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6章 地狱里遥望/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可能先前在天道盟那样的环境中为了自保压抑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本性一下子释放出来的时候,来的是格外的强烈,哪怕是处于生死之间的转瞬巨变中脸上也一直都是笑嘻嘻,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喝了傻老娘们的尿了,整个人都傻了,就没个有正形时候,反正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恶劣情绪的时候,已经是在血战天道盟海外分部训练基地的时候了,在与他的兄长决一死战的时候,他曾有过悲愤,恨不能仰天长啸,此时此刻。他忽然露出了这样的一副模样,别说……我还真有点慌神了。

“我姐到底怎么了?”

我忍不住问道:“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弥漫,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我就只剩下墩儿和林青两个亲人了,伴随我走过曾经最艰难也是最快乐的时光的,就只有林青一个了,她大概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能毫无保留的信任、诉说心事的人了,在她面前,我不必遮遮掩掩,就是她年幼的弟弟。

如果连她也……

那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天下,面对这世道了,命运无情的剥夺了我的一切,我该如何犹如曹沅他们所希望的一样,放下屠刀,去做个圣人,做个怜悯天下苍生的英雄?

我,真的还能心存善意的去看待这个世界吗?这个世界对我并不温柔。

不过,从始至终,我都没敢提起那个字眼儿。

倒是老白自己品味到了,摇了摇头说道:“她没死,情况很复杂。你还是自己动手吧,很快你就知道了。”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的心神都牵挂在林青身上,听了这话哪里还能淡定?挣扎着就准备走过去,体内受创很严重,身子都歪歪斜斜的,最后媛看不过眼了,扶了我一把,不过被我轻轻推开了。

连路都走不了,如何杀人?

一边朝着坐在石台上的那几名青年走,一边我已经缓缓将百辟刀从腰间抽了出来,刀鞘和刀身摩擦发出“嗤嗤”的声音,在这空荡幽暗的环境中回荡着,听来让人肌肤上都寒气直往外冲。遍体生鸡皮疙瘩。

我的精神在这一刻有些亢奋了起来,每每提刀即将杀死仇人的时候,我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从第一次提刀见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时至今日,就像是魔咒一样纠缠着我,我知道,那是兴奋,是嗜血,也是我的魔根,可我无法阻挡,甚至越陷越深。

当百辟刀上凛冽的寒光迸射出来的刹那,我的兴奋也达到了顶点,就欲出手,结果这时候一直跟在我身旁的老白竟然一伸手抓住了我握刀的胳膊,此时我浑身无力,哪里能和他抗衡,愣是被他一把给拽住了,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都是祁氏家族所为。”

老白看着我,他的眼神空前的深邃,闪烁着一些让我有些看不懂的情绪,拽着我定定看了片刻,才嘴唇蠕动说出了后面的话:“祁氏家族满门已经被咱们满门屠杀了,连带着他们祖宗沉睡的地方也被踏平了,这等于是刨了祖坟,现在活着的就剩下眼前的这几个人了。他们意思,祁氏家族灭门,这档子事情也算过去了,你觉得呢?!”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老白说了这么多,听着直白。本意却很委婉,他是希望我做到冤有头债有主,无论发生什么,最多把眼前这几个人杀了就可以了,这件事情也就算是了了结了,祁氏家族灭门,祖坟被刨了。已经惨淡收场,受到了惩罚,不必牵连无辜!

总之,这一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现在……就连老白对于我的魔性似乎都有些忌惮了。

前不久曹沅他们三个才刚刚表态,现在又来了个老白,看来……自从踏碎佛祖舍利彻底成魔后,我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让他们所有人都很担心。

不过,现在我更担心林青,老白表现出来的一切,全都在告诉我,林青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可我看老白似乎不得到我的答案,压根儿就不想松开手,于是我干脆就点头应承了下来:“好,祁氏家族灭门,这档子事情就了结!”

老白很明显松了口气,放开了我,咧嘴笑了起来:“这才对嘛,你小子刚刚眼睛里面闪烁的那股子狠劲儿看的老子都心凉飕飕的,还真怕你出什么事,其实你可能没有察觉到,自从华山一战后,你的性子越来越凶戾了,做事情越来越偏激,大有病入膏荒的样子。你需要不断维持自己的情绪稳定!其实今儿个换了旁人出事儿,我可能不会也不会这么对你百般阻挠,但唯独林青,我有点担心你,可是,如果不让你自己动手,或许,你不会怜惜你姐姐,看到她到底为你做过什么!”

