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7章 霸王蠼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现在不是自吹自擂的时候,赶紧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再说!”

我制止了老白,这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跑火车有一套,真吹起了牛逼估摸着给他一个上午的时间都不够用,所以我干脆就直接打断了他,直接问道:“你是说,咱们这一次的行动已经暴露了,现在有一个蛊术大师跟了过来,然后给我们下了蛊?”

这个推论,其实说出来以后我自己都有些有点不太敢置信!

一则,我们这一次行动是绝对机密的,除了我们这几个人。目前为止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一个巴掌,这几个人是断然不会说的,消息完全没有提前走漏的可能性,而且我们来这里也不是针对什么人的,回国就钻进了长白山的深山老林,惊动国内敌人的可能性筱只有小。

二则,我们几个也完全没有得罪什么蛊术大师啊!蛊术一门正宗在哪里?在云贵苗疆!那里蛊师盘踞,一直都是白无敌的地盘,就算是白无敌这个云贵蛊王离开了,也是白胜接手,那也是自己人,所以,天下奇门无数,和我为敌有血仇的不少,唯独这蛊术一门,不大可能!

三则,我和老白也算好朋友,有关于蛊术的事情知道的不少,除非是道行特别高,比他白无敌还牛逼,否则,蛊术师如果要控蛊杀人的话,肯定不能和蛊虫离太远,因为虫子的灵性和智慧它还是很有限的,不可能像人一样,接到一个命令就能生成自我意识,然后跨越千里也能去完成这件事情,虫子是不一样的,如果想控制它们不断做事,那就得不断发出指令去干扰影响它们的行为,离得远了可就不行了,而之前我已经放开感应检查过附近,断无活人,这一点我特别肯定,这努尔哈赤留下的宝藏已经很久没有活人进来了,四周死寂,活人如果出现在这样的环境里,在我的感应中那就是黑夜里的萤火虫,直接就能断出来!

而且,除此之外,最让我疑惑的是,我们也好歹都是九段高手,要给我们下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要人是清醒的,被人做的手脚很容易能察觉到,暗害一个九段高手的难度可不小,这也是老白为什么处心积虑也要在三清那里寻找出路的原因所在,到了九段,蛊术大师暗害同级别高手的可能性很小,只能正面去战斗,路也就到了尽头了,想超脱就得想别的法子。所以,在我们清醒的时候,对方要给我们下蛊,几乎不可能,对方唯一下蛊的机会就是我们刚刚被爆炸的气浪推入这里,陷入昏迷的时候。可是那时候,对方完全没必要下蛊,直接一刀杀了我们多方便?!下蛊,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蛊虫有好几种的,中蛊并不一定是遇到了蛊术大师。”

老白在一边淡淡说着,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媛的肚皮:“蛊虫这玩意吧。有的是人工培育出来的,有的呢,却是天然的,这种天然的东西它出于的生物的本能,也会害人,我估摸着你们就是遇到了这样的天然蛊虫!”

说着,老白抬头看了眼四周的环境。摇了摇头说道:“这地方阴阴湿湿,还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有不少积水,积水沉淀的时间久了,就不纯净了,里面的营养物质会很多,渐渐的就会滋生出许多奇怪的生物。要我看,这地方的地理环境就挺适合养蛊的!”

这……蛊虫还有天然的?!

我不禁苦笑了起来,说什么来着?龙游浅水遭虾戏!我们几个现在可不就是这情况么,前脚刚刚被炸飞,一个个炸得身负重伤,毫无战斗力了,一转眼竟然被一群小虫子欺负。

我摇了摇头,甩开了这些杂乱的想法,问老白:“能不能确定媛肚子里到底是什么蛊虫?”

“说不好。”

老白道:“这东西能控制人的思想、干扰人的行为,这样的蛊虫不多,天然的就更少了,群居的那就是少之又少,就那么几样而已,目前我所知的那几样东西,全都很罕见,而且都是生活在类似于这样的环境中的,所以,目前还无法确定,但是总有法子让他们出来,届时咱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可能是老白跟我说话的时候分了神的原因,压制媛的力量不像原先那么大了,一下子让媛找到了机会,当时只听媛忽然尖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竟然一把将老白推到了一边,老白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了水里,“哗啦”一下子水花四溅,坐进了下面的淤泥里,竟然一时半会儿还站不起来了。

趁着这功夫,媛爬起来就跑,可怜我和张博文、曹沅三个人全都身负重伤,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媛跑了,只有曹沅反应快一些。在媛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伸手抓了媛一把,不过媛一甩手就把她甩到了一边,哪里能拽得住?

一时,媛的那大肚子……那叫一个壮观,伴随着她的逃跑,上下甩动。不断拍着胸口和小腹,甚至发出“啪啪”的声响……

那场面……辣眼睛!

