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胜利之剑的下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把有史以来最傲娇的剑!

哦,不,或者应该是说,剑魂最傲娇!

我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剑魂是不是个狗血韩国言情剧看多的脑残?一言不合就跟人玩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反正,我极端怀疑,这个剑魂是个母的,而且还是一个极端傲娇、非常小心眼的母的!

如果说奥丁坏了它的修行。让它失去了进化成实质生命体的机会,将它锁入剑中,最后又还打造了一把奥丁之枪将它击断,这事儿做的确实有些不太地道,它怨恨也是有理由的。

可是,西格鲁特似乎没有犯什么错吧!?

人家总不能抱着一把剑过一辈子不是?

这个北欧神话传说中的传奇英雄的事情我好像以前也曾经无意间看到过一点,这个人好像是被情敌给算计了,然后他心爱的女人杀死了他,在他快闭眼的时候,才和心爱的女人冰释前嫌,投出胜利之剑将情敌钉死在了地上。

这就能算是抛弃?!

那么亚瑟王最后怎么得罪这把剑的,就可想而知。

事实果然如我所猜测一样,海瑟薇在缓了口气后,很快就说起了亚瑟王和这把剑的事情:“先祖一生持此剑所向披靡,武勋赫赫,可是在最后一战的时候,却遭遇了无法想象的敌人,最后,先祖与梅林大法师全都陨落在了那一场战争中了,具体陨落时候的情形我们谁也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些后辈子孙的灾难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家族的老人曾经翻看过一些先祖的事迹,猜测我们可能是被胜利之剑给诅咒了!不过,这个事情我们一直都是一个猜测,并不是特别确定。好在这诅咒不是必然会发生在每一个成员身上,倒是并不影响家族的延续,就是有这么一个事情,确实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家族的心病,也是够恶心人的。直到诅咒应验在了我的身上,三清道人出手,一切才终于水落石出的,诅咒确实来自于胜利之剑,当时我先祖与敌人交手不敌,被斩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投出此剑与敌人同归于尽,情形简直与当初西格鲁特用胜利之剑杀死情敌时候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三清道人估计就是因为情况如出一辙,彻彻底底的刺激到了胜利之剑,所以剑魂才会如此怨恨,发下了恶毒的诅咒来诅咒我的家族……”

听完后,我唯有苦笑了,略一琢磨,就问道:“也就是说。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之处就在于那胜利之剑了?找到了它,将这段过节化解了,它撤销了诅咒,你才有救?”

对于诅咒我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东西必须得施咒之人自己接触才算是有效的,否则别人根本奈何不得,因为它本身就是类似于祭祀一样的东西,是向苍天发宏愿,然后通过一些特殊的力量和手段渠道等方式。才算是正式成立!

海瑟薇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一直苦笑。

“我明白了。”

我呼出口气,点了点头,然后直接问:“胜利之剑的下落现在有眉目吗?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千百年来它应该一直没有被外人找到,就在当年亚瑟王和梅林大法师战死的地方,对不对?而这个地方,三清道人已经找到了?”

海瑟薇没说话,垂下了头,愣是不置一词。

后来我有些着急了,一把抓住她身上盖着的厚厚的毯子,连连问了好几遍,海瑟薇才终于抬起了头,看着我说道:“天,算了吧。这是命。”

从她蔚蓝的眼睛里面我看到了凄苦,一下子我大概就明白她的心思了,可能她是觉得此行过于凶险,不希望我去涉险吧?

“你什么意思?!”

我一下子有点生气:“因为当初你在天道盟海外基地投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事情,我确实对你有很大的怨气,因为你简直就是把我操纵于鼓掌之间,而我根本没办法和你的智慧对抗,所以,我心里很介意,有疙瘩,但现在你已经危在旦夕,这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作为朋友,我怎么可能不管?当初老子走投无路,是谁他妈收留了我,你现在整这出,就是压根儿没拿我当朋友!”

“我确实没拿你当朋友。”

海瑟薇终于开口了,唇角浮现出一丝苦涩:“你还记不记得,我其实原来是不喜欢男人的,因为,我所在的这个位置,能与我为敌的几乎全都是男人,我见多了男人为了利益的丑恶嘴脸,自古都是女人能和男人同甘苦共患难,而男人一旦崛起就会翻脸不认人,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动物,提起裤子不认人的男人还少吗?这是生物的天性,男性的交配方式就决定他们不靠谱,因为精子有很多,而卵子只能有一个,男人最爱做的事情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可能我这样的认识是偏激的,但至少之前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对他们本能的排斥,倒是觉得女人更加单纯一些,所以,我喜欢女人。可是……后来在昆仑山的时候,第一次一个男人在我危难的时候对我伸出了援手,可能仅仅是一件衣服,一口食物,但对于我来说,颠覆了我的一切认识,后来又有了一些接触,然后……我发现我爱上你了。你知道,女人其实是个很傻的动物,我再睿智,可在你面前,我就是个傻子。我知道你爱你的妻子,甚至,再也不会有人能让你爱上了,在你眼中,可以有女性朋友,但仅仅是和你的兄弟一样的女性,但却绝对再不会有一个女朋友了,我根本没有机会!可就算是这样,我仍然忍不住,对付胖子和张金牙,是为了帮你,是不希望你再挨朋友一刀,现在,也是一样的,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冒险,三清道人说过,那个地方特别诡异,里面可能会有无法想象的存在,反正已经被结界封锁了,他根本进不去。里面就算有什么无法想象的存在也是无法出来的,只有圣人以下的修炼者才能进去,也就是说,你虽然能进去,但如果在里面遇到什么不可想象的存在的话,你是断然没有活路的!”

“说的就跟老子执行的哪一次任务轻松过一样?”

我忍不住笑了,说道:“行了,你也别磨叽那么多了,既然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我必然不会坐观壁上!就算你不说,我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到那个地方的,所以,还不如你告诉我,我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生死之事早已经看开了,尽人力,知天命吧!”

也许是我说服了海瑟薇,也许是海瑟薇知道她就算不说我也有别的方式知道,最后仍旧改变不了结果,所以还是妥协了。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在阿尔卑斯山的东段——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哪里在第四文明纪元的时候就曾经诞生过璀璨的文明,犹如你们华夏的夏朝一样,很早就有了人类活动的痕迹,可惜,后来那里的文明被摧毁了,幸存者进入了旧石器时代,再后来在青铜器时代的时候,凯尔特人侵入了那里,留下了十分辉煌的文明中心。根据我的猜测,可能凯尔特人留下的文明中心就是建立在第四纪元文明的废墟上的,而我的先祖就是战死在了那里,但具体胜利之剑遗落在了什么地方……这个,恐怕还得咱们自己寻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