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8章 虫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注意到,老白养的食人蛊好像和院线有点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光线昏暗,再加上下面的积水水光粼粼的原因,总是觉得这食人蛊的颜色比之前鲜亮了不少,身上的甲壳油光锃亮的,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如果说之前是落满了尘埃的轿车的话,那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刚刚抛光,而且无论是飞行速度还是动作都比之前敏捷了不少,一出现顿时如狼似虎,气势汹汹的朝着那些霸王蠼螋扑了上去。

一时间,两波虫潮滚滚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那里虫鸣尖锐。厮杀格外的惨烈,都是些霸道的虫子,搏杀的时候比一些肉食性的野兽还要残酷的多,咬死直接啃食,以至于整个地下都在激荡着它们彼此啃食时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听来使人毛骨悚然,两拨虫子厮杀最激烈的地方,光是虫潮就堆砌起了接近一米高,一层叠着一层,绝对算不上什么美妙的场面。

“我说,老白,你这虫子,咋的好像比之前更加凶猛了啊?!”

张博文在一边嘀咕,敢情那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感觉,就连张博文都感觉到了,直接发问:“现在我看着都觉得瘆得慌,总觉得如果我被扑咬了都不好受,这摆明了就是连我都能威胁到啊!”

“嘿,还别说,你这预感还真挺准。”

老白乐了,说:“这些虫子寄宿在我的体内。这一次我改命的时候,它们也跟着得了不少的好处,威力当然也是水涨船高,现在不光活人它们能扑上去撕咬,就算是死人鬼魂等非实体的,他们也一样能扑上去撕扯成碎片,凶残的很呢。我以后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放弃豢养其他蛊虫,专门就养食人蛊这一种!”

这话吓我一跳,老白养得蛊虫不少,在他养蛊最巅峰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本身就是蛊,蛊王更多,但真正让我忌惮的根本不是那些蛊王。其实就是这种食人蛊,这东西很霸道,我觉得它有干天和,如果真放出去,可能会祸国殃民,成为一场灾难,屠城灭地也不是问题,这东西的生物特点就注定它是灾难性的,也幸亏只有老白掌握着这东西,他也不至于丧心病狂的放出去做那种毁灭世界的事情,不过这东西也不是没有它的弱点,它的弱点就是对付不了鬼魂之类的灵体,或者说是能量性质的东西,它只能对付血肉之躯,也就是实体的存在!

现在,连这个弱点都消失了,那岂不是说这东西已经趋于完美了?

事实上,我也只能用趋于完美来形容它了,打死我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能跟着老白一起进行蜕变,前面就已经说过了,逆天改命本身就是一个生命形态进化的过程,这东西跟着老白一起完成了这个过程,岂不是说,这些东西的生命形态也进行了一次跨越性的进阶?

这……

老白和我们说他在考虑要不要专门豢养食人蛊,但其实从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来看,分明他已经下定主意了,看着他好像对自己豢养出来的这个新物种颇为自豪。估摸着以前他也没想到这种东西能跟着他一起完成生命进化,现在一下子看到了这种东西的潜力,换了谁不得立马做出调整?就连我都被这种东西的潜力惊住了,心里总是琢磨着,这么下去,老白怕是会养出不得了的玩意。

其实,在场的也都是明白人。老白的话一出口,谁不知道意味着点什么?一时间,一个个都不说话了,在暗自品味着这当中蕴含的消息。

唯独老白,大大咧咧没当回事,前方虫潮交战厮杀,场面触目惊心。他自己却浑然不在乎,很自信,毕竟他是这方面的行家嘛,只看了几眼就不在关注那头,倒是一转身凑到了我身边,跟我说道:“咱先不说这些,你们不是好奇这霸王蠼螋么?现在有功夫了,我就给你念叨念叨这东西到底有多独特!”

我这才从刚才的心惊中回过了神,双手撑着身旁冰冷湿滑的石头有些艰难的挺了挺身子,稍稍坐直了一些,然后才点头道:“好,那你就说说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吧,怎么我们就遇上了这东西。”

“其实吧,它就是蠼螋当中的一种,只不过比一般的蠼螋要特殊一些。”

老白没有卖关子,直言道:“蠼螋你应该知道吧?一种挺有意思的生物,就喜欢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生存,雄性有两根家伙事儿,因为比较坚硬,常常会弄断,所以就为了维持种族的繁衍,就另外备用了一根家伙事儿,一根报废用另一根,这条被人类敬仰,于是有很多生物学家研究其了这个,这些资料我就不用说了吧?满世界都是,你小子没少看这方面的书,应该知道,接下来我就着重说一些这霸王蠼螋!

这个霸王蠼螋,其实原先也是一只蠼螋,据我所知,这种东西其实是后天形成的,在流传于西南苗疆的《蛊经》里是这样的记载的,一般有极其凶恶的巨型恶兽、怪兽存在的地方,久而久之的。就会产生大量的晦气、恶气,这些晦气和恶气呢,其实就是这些巨型凶兽、恶兽排出来的,因为但凡这样的生物,大都为肉食性的,因为进食量太大的原因,所以基本上是逮着什么都吃。可以说比人类的食谱还要丰富宽阔,吃的还多,体内自然是无比污秽的,所以难免会排放出一些污秽的恶气,这些恶气如果没有散开的话,这个地方久而久之的也就分外污浊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有一只母性的蠼螋不小心钻到了这样的地方,再因为各种机缘巧合,一不小心将这些恶气给吸收掉的话,就会发生变异,形成霸王蠼螋的母体,也叫母蛊!

