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古盐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种直觉告诉我,那具尸体必然不凡,来头怕是很吓人。

反正可能也是在这一行呆的时间比较久了的原因吧,这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很多。

怎么说呢,那些考古专家鉴定尸体的年份,大体上不外乎就是那么几种法子。

一来,如果死尸是墓里面挖出来的,那就要考察墓的形制、陪葬物等等方面来确定。

二来,如果尸体不是从墓穴里出来的,比如茨威格说的那具盐坑古尸,那么就只能鉴定尸体体内的碳十四了。这可是20世纪才发现的新手段之一,所谓碳十四,其实就是碳的一种放射性同位素,在生物呼吸的时候就会进入其体内。始终都在生物体内保持一定的含量,等生物死亡呼吸停止的时候,这些残存的碳十四就会开始溃散,因为它的半衰期约为5730年,所以可以通过测试死尸体内剩余的碳十四的含量来推算死尸的死亡时间。

茨威格说,那具盐坑古尸的死亡时间是推算不出来的!

那么,造成这个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具古尸体内的碳十四已经溃散的干干净净了!

只有这个可能了!

要让一具尸体里的碳十四溃散的干干净净,这需要的可不是几千上万年那么简答了,可能会是几万年,也可能会是十几万年,这谁又能说得准呢?反正洛凰已经和我说的很明白了,世界的第一纪元在十亿年前就开始了,这地底下刨除年份再老的东西也不值得奇怪,唯一奇怪的是,一具体内碳十四已经散的干干净净的尸体竟然还保存的完好无损,茨威格甚至用栩栩如生来形容,这就比较有意思了。

所以,我是觉得,这尸体上是有门道的。

那么,现代人类的历史能追溯到那么久远么?怕是不行吧,或许旧石器时代的尸体或许能散掉所有的碳十四。也就是说,那尸体根本不可能是凯尔特人,而且茨威格也说了,那具尸体的面部特征就不是凯尔特人的面部特征。

综合这一切,我不妨就可以做出这样一个猜测——在我们目前所在的这片土地上,在史前时代,曾经分别存在过三个人种,一个是远古超文明时期的人种,一个是那些超文明人种的后裔,一个是侵略了超文明人种后裔的凯尔特人。既然现在这具尸体的年份以及面部特征已经确定它不是凯尔特人了,那么它就只能是那些超文明人种和他们的后裔!然而,他们的后裔在超文明灭亡后进入蒙昧时期,科技和民智觉醒都很低,根本就不可能拥有太牛逼的防腐技术和手段!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具盐坑古尸,其实就是远古超文明时期的人类!!

甚至,很有可能是一个修为极高的存在,也只有这样,尸体才能在没有进行过人工防腐的基础上仍旧不腐烂!

正是出于这一系列的猜测,我的嗅觉告诉我,一定要去看看那具尸体,也许追寻阿尔卑斯山里存在过的远古超文明的线索就在那具尸体上面。

也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松了口气,兴奋的甚至隐隐都有些颤抖了。

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茨威格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为难,并没有着急带路,反而是看着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葛先生,您看今天天色也不早了,大晚上的咱们去看一具尸体,是不是有点太渗人了呢?而且也不是太吉利,要我说呢,要不咱们还是明天早上再去看吧,毕竟咱们是出来旅游的,一定要保持一个美好的心情不是?”

待保罗将他的话翻译给我以后,我的太阳穴狠狠突突了一下,心说旅游你妹啊,现在海瑟薇的情况危在旦夕,那冻结她身体的寒气每一天都在不断朝着她的头颅扩散着,谁知道她能挺几天呢?也许今天,也许明天。就一名呜呼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哪里还敢拖延,当下就说道:“既然是来看古墓、看尸体,当然是追求刺激来了,不怕诡异,越诡异越好,不用废话了。现在就带路吧!”

“这……”

那茨威格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僵在了原地。

我一瞅这个,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于是就问他:“你老实说,是不是有什么状况?”

茨威格大概也是知道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恐怕今天是过不去这一关了,于是略一沉默。就直接咬牙如实招待了:“不瞒您说,其实不是我推三阻四,而是晚上那个地方不适宜人进去,因为不安全!

您不知道,出土古尸的地方是一个特别古老的盐坑,那地方是凯尔特人挖掘出来的,在好几千年前就已经开始采掘了,那地方的盐曾足足厚将近五百米,是在地下的,从盐湖的谷口一直朝着阿尔卑斯山的方向蔓延,整个盐层分布呈一个狭长的带子状,绵延将近上百公里,含盐量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几千年来一直都在采掘,里面的挖掘坑道是错综复杂,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盐坑的人的话,进去了准得迷路,那古尸到现在还存放在一个盐坑里面,我们将那里弄成了一个观光的地方。

可是,就在大概三年前吧,那个古老的盐坑里面居然住进去可怕的魔鬼。只要晚上进入那里的人,全都会出事,浑身上下的血液会被吸得干干净净的。为了解决调查里面的问题,我们甚至曾经组织军队进去搜寻过,可是军队进去了相安无事,只要有小队的人进去,几乎没一个活着出来的!

