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6章 诅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双白皙的脚丫子,映入了我的眼帘。

海瑟薇的双足是很美的,尺码不大,胖瘦适中,五指整齐,大抵那种所谓的玉足说的便是她这样的了,来个恋足癖的人的话,恐怕会被把魂儿都勾走。

可我却没心思欣赏这些,甚至,我看她的双足的时候,没有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了能多看到一些,我稍稍拽着被子将之又向上卷了卷,连带着她纤细的小腿也露了出来。

细看一下。我就顿时察觉到了她的腿脚上的问题——没有血色!

一般过分白皙之人,皮下的毛细血管其实都是计较明显的,而且肌肤的颜色也是那种健康的白,就像煮熟的鸡蛋蛋清一样,看着是很有弹性的。而海瑟薇的白皙却有点不正常,没有丝毫活力,倒像是淹死在水里的人泡了几天以后一样,看着特别的怪!

我伸手在她脚上抚摸了一下,去感受那上面的气息,结果这一摸不要紧,倒是给我吓一大跳,她脚上的温度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的称之为冰凉了,而是极寒,我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霎时间感觉寒气就像是针扎一样狠狠在我指头上刺了一下,等稍稍习惯了一些,才终于没有那样的感觉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寒气这么重!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海瑟薇,恐怕就算是冰块上面的寒气都没有这么重吧?

“你再摁一摁就知道了。”

海瑟薇的很平静,淡淡说道:“最开始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仅仅是一根脚趾的一小块位置,但我知道,它肯定会飞快扩散的,我活不了!”

我没有和她多交流,按照她说的,在她小腿腿肚上摁了摁,那里肉多,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容易一下子看出来。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就这轻轻一摁,竟然在她的皮肤上摁了一个坑!

寻常人的皮肤在摁下去的时候,松手就直接会恢复原壮,可是海瑟薇的不一样,我手指轻轻一摁,在她的小腿上留下了一个和我手指完全吻合的坑,恢复的速度特别慢!

“看到了吧?”

海瑟薇轻轻苦笑着:“现在从我喉咙往下的地方,全都已经变成了这样,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基本上已经无法进食了,肚子里面也郁结了许多东西。感觉内脏被全部冻住了一样,更不会上厕所,身体机能就剩下了最后的一丁点,勉强维持着最后一口气,那天我像现在这样坐起来坐了一会儿。然后……屁股瘪下去,竟然再起不来了,过了足足一天的时间才终于恢复了形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现在就像是一块橡皮泥……”

海瑟薇说的我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英雄白头,美人迟暮……这大抵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一件事情了。如果有朝一日我垂垂老矣,甚至无法再提刀战斗,那场面我无法想象,大概海瑟薇现在正在经历着这一切,原本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一转眼变成了这模样,搁谁谁能受得了?

这前后的落差足以让一个人直接崩溃了,海瑟薇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即便是强颜欢笑,也足以说明她的坚强了。

不过,我思索的更多的还是海瑟薇的身体状况,类似于她这样身体一点点失去知觉的病,其实也不是没有,很快在我的脑海里就冒出了这样的一个病症,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渐冻症?!”

这话刚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因为完全就没有过脑子,更没有仔细思索,其实就是瞎猜测罢了!

渐冻症,只是神经出了问题了。身体一点点的不能动了,就像是被冻住了一样,而不是真的被冻住了,而海瑟薇这可真的是被冻住了,摸上去寒气彻骨!

这样的症状。闻所未闻!

可惜,就算我后来反应过来了,话也已经出口,犹如覆水难收。

海瑟薇倒是很有耐心,轻轻摇了摇头。和我说道:“我这不是病,而是一个诅咒,一个几千年来一直都伴随着我们整个家族的诅咒,就像是噩梦一样,从先祖开始就已经存在了,谁也不知道这个诅咒会应验到谁的身上,甚至,它并不是在人刚刚出生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来的,而是有一个相当漫长蛰伏期,在这段时间内是谁都看不出来的,可一旦露出端倪,就会像是山洪暴发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将这个人吞没。在我们这个家族,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像我这样的人了,没想到命运终究还是不肯放过我。”

说到最后。海瑟薇忽然扭头看向了我,说道:“你知道吗?当寒气蔓延侵蚀了我的头部的时候,那我的一切就会终止,没有来生,因为就连我的灵魂都会被诅咒吞没。彻底从这个世界上化为虚无!”

好霸道的诅咒!

我都被吓了一跳,这诅咒太诡异了,你根本不知道它会挑上谁,就算是被挑上了也不会知道,直到爆发的时候,才会察觉,说实话,这样的诅咒我根本是闻所未闻,难怪连三清都会束手无策。

“诅咒根源呢?”

我问海瑟薇:“如果是诅咒的话,那就肯定有根源,必然有通天的修炼者恨上了你们,这才借用天之力诅咒了你们这个家族的兴衰气运吧?”

“不错,恨上我们的……其实不是一个修炼者。”

海瑟薇有些郁闷的说道:“而是……一把剑!”

剑?

这下子我就更好奇了,一把剑居然能给一个家族下了诅咒?!事情好像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于是我就问海瑟薇:“到底是怎样的一把剑呢?竟然有自己的意识?”

“这把剑确实不是一把简单的剑。不过这个暂且不说。”

海瑟薇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跳转了一下话题,问我:“你知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呢?!”

“有一点猜测。”

我想了想说道:“以前我曾经听说过一些,似乎你是一位皇室成员,但……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我仔细观察过你的力量,似乎并不是现在我所知道的西方皇室能有的,自从君主立宪以后,西方皇室已经成为了一个象征性质的存在,皇室成员手中权力非常有限,而且为了避嫌,是很少会触碰军队这一块的,可是你又不太一样,敢插手军队方面的事情,而且从你的势力来看。似乎已经牛逼到了一个极点,怎么说呢,就目前我看到的有关于你的事情,大致给了我这样一个印象——在红尘中,神不是万能的。而你无所不能。所以,大概也是看的多了,现在我反而有点迷惑了。”

“在红尘中,神不是万能的,而我无所不能?我喜欢这句话。”

海瑟薇竟然“噗嗤”一下笑了。然后一本正经的和我说:“我确实属于皇室成员,但到底又是哪一家皇室呢?在西方,皇室成员可不少,就你所知的那些通常意义的王室就挺多了吧?什么瑞典、英国,这些都是有皇室存在的!而且。西方大陆皇权更迭比你们东方更加频繁,且不说别的,光就这英伦三岛上就出现过多少王朝?从威塞克斯王朝开始,后面经历了诺曼底王朝、金雀花王朝、都铎王朝等一系列的王朝,这些王朝的后人你就敢说他们死绝了吗?如果没死。那他们是不是也可以称之为皇室成员呢?你倒是说说,我属于这当中的哪一个呢?”

我被说的头都大了,不禁苦笑道:“行了,你就别拿我打趣了,那些王室我都有过了解。绝对掌握不了你这么大的权利,所以还是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海瑟薇昂起了头,终于不和我开玩笑了,也终于拿出了一股子摄人的傲气,昂首说道:“在西方世界,王室多如牛毛,却唯有一家至高无上,这一家王室,便是当年伟大的亚瑟王所留下来的王室,也是亚瑟王的嫡血后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