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4章 老白苏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幕可着实是吓了我一大跳。

这地方的环境本身就是十分昏暗的那种,再加上照片上面缭绕的是黑雾,所以大致是看不太清晰的,只能瞧见那照片上方的空气似乎都在涌动,看起来颇为诡异。

难不成是祁岚在算计我?!

我被吓了一大跳,撒手就把照片扔了出去。

“队长,你怎么了?!”

媛有些疑惑的看着我,问道:“这照片是有什么不对劲吗?”

不对劲?何止是不对劲,是有诡异!

我抬头看了媛一眼,发现她正靠坐在对面,当下我正要说这照片上面的不对劲,结果,忽然感觉有人在水底下戳了戳我,下意识的扭头朝旁边看了一眼,发现是张博文。

张博文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刚才我只是觉得小天受伤挺重的,我帮他检查过,发现他右臂肋下的骨头有两根已经断裂了,位置很危险,也特别的尴尬,几乎是正对着心脏的,他把照片往上衣口袋里塞,很容易牵扯伤口。把断裂的骨头向内挤压,我怕他一不小心刺到心脏,那时候可就出事情了。”

我肋骨断了?

当时,我不禁错愕了一下,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呢?我虽然现在受了重创,但这重创是怎么造成的我自个儿心里面特别清楚,一来,悍刀决连出四刀。身上的筋脉什么的根本无法承受那样的杀气冲击,受了巨大的损伤,伤及元气,所以,我现在浑身上下无处不疼;二来,祁岚兵解,与大萨满同归于尽,当时造成的大爆炸我处于爆炸的次中心位置。受到的冲击力可想而知,一下子将内脏震伤,估摸着已经出现了内出血的现象,这是我现在动弹都不能动弹的原因所在,说白了吧,我受伤重,归根结底是伤在了内部,一则筋脉。二则内脏,杀气干涸枯竭,这才倒地不起,现在体内的龙力正在进行缓慢的修复,何来肋骨断裂一说?我身上的骨骼完好着呢,身为一个武人,我十分清楚,能造成骨骼断裂的只能是外力的可怕的打击。唯有如此,才会对骨骼造成难以修复的断裂性伤害,而在正常战斗中,我都没有收到此类的伤害,我的肋骨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呢?我都不需要自己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就可以立即确认——我的骨骼没问题!

那么……

张博文在骗人?!

只不过现在我也不是从前那个急性子的毛头小子了,此时我们几个全部身负重创,说句不好听的,来俩小鬼就能给我们闹了,正是最危险的时候,事事都需要谨慎,需要从长计议,所以我也没急着打断张博文,更没有匆匆忙忙的问张博文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是仔细思索起了张博文此举的用意,咱也不是个傻子,仔细琢磨了一下子,大概也就明白张博文的意图了。

那张照片上有问题,这毋庸置疑,上面散发着黑气,巧妙的利用周围的昏暗环境来做了一个掩饰,如果不是张博文眼尖看到了,提醒了我一句,恐怕我会直接将那张照片塞进我的上衣口袋里面,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中了招,届时,麻烦就大了!

那照片上的黑气是谁弄出来的呢?!

祁岚?!

这是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因为照片我是给了祁岚,然后她裁走了上面的林青,又将照片还给了我,做手脚的话,祁岚是最方便的。可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又是完全没道理的。

祁岚没道理害我,她爱着林青,因为林青能战胜灵魂种子的控制,能去和大萨满拼命,若说对林青的爱,恐怕我都不如她,她是最不希望林青出事儿的人。她还指望着我去救林青呢,没道理对我下毒手。

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了!

这张照片是在祁岚送给我以后,才被人动了手脚的!

是谁?!

现在根本不知道,因为在大爆炸中我们几个被推进这里以后,就全都陷入了昏迷沉睡,谁也没看见,而现在眼前空空荡荡的。就剩我们几个人,哪里去找这位下毒手的?!

这下毒手的,可能是这长白龙藏中的诡秘之物,也可能是……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

当然,后面这一条我是宁死也不会相信的,我们这一支小队跟随我南征北战,处处出生入死,他们怎么可能害我?这根本是我没办法接受的,从感情上来说就没办法相信!

总之,千头万绪,理不清,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状况。

那么,方才张博文那么做,那么说,也就不难理解了,张博文他是比我想的多,提早想到了这些,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我——现在我已经受创了,毫无战力,应当谨慎,就算是发现了不对劲,也不能爆发出来,静观时变,以静制动!

如果现在就爆发,无论下毒手的是谁,都有可能一下子惊动了对方,打草惊蛇,届时我们几个就热闹了,只能是待宰羔羊了!