这个母体呢,因为形体大变的原因,智力极高,但它本身是不能活动的,只不过它的身体会发出一种非常独特的气息,怎么说呢,这种气息……类似于粑粑,很难闻,但偏偏对蠼螋很有吸引力,会吸引大批的雄性蠼螋来到它的身边,与之交配,这母体呢,体型大变,能同时与数千只蠼螋进行交配,它们之间产下的蠼螋,全部都是雄性的,就是霸王蠼螋!

怎么说呢,这种关系类似于蚁群,这母蛊,就相当于蚁群中的蚁后,生殖器官发达,是唯一有受精和生殖能力的雌性,诞生下来的霸王蠼螋极具攻击性,会为母体寻找食物,同时,本身能释放一种很特别的能量,那是一种能侵蚀别人灵魂和思维的能量,与母体之间有一定的联系,被这种能量控制的人,思维就会受到母体的直接操纵。也算是颇为霸道的蛊虫。其关键之处就在于母蛊,母蛊的出现太难了,说白了就是雌性蠼螋吸收了恶兽的恶气以后开了灵智成精了,是一虫子精,这东西生下来的蠼螋就是霸王蠼螋,挺罕见的,目前为止,霸王蠼螋出现的次数寥寥可数,不过闹得最大的一次,也祸害了不少人!”

说到这里,老白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道:“小天子,我看过你的任务资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在晋西北的五寨县执行过任务?!”

我不知道老白为什么忽然说起了这个,不过还是点头应了,我执行过的任务很多,许多事情和地方已经在我的记忆中褪色了,不过五寨县这个地方我还记得,那里有一座古城叫武王城,在那里执行任务时我八世厄运加身,差点丢了小命,当然记得颇为深刻。

“这五寨县在宋朝的时候就闹过一次蠼螋的灾祸,当地人一直都以为是寻常的蠼螋,就跟闹了蝗灾一样,其实闹的压根儿就是霸王蠼螋,当时还死了不少人,以至于现在当地还流传着一句民谚——蚰蜒狗夹子。钻到屁眼儿里点灯捉虱子。”

老白含笑说道:“蚰蜒狗夹子,就是五寨方言里的蠼螋,只不过是老百姓不懂,以为那只是寻常蠼螋,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民谚,其实这句民谚里说的那种钻屁眼儿的特点,就是霸王蠼螋才有的!霸王蠼螋这东西因为母体散发的那种类似于粑粑的味道。所以对这股子味道格外的亲近,喜欢往人屁股里面钻,钻进去遇到了人体的寄生虫什么的,也会啃食掉,于是就有了当地的那句民谚,然后呢,霸王蠼螋就会通过本身释放出来的那股子能量迷惑人,最终通过母体来控制人,被控制的人失去了自我,浑浑噩噩的就自己送到了母体的面前,最终成为母体的食物,因为这母蛊最喜生吃活人,没有活人,其他动物也行。这就是这个族群的特点。”

说此一顿,老白终于将话题拽回到了我们几个身上:“所以,为什么你们会被搞就可以理解了,说白了就是母蛊盯上了你们几个,但它自己没法动,所以只能让那些霸王蠼螋来控制媛,然后在通过媛,一个接着一个的控制你们几个,那张照片上的黑气,其实就是霸王蠼螋身上的那种特殊能量,现在你们懂了吧?可怜了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盯上了……”

联系着五寨县的那句民谚,在联系媛的情况。那些霸王蠼螋是怎么钻到媛肚子里的,答案就非常明显了,一时间我头皮也有些发麻了,忍不住说:“伏地武士难道还会上厕所?怎么放着我这么个大活人不钻,非得拽着她折腾啊……”

“这谁知道,没味儿没准看着形状也亲切呗,就钻了呗,摆着你们这么好几个人,没准就她最和人家心意不是,风景优美,就差写着到此一游最为合适了,所以这些霸王蠼螋就进去了呗!”

老白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好话,最后看着我一脸揶揄的说道:“我说小天子,你哪来这么多的问题,老子虽然是个养蛊的,但也就是了解虫子的习性,不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啊,你说来说去难不成想英雄救美,牺牲了你自己的屁股,来救媛?”

想着那铺天盖地的虫子,我顿时打了个哆嗦,这个我是真怕,来一下子岂不是有种全世界的男人都来过的感觉?还是算了吧,当下连连摇了摇头……

“哈哈哈……”

老白大笑了起来,然后话锋一转,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这事儿对媛这丫头来说,虽然是一场灾难,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很有可能,也有大机缘!”

我一愕,忙问:“什么机缘?”

老白却是卖起了关子,只送给了我四个字:“稍后便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