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0章 家族的延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如果仅仅是祁氏家族的余孽的话,或许我还不至于如此上心,真正让我不得不不多的,其实还是临行之前,三清道人和我说起的那番话,三清道人曾明确说过,在东方世界有那么几个和他处于对立面、并且足以和他抗衡的老古董存在,这一次祁氏家族就是搭上了那些人的船,所以才敢悍然派遣子弟夺取兽魂之心,而三清道人因为忌惮那些老古董,不敢踏足东方。只能派我们来,于是我不禁得琢磨,是不是三清道人在东方世界的敌人察觉到了我们这一行人在长白山中的动作以后来了?出于这许多考虑,总要先探查一番才行的,探查一下也能安心。

当下,我们几个悄无声息的融入夜色,一路朝着祁氏家族聚居的地方摸索了过去。

这里的夜色,是静悄悄的,一直等我们几个潜伏到祁家村村口的时候,才终于看清了这里的一切。

这里,果真是有人来过了!

只见,在祁家村的废墟空地上。已经多出了许许多多的白皮棺材,这些棺材做的是极为简陋的,明显是刚刚采伐了山中树木,削掉树皮。最后劈成了木板以后打造出来的,工艺算不上好,棺材皮子很薄,有些地方木板衔接不好还漏风呢,而且,这些棺材的大小也有些不太对劲,比寻常的棺材要小很多很多,明显是临时赶制出来的。

“哟呵,这是用来收敛死人的?”

老白嘴巴贱。瞅着这一幕顿时一边跟我们挤眉弄眼,一边颇为揶揄的低声说道:“这还有什么好收敛的,老子的食人蛊杀人,难道还能给他们留下尸骨?能找到一骨头棒子就不错了,敢情这还要给死人分别立个衣冠冢?!整的就特么跟英雄似得,矫情!要老子看。整个都是些大屠杀难民,找点身上的残留物件儿直接就地一埋得了,干嘛呀这是,费这个劲儿。”

张博文大概也是为了求证,就走上去在那些棺材上敲了敲,然后顺着棺材上的缝隙往里面看了看,过了许久,才终于直起了身子,如释重负似得呼出一口气,这才说道:“真是些有心人,这里面只有一些骨头以及一些残留的衣服什么的,确实是要立衣冠冢。”

我点了点头,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应该是有祁氏家族的人活了下来,要是三清道人在东方世界的那些敌人的话,怕是没心情干这些活儿的,我了解这些修炼者的脾性,除了青衣那种人,大概是没人真的把天下苍生放在心上的,心狠程度怕是不下于我这个魔,现在这世道啊,早就和从前不一样喽,道家早已不再平和安宁,相反大师大神无数。早已忘了黄老无为,佛门又哪里有什么十诫?酒肉穿肠过,女人被中藏罢了,到了修炼者这里更是如此,生存法则演绎的血淋淋的,越是站得高。越不把天下苍生当回事,且看那三清道人,为了不老尸与伏地武士,屠城掠地害死多少人?到现在我都没明白他制造这么俩九段高手是图什么,好像不太值吧?

总之,如果说三清道人在东方的敌人能给这些死者收尸。那才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走吧!”

我摆了摆手,自己率先走在最前面,这一次我没有在掩藏自己的踪迹了,现在基本肯定应该是有祁氏家族的人幸存了下来,还藏着掖着干嘛,走大道便好。

小村里,白皮棺材铺路,一直绵延到黑暗的深处,山风起,更是让这里的夜色显得阴嗖嗖的,有些凄凉。

我们在这些白皮棺材中穿插走着,大概前行了十几分钟左右,已经到了村子的中心地区的时候,才终于看见了活人,那是五个体型健硕的大汉,正围着篝火堆烤着几只山里打的野兔子,那篝火堆是用松枝搭起来的,一烧起来,浓烟滚滚,我们之前看到的炊烟想来就是这松烟了,四周都弥漫着一股子浓郁的松香味儿,这样的法子烤兔子其实也是山里的一种特色,烤出来的兔子肉里都带着一股子松香味道,当然寻常人怕是受不了的。觉得烤砸了,可多吃几次就会发现别有风味。