我惨笑了一下,只是说了声我没事儿,然后就转过了身子,不过当我看到距离我最近的一个祁氏家族的年轻女子的时候,我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那女子长得颇为窈窕性感,估摸着是那种丢在窑子里都能当头牌大红大紫的角儿。只不过脸上挂着的笑容却稍显恶毒了一些,看起来那张脸都有些扭曲了,而且走进了一看,我才发现,那女子虽然安安静静盘坐在那里,看着就跟死人差不多,但是她的脸上所蕴含的味道却在不断变换着,就跟玩变脸似得,时而阴沉,时而快意,总之看着颇为扎眼。

反正,我觉得扎眼!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但本能的,我就是觉得这笑容非常扎眼,仿佛她是正在对着我的亲人狞笑的恶魔一样。

杀意如狂澜,将我席卷,终于我是按捺不住了,猛然举起刀一刀斩在了那女子的脖子上,此时我浑身发疼,动作太猛牵扯到了已经受创的内脏,但是因为杀意炽烈,我已经将这一切都直接无视了,下手的时候也没有对准那女子脊椎骨的骨头缝,直接就看在了骨头上,当时就发出“咔嚓”一道刺耳的骨裂声,一颗大好头颅滚滚落地,那女子脸上的恶毒表情也定格在了这一瞬间,原本紧闭的双眼竟然在头颅落地的时候猛然睁开了,那双眼睛里写满了不敢置信,可惜那时她头颅落地,脑部思维能力也就只剩下了那片刻的工夫,然后她的生命就消逝在了这里。

粘稠的血液喷溅,喷洒了我一脸,滚烫,烫的我浑身不可抑制的哆嗦了一下。

这一切,是我看到的最后一幕,紧接着,我眼前一闪,视线所及看到的竟然不再是那神秘的原始萨满教传承之地,也不是倒在血泊中的尸首,竟然看到了另外的一副画面,仿佛在我一刀斩下那女子的头颅的时候。我自己就来到了另外一片世界。

这是一片黑暗的世界……

在这黑暗中,唯有一团光明,那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

起初我视线一下子跳转到了这个地方,还是有些不适应的,所以看得多多少少有些模糊,略微适应了一下,这才终于看清了那团烈焰出处的景象。

那哪里是跳动的烈火?

分明就是火刑柱,是炮烙刑场!

一根粗大的铁柱屹立在火焰的最中间,四周点起了熊熊烈焰,将那铁柱烧的通红,一个女子被铁链拴在了铁柱上面,衣衫褴褛,头发凌乱,最可怕的是她的胸膛已经被剖开了,腹中的一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内脏甚至都已经流了出来,肝、肺……这些全都吊在那女子的腹腔中,有些甚至已经流出来了,可里面唯独没有……心!

这女子的心脏被挖了出来,正沉浮于女子胸前的位置,绽放着红色的光,还在“噗通噗通”跳动着!

而这个女子,我实在是太熟悉了,她就是林青,是离开以后我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的姐姐,是这个世界上剩下的最后一个还能分享我喜怒哀乐的姐姐,也是我的精神寄托!

在那火刑柱的四周,盘坐两男一女。他们身上迸射出能量,在不断的用能量拉拽那颗心脏,一边忙活着,一边还大声的笑着,正在承受无边痛苦的林青,恰恰就是他们的取悦对象,一个身材肥硕,下巴上吊着一堆赘肉的胖子更是在那破口大骂着:“臭婊子,你不是硬骨头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挺多久,可惜这里没办法在做别的,要不然老子玩死你!不过别着急,等兽魂之心到手,老子让你在现实世界里也好活不了,简直跟你妈一个贱模样,好端端的圣女不做,非得跑去嫁了一个书生,活该!”

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这三个人,我认识,恰恰就是台上还没有被诛杀的那三个!

可是对这一切,林青充耳不闻,她头发凌乱,在这里她似乎无法死亡,被挖心炮烙都没有惨叫一声,只是近乎虔诚的抬头看着黑暗的上空,嘴里不断喃喃自语着:“心,那是我的心,你们怎么可以拿走呢?!不,你们拿不走的,我不稀罕这颗心有什么样的力量,但我的所有记忆都储存在了这颗心里面,我得靠它来想起我那可怜的弟弟,你们谁也夺不走的……”

说到这里,她的唇角竟然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丝微笑竟还带着些许甜甜的味道,然后才说道:“弟弟,对不起,姐姐没办法履行对父亲的承诺了,也没法再帮你了,葛家养大了我,终于我还是没能报了这厚恩,现在,姐姐只能在地狱中祝福你,姐姐相信,就算没有我,你也能扶摇而上,镇压诸天。”

她的眼角,落下了泪。

这一切落在我的眼中犹如晴天霹雳,将我整个人都撕裂了,尤其是我的心,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我的眼睛红了,恨不能生生瞪裂眼眶图个痛快,积压在心中的暴虐和狂怒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的引爆了,我发出了怒吼,想冲上去将那三个混蛋碎尸万段!

结果,就在这时候,我眼前一花,只感觉一股子非常强大的力量拉拽着我,一下子将我从那片世界给拉拽了出来,眼前场景变幻,我又重新回到了那石台上面,浑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光,干脆一屁股坐倒在了血泊中,不知不觉,已经眼眶湿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