所以,很多采盐工人就说,那个地方居住着魔鬼,那些魔鬼是在晚上才出没的,如果是白天进去的话,基本上是没事的,反正这三年来盐坑里面出事全都是晚上,白天从来没有,也是因为这个,古尸没有转移出来,那个盐坑也因为含盐量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一直没舍得放弃。

海瑟薇小姐和你们都是贵人,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你们还是白天进去的好,你们看呢?也请葛先生能够宽恕我的无礼,实在是你们在这里出了什么问题,我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我听了大半天,总算是终于搞明白这当中的利害关键了,一下子更加有兴趣了,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要说什么魔鬼我肯定是不相信的,八成在那个古老的盐坑里面是有什么古遗迹的。或者说那个古盐坑里面沉睡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然后伴随着那些采盐工人的不断工作挖掘,最后一点点的给挖出来了!

一具神秘古尸都出来了,明显那盐坑是个很不平静的地方,在挖出点别的什么东西,不算是奇怪的事情,甚至我怀疑,很有可能是那具古尸在作怪,没办法,夜间出没,死者全身血液都被吸干,等等这一系列的状况,都已经说明问题了,我不得不怀疑。那具古尸压根儿特么的就是一粽子!

反正,我觉得那个盐坑肯定是有点意思的,值得进去看一看。

“行了,你越说我越有兴趣了!”

当下,我拍了保罗一下,然后直接说道:“你告诉他,今天这个路。他是带也得带,不带也得带,不是我威胁他,他也看到了,这个地方已经被我的人彻彻底底的控制起来了,安全的事情不用他操心,而且以海瑟薇小姐在西方世界的权利和地位,就算是宰了他他也没话说,如果他不带路,那么就死,你让他自己选择吧!”

保罗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起来,大概他也是知道我的做事风格和手段的,摆明了今天僵在这了。如果不遂了我的心意,这个茨威格绝对不会好受,于是他就拉着茨威格到了一边,低声和那茨威格嘀咕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些什么,反正越说那茨威格的脸色就越难看,最后脸上已经带上了不加掩饰的恐惧,估摸着也是被保罗给吓唬住了吧,反正再没和我磨叽什么盐坑里面的魔鬼,掉头就直接在前面带路了。

大概,此时在他的心里,我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魔鬼吧?

等我们从墓穴里面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因为目前还不知道那盐坑里面到底有什么。所以,我还是决定之带精干的力量进入,干脆就没有通知那些随行而来的武士,那些穿着麻衣带着重剑的武士虽然剽悍,一看就是干死敢战的主儿,但,终究道行还是低了点,盐坑里面过于狭隘,凑近去以后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他们反而碍手碍脚,相对而言,我还是更加相信我身边的这几个人,有他们几个在,足抵千军万马!

那盐坑入口的位置。其实距离我们现在所在的墓地不算很远,从这里一直往盐谷的谷口钻,然后向里面穿梭前行十多里地,眼前就是广袤的大山了,期初的山山势还不是很高,一直向远方蔓延,越到远处群山就越是雄伟,甚至一些极其雄壮的大山已经被皑皑白雪给覆盖了,明显已经是到了阿尔卑斯山的地界儿上了。

此时,天色几乎已经全黑了,在一处矮山前,茨威格终于停下了脚步,隔着黑夜我看见那矮山钱挖出了一个山洞,在山洞四周胡乱摆放着一些作业的工具。明显那山洞应该就是类似于矿洞一样的地方了,从那里打到盐层所在的位置,然后采掘山盐。

不过,可能因为现在已经到了黑夜,已经是盐坑里面那所谓的“魔鬼”活动的时间了,所以这山洞前面用护栏给封住了,在护栏上面画着一连串骷髅头上打着红叉的标记,明显是在提醒那山洞里面是不能进去的禁区,这四周更是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也不怕被人盗掘了山盐,可见那魔鬼已经将盐矿上的人都给吓坏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

茨威格战战兢兢的走到那山洞前,然后哆哆嗦嗦的把护栏挪开,就扭头看向了我们几个,估计是他也心里头有些虚了,所以一直等我们几个走上去的时候,这才终于进了那山洞里面。

一进山洞,景象一下子就变了,这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在茨威格手里的手电筒的照射下,我们的头上是盐,脚下也是细碎的盐快,还隐隐在反光,也算是奇景。

茨威格对这里倒是很熟悉,带着我们几个在盐坑里面兜兜转转,这里的分岔路很多,里面倒出都是打出来的矿坑分支,不熟悉的话进来还真会迷路,在茨威格的带领下,我们在这里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到了一条狭窄的坑道附近,这时,茨威格终于说话了:“我们到了,古尸就是从这里面挖掘出来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