“哟呵,这小暴脾气,我喜欢!”

老白被推进了水里,非但不生气,反而嘿嘿乐,淡淡道:“一只只小小的虫子,在爷面前想走,简直是做梦,也不看看老子是干什么的,咋不飞呢?”

就他磨叽的功夫,媛都跑出去一截儿了,我着急了,忍不住蹬了他一脚,提醒他赶紧出手,再不出手媛都跑没影儿了,那时候啥都晚了,结果这一动弹,牵扯到了受创的内脏,疼的直抽冷气。

“这叫拉开安全距离,你懂个屁,着急啥?这事儿爷有数,这小姑娘揣着一肚子的宝贝呢,在你跟前整出来,你也不怕被咬死?”

老白仍旧磨磨唧唧的,面含笑容,静静看着媛逃跑,一转眼。媛都已经快彻底遁入黑暗中了,几乎就剩下了一条影子,再跑我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也就是这时候,老白终于有动作了,从怀里摸出了指甲盖大小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就像是被熊孩子揉搓的久了变黑的橡皮泥一样,夹在食指和拇指中间不断搓啊搓……

伴随着他的搓揉,一阵阵令人作呕的味道飘了出来,那味道……像是便秘憋在肚子里七八天一下子崩出来的粑粑……

甚至,我都怀疑,老白现在就是在搓粑粑呢,那味儿从他手里飘出来,是越来越浓!

结果别说,这味道还真挺有用,扩散的很快,一转眼这里都是这股子臭味了!

只见,已经跑远的媛忽然惨叫了一声,“噗通”一下子栽进了积水里面,然后吼腔间发出一阵阵凄厉到极点的惨叫声,隔着大老远都能看到媛在积水中不断打滚,那里水花四溅,就像是有水中生物在那里搏杀一样,搞出来的动静儿不可谓不小,看上去似乎特别痛苦。

十多秒后,媛的惨叫声戛然而止,然后她就像是粽子起尸时一样,腿都不打弯。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一弯腰开始“哇哇”呕吐了起来。

从她嘴里吐出来的,全都是虫子,虽然隔得远,只能看见个影子,但是她吐出来的那些东西在半空中就在扑腾,分明就是些虫子嘛……

这还不算!!

从她的裤腰上也在不断往出钻这样的虫子。裤腿浸泡在水里,咱也看不清情况,不过裤腰上都钻出来了,裤腿上就可想而知了,这些从什么地方爬出来的,就不用说了,我心里有了许多猜想,一阵恶寒,这些虫子未免也太恐怖了,真是无孔不入啊!

“哈,赌对了,果然是这种东西!”

老白乐了,在一边说道:“我就觉得在我所知的那几种虫子里,这种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大,用专门的法子一试果不其然,乖乖都出来了,哈哈!”

这个坑……

他的话我听明白了,这家伙本来也不确定媛肚子里的是这种虫子,干脆是在赌,让我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脚,如果赌输,他的法子没用的话,媛岂不是跑的没影儿?

不过,好在是有用。

这时候,媛的肚子终于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看来是肚子里的虫子都出来了,然后媛“噗通”一下子就倒在了一边。

黑暗中,从媛体内钻出来的那些虫子犹如滚滚浪潮一样朝着我们这边涌了过来。速度不慢,一转眼就到了近前,我们也看清楚了这东西的模样,长得跟蚂蚁差不多,通体乌黑发亮,体长和成年人大拇指差不多,屁股上生着俩夹子。混在一起看着有点渗人。

“哎,我去,这虫子我认识,这不是蠼螋嘛!”

张博文惊呼道:“我说,难道这东西也能做蛊虫?我小学文化,你可别骗我,咱农村来的谁没见过这玩意啊?小时候都不知道玩过多少。屁股上长俩夹子也不夹人,轻轻戳一指头立马躺那装死,可没这么邪乎啊,都能整治九段高手!”

“你懂个屁!这不是寻常蠼螋,这是霸王蠼螋,牛逼的很呢,蛊术师叫他们土皇帝,算是最霸道的一种天然蛊虫了,在自然界几乎没有天敌,就没它们玩不死的生物,当然,你不能跟我说太古的那些鲲鹏什么的,就咱这个时代,自然界它们所向无敌,除非那是那种人工培育的,极其凶残的蛊虫,否则根本不能打败它们!”

老白撇了撇嘴,说:“得了,一会儿老子和你仔细说叨说叨这些,现在先动手整死它们!媛这姑娘可怜啊,竟然被这些玩意给糟蹋了!”

说完,老白一挥手,顿时放出大量食人蛊,直接朝着那些蠼螋狂潮扑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