在那几个汉子旁边,扔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女人,这两个女子穿着细细的高跟鞋,工装,明显应该是白领一类的人。不属于这深山老林,怕是被掳来的,脸上犹自残留着惊恐。

这几个汉子的警觉性差了些,我们几个人都光明正大的来到了他们面前,却仍旧没有看到我们几个,张博文本来打算直接上去的,被我拦住了,其实我也是想看看这几个家伙既然好不容易幸存下来了,还不赶紧跑,为什么还要盘踞在这里,遂干脆和张博文他们几个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些,不成想,我们一动,那两个被绑了的女子倒是注意到我们了,睁大眼睛看着我们,好在是两个心思剔透的女孩,看我摇了摇头,倒是没搞出什么动静,安安静静在一旁候着了,而我们几个干脆则整以闲暇的缩进了黑暗中,冷眼旁观者。

等了许久,那五个汉子里才终于有一人开口说话了。

这汉子整个右半边的脸全都毁容了,右眼也是瞎的,看那疤痕,应该是被山里的野兽给抓了,怕是当时连眼珠子都给挂出来的节奏,剩下的一只眼睛里此时闪烁着凶狠,盯着篝火的时候眼里的情绪阴晴不定,最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恶狠狠的一下子把手里的匕首别在了地上。嘶声道:“这口恶气真的是咽不下去,都是祁岚那个该死的女人,就是她破坏了家族多少年的规矩,带来的灾难,当时老族长虽说使了手段,迫害了这女人,结果还是有些晚了,竟然让那女人的孽种逃走了,村里的老人早就说了,这个孽种会带来灾难,果然一切还是发生了!只是可怜我那老娘,我回家的时候就在屋子底下找到了一块琵琶骨!”

我能感觉得到。我身边的林青激动了一下,差点冲出去,不过被我拦住了。

紧接着,另一旁的一个汉子劝慰道:“行了,你也别抱怨那么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没办法了,这几天地底下的动静儿渐渐的平息了,怕是那些人已经找到那孽种离开了,这几天咱们几个还得小心才是,只可惜咱几个没天赋,不是萨满,一些核心机密咱不了解,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当初来咱这儿的那几位老神仙,这个仇怕是一时半会儿的报不了了。只能先忍着了,好在天不绝人,咱哥几个因为外出打猎算是逃过一劫,也是给家族留下了希望!”

说到这里。那汉子回头看了被绑着的那两个女子一眼,然后说道:“这几天出去尽量多绑几个女人回来,让她们给咱尽可能多的生娃,扩大的祁氏家族的血脉,我就不信咱们不能当萨满,子孙后代就出不了一个。只要出现了,就带他们到祖宗的传承地去接受传承,家族复兴还是有希望的,到时候再去找那孽种复仇不迟!”

独眼汉子默默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五个汉子再没说什么有价值的事情。一直在又一波没一波的闲聊着,更多的是在探讨怎么开枝散叶。

不过,有他们的这一段话,也足以点出很多问题了。

其一,祁岚的死有问题,这也是我纳闷的事情。祁岚的道行那么高,为什么会被迫害?

其二,这些家伙绑架女人原来是为了生孩子,然后,开枝散叶复兴家族,来找我报仇。

其三,那几个老神仙说的应该就是三清道人的敌人了,这几个人因为不是萨满参与不到祁氏家族的核心事务里,找不到这几个人,要不然我们就麻烦了,可防不住那几个老家伙来这里询问,到时也是个麻烦。

综合这一切,只能总结出一条——这五个家伙,必死无疑!

偷听搞明白了我想知道的,我也懒得和他们过多浪费时间了,当下大踏步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同时朗声道:“天不绝人?!你们未免太天真了,要我说,这老天最爱干的事情就是给人希望最后又让人绝望,这不,我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