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9章 小村炊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疯了么?”

我不禁喝止了老白,旁人感觉不到林青体内的兽魂之心所蕴含的能量,他已经逆天改命,而且他和我不一样,我懵懵懂懂走到了今天,他是蓄谋已久,对逆天改命以后的一系列改变肯定是非常关注的,所以必然会使用生命进化以后得到能力,我就不信他感觉不到林青体内的能量,那能量的磅礴程度超乎想象,再加上林青刚刚完成融合,从一个战士成为了一个修炼者,对这些能量的控制并不好,万一失手给他打死怎么办?

我不得不制止老白,他太疯狂了。在追求力量的路上,他简直就是个疯子。

“没事儿!实践出真知嘛!”

老白摆了摆手,道:“说实话,对于兽魂之心我早就有想试一试的欲望了,我能感觉的出。这东西的能量和咱们寻常所修炼的力量不太一样,倒是更像一种信号的浮动一样,我觉得感觉虽然很汹涌澎湃,杀伤力却未必恐怖,所以。不妨一试!“

一种类似于信号的浮动?

我有些理解不了,我虽然比老白逆天改命的早,但是浑浑噩噩的就改命了,倒更像是在命运和他人的推动之下改命的,所以逆天改命后也没有深层次的去挖掘。去感悟,理解可能和老白这种一直都在谋算着这个事情的人不在一个层次上。

“你的感觉是对的。”

林青忽然开口了,淡淡说道:“我本身的战斗力其实并不算很高,现在我也很好奇如果光我自己的话,战斗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我诧异了。林青不是刚刚才和兽魂之心融合么?如何知道这些的?

林青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些什么,不禁笑了,指了指这石室周围的墙壁,说道:“你忘记了,这里是原始萨满教的传承地,这上面镌刻着无数的内容,需要特殊的法子才能打开,然后祁氏家族的成员子弟就是在这里接受传承,接受萨满巫术的,就像是填鸭一样,一下子将庞大的信息全都灌输给你,能理解多少,看你个人的悟性。我现在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传承,说到底,其实就是一个理论派,知道的东西挺多,但是……却没有实践过!至于兽魂之心的能量,确实很磅礴,可这些能量却不是用来战斗的,老白感觉的不错。这确实是一种类似于信号一样的精神波动类的能量,能和野兽嫁接沟通的桥梁,如果是极其强大的野兽,可以通过这些能量来沟通说服他们,如果是一般的。甚至可以直接控制,但是这些能量用来战斗,却显得鸡肋了一些,杀伤力并没有多么强,就算我全力出手。造成的破坏还未必赶得上现在的你们,萨满的战斗力,在于他们的本命兽,包括一些强大的祭祀以及法术,也全都是和本命兽配合才能发的出来!一个萨满,一生只能选择一个本命兽,这个本命兽是个什么级别的存在,很重要,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重要,直接关系到这个萨满的战斗力,我现在还没有选择自己的本命兽,这需要机缘,如果是一般的东西,我还真的是看不上眼,所以只能等待喽,综合这一切,我倒是挺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度的!”

无论是林青,还是老白,都已经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同时,我自己离开了石台,算是将战场留给了老白和林青。

老白也不含糊,一下子跳了上去,只跟林青说了句“你先出手”,就直接站在一边耐心候着了。

然后,我就看见林青抬起了手掌。一掌朝前拍出,大量的白色浓雾朝前奔涌,那应该就是兽魂之心的能量了,果然如老白和林青所说,不是那种特别狂暴的能量,一下子奔涌出这么多,却丝毫没有一些惊人的感觉,并不算是太犀利,在老白抬手阻挡的时候,才终于爆裂开了。

这一次。林青攻,老白防守,受力的自然是老白了,当时只看见老白一下子就被击退了好几步,然后眼睛直直的看着林青。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九段!”

他是在说,林青现在的攻击力程度,相当于是九段!

不过,这仅仅是林青自身的战斗力,对于一个萨满来说,还是要看本命兽,而且林青已经言明,很多强大的杀招全是要靠着本命兽来施展的,如果她能签下鲲鹏之类的本命兽……岂不是无敌的节奏?!所以,现在这个,还不是林青的极点。

我有点后悔屠了那螣蛇了,如果那时候林青就融合完毕的话,签下那螣蛇也是美事一桩啊,那东西无阶,就是没有智慧,如果成了林青的本命兽,那就相当于得到了林青的战斗智慧,绝对是吊炸天的节奏!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可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还得等待其他的机缘。

后来,林青也和我直接说了,她根本是没有身体容器这么个说法的,她自己本身就是无阶,只不过现在的战斗力和九段相当罢了,签订了本命兽以后才算是真正的有阶了。和本命兽融合,本命兽是什么级别,她就是什么级别,本命兽亘古长存,她也会亘古长存!

听林青说起了很多。我才终于对现在的林青有了一些了解。

现在,林青已经苏醒了,兽魂之心也已经觉醒和林青融合了,我们这一次的任务算是彻彻底底的圆满结束了,也就没必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继续待着了,至于努尔哈赤留下的那些宝藏,就留给需要它的人吧,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黄白之物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取那些黄白之物,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离开的时候,是顺着我父亲当初他们进来的那条路离开的,林青好像对这里非常的熟悉,事实上,她和我们说,这其实和传承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找的路很娴熟,一路上我们也再没有遇到什么难题,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在我父亲他们当初进来的时候都已经破坏掉了,可恨我对这一切并不知道,也充满了太多的忌惮,当初没有走这条路,要是走这条路,恐怕会轻松很多。

一路上。我尝试着试探了林青的口风,看看她知不知道祁岚的事情,如果不知道的话,我也就不准备告诉她了,免得她伤心。结果,林青是知道的,而且说起的时候非常平静,有关于祁岚的消息,是三清道人那个臭嘴说的,林青都已经知情了,就是在我说起祁岚的落幕时,她落了泪,然后对着祁岚逝去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再没说什么,让我很担心,后来她大概看出我在担心她,就笑着说,其实最疼的时候已经疼过去了,现在也好很多了,她有两个家,这是命运送给她的,她都接受。

我想,她的洒脱,可能和她在精神世界受的折磨有些关系,让我百感交集。

最后,我们是从长白山天池钻出去的,然后沿着原路返回,当我们又一次来到祁氏家族的废墟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了,结果让我们吃惊的是,本来已经被我们几个搞成了废墟的祁家村里,竟然冒起了青烟,似乎是炊烟!

难道……其实家族的人还没有死绝?竟然还有人在废墟中生活?

我们几个决定进村去看一看,一探究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