,哪怕对自身有损。也无所谓了。

这一瞬间,我浑身经脉大穴酸疼,后遗症几乎是立竿见影,肉身难以承载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洪流冲刷过的河道一样,已经是满目疮痍的节奏。长刀高举向天,口中也不自禁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轰!

前方爆裂,杀气纵横,毁灭的气息几乎将一切都吞没了。

这一下子,那两个武士挡不住了,因为爆炸的中心就在他们的脚下。虽说没办法一下子将他们炸个粉身碎骨,但却直接将他们炸飞了,终于不再拦着我了。

我的视线终于清晰开阔了,大萨满已经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中,成为了我锁定的下一个目标。

“好妖邪的刀法!”

这一次,大萨满慌了,大概是从悍刀决第三式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一下子挣扎的更加激烈了,让大地灵狐疯狂的锤击九尾妖狐,可那九尾妖狐也是一块狗皮膏药,死死缠着它,现在的大萨满,就是我眼中的活靶子!

“我本不想杀那么多人,更不想与你为敌,就是想带走我的姐姐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怒吼:“你把我姐姐还给我,我要;你不给,我就抢!”

言罢。我又一次朝前方迫近了一步,步子都有些摇晃了,第三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这个节骨眼儿上,我已疯狂,第四刀随之而出。

第四式,成魔!

这一瞬间,我眼前一片绯红,尽是尸山血海,恍惚之间看到了自己踏碎佛祖舍利时候的一幕,手中长刀缓缓落下,血色世界轰然破碎。身上的衣衫也在这一瞬间炸裂,然后……我看清了自己此时的状态。

这是我在清醒时第一次用出悍刀决的,也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狰狞模样,身上的肌肉夸张的隆起,每一个毛孔中都在往出渗血,所有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了这一刀里,我的肉身已经不堪负重,随时会垮。

大萨满被吞没了,缠绕着它的九尾妖狐的九条尾巴在这一瞬间全都被斩断了,大萨满更是被打的身上黑气凌乱,绝大多数都在这一瞬间溃散了,大地灵狐身子虚淡,已经到了随时会破灭的节骨眼儿上。

九尾妖狐和祁岚虽然只是受到了余波冲击,但也全都被击伤了。

不过,在他们与大萨满分离的瞬间,又一次冲了上去,是以玉石俱焚的姿态冲上去的。

不过,这些我已经管不了,此时此刻,我浑身是血,力气已经被抽干了,徐徐倒下,我眼角的余光看见在第三式中被我炸飞的两名武士正在朝着我冲过来,可我已经顾不上了,到底瞬间,心神飘忽,眼中只能看见墓地上方封顶正在旋转,心里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念头——祁岚还欠我一样东西。

于是,我用尽全身力气吼道:“把照片先还给我,我也只有那一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