一边恢复力量,一边找出下黑手的人,徐徐图之。

我心里有数了,沉默不语,这里的气氛,也一下子变得微妙尴尬了起来。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怎么了呢?!”

这时候,媛开口了,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轻声问了我一句:“老大您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

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媛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笑着将那张照片捡起,一点点的挪到了我身边,打开了我的上衣衣兜,将那张照片帮我塞到了我的衣兜里。

一瞬间,我的眉毛立了起来。

难道……是她?!

只不过,当时我是低着头的,满头白色长发垂落下来,挡住我的脸颊和眼睛,所以媛大概是一下子没有看出我身上的异常的,不过我也没有做出什么过于强硬激烈的反应,撩起眼皮子,顺着头发之间的缝隙看了她一眼。

媛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眼神清明,看着不像是要害我,笑着和我说:“这张照片对于队长你很重要,我能看得出来的。也是,周敬和木兰姐姐是你生命中最珍视的人,他们留给你的东西,你当然是视若珍宝了,我醒来的比你早一些,早就听到你就算是昏迷的时候嘴里都不断念叨着这张照片,所以还是要好好保存的,千万莫要再遗失了!”

她的话戳到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而且,从始至终我都在观察着媛,发现她不像是要害我的人。

可能……她真的是觉得这张照片对我来说特别的重要,所以又捡起来给我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我不便言明照片上的问题,只能咬牙克制着,甭说别的,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惊动要害我的那位,现在就算是一颗即将引爆的高爆炸弹我也只能咬牙接着,龙游浅水,虎落平阳,学不会忍,就得付出自己这条命!

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能杀人。也能杀自己!

我心里不断重复着这些话,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咬牙对着媛挥了挥手手臂,让她回去休息吧,媛这才又闪到了一边。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静谧的环境中,我几乎整个人的心思都关注在了自己胸口塞着的那张照片上了。

那照片,果然是有问题的!

现在这么贴身一装上。我发现,那照片上面正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冷意,阴冷的气息就像是毒蛇一样顺着我的皮肤毛孔一味的往我身体里面钻,不过,我上衣的另一个口袋里却散发着暖气,一股股温和的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一样的气息顺着我的皮肤往里面钻,在中和抵御着这股凉气,让我还能勉勉强强的维持自我。

散发着那暖气的,是大萨满送给我的那颗一念之间。

“好阴毒的力量!”

忽然,就连沉睡在我身体里面的洛凰都被惊醒了,她与我相连,此时我虚弱成了这样,她的状态就可想而知了,语气里透露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疲惫,轻声和我说道:“这股力量,似乎想要控制你。我感觉就像是一股毒气一样,进了你的身体里面,几乎是直扑你心脉所在,约莫就是鸩毒,也不过如此吧?好在,你收下的那颗一念之间在护持着你,要不然,就你现在的状态,哪里能挺得住这样的侵蚀?这一念之间看来还真是个好东西,但凡文玩,盘完的时间久了,沾染的人气多了,渐渐的也就有灵性了,看来这颗东西倒是和你投缘的很,这种文玩,谁盘出来的它未必认谁。有了灵性以后只会找适合它自己的主人,一面是佛,一面是魔,倒是和你相得益彰,这个时候竟然还自动来护持你了,有意思,我们也放心了些,有了它。那照片上的阴毒气息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你不得,你还有时间,我和墨桀正在尽快恢复力量,能争取一点是一点!”

什么力量,竟然是攻我心脉,企图控制我!

我听的也是浑身汗毛倒立,要不是有了这颗一念之间,怕是我就得交代了。可怜那大萨满,一面善念为苍生,一面恶念为自身,为了家族和自己费尽心机的想杀我,结果,在我最虚弱、是斩杀我的最好时机的时候,却是她送给我的东西救了我,想想也真是讽刺。这一饮一啄,岂不是天定?

“必须找到这个人!”

墨桀沉声道:“你不是已经逆天改命了么?放开你的感应来搜寻!”

这倒是个法子!

我听后心中一动,当即闭上了眼睛,开始关注周围的一切。

首先,我关注的还是我们身边的这些人,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然后我又将搜索范围扩大了,一点点蔓延。直到尽头,仍旧再没有发现任何生命体!

现在我的感应范围可不小,绵延数公里,结果在这么大的范围内都没有一个生命体,那这说明了什么?!

如果真有人要害我,肯定是蛰伏在我附近的,离的太远,我如果有了动静来不急赶过来。也是白瞎!

既然我感应了那么大的范围都没找到生命体,那就只说明了一点——要害我的人,就在我们几个当中!

我心中轻轻叹息,我最不想面对的局面,恰巧找上了我。

结果,就在这时候,已经沉睡了一路的老白竟然有了动静,先是发出了两声咳嗽,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竟然是在这个时候非常巧合的醒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