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剖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在我的感应世界中,这具女尸身上的生机断绝,一片晦暗,连死气都没有。说白了,整个就是一具空壳子,犹如虚无,状态很是诡异。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我所遇见的无数尸体与各种情况当中,这是独一份的。略一琢磨,我也就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寻常尸体,哪怕经过数千年的时光磨砺,只要没有彻底腐朽,体内多少会有一点能量的气息的,或是阳气,或是阴气,毕竟存在于这天地之中,就必然是能量所凝聚出来的,包括我们人类自身。

然而,眼前的这具尸体,却没有一点点的能量气息,只能有一点可能性——这具尸体存在的时间实在是太漫长了,体内能量早已经全部流失的干干净净了,换句话说。就是它其实早就已经不复存在,归于尘土了。

然而,最终却保持着体型,甚至毫无腐朽,这与她腹腔里的一点能量有关系!

那是一点在我的感应世界中非常非常璀璨的能量,但是很平和,恰如阴阳共济时的状态,是她身体里面唯一的一点能量。大抵也是因为这能量过于平和了,以至于如果不是我放开感应的话,站在尸体的旁边根本是感觉不到的,与空气无异。这团能量释放出来后,将整个尸体都包裹住了,维持着尸体的体型,若是没有了那团能量,这尸体怕是立即会成为飞灰,因为它本来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那团能量……那是什么?!

我心中不禁冒出了这样的疑惑,毫无疑问,那团能量并不是这具女尸的内脏散发出来的,一个存在了无尽岁月,按道理说骨头都不应该剩下的尸体,怎么可能还有身体器官散发着能量?

而且,那种能量的气息,似乎也根本不是生命的气息!

也就是说,这女尸的肚子里,八成是有东西的,是这样东西散发的能量保证这具尸体不腐烂,只不过大概是因为那东西的能量气息实在是太过平和,所以之前那些考古学家们的仪器也就根本没有发现,他们为了保护尸体也更不可能贸然去解剖尸体,这才导致那东西一直残留到现在。

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我。只要找到这具女尸肚子里的那东西,这女尸的身份就会迎刃而解,甚至,就连我要寻找的那个失落的古文明也会有一定的线索。

这样的直觉是完全没理由的,说白了就是第六感。无奈,我虽然已经逆天改命,但却也没有什么透视眼,看不到这女尸肚子里的情况,略一沉默。就扭头和保罗说道:“你和那个大胡子沟通一下,这具古尸我们要了!”

保罗明显错愕了,然后压低声音和我说道:“这个……怕是有点难度吧?这具古尸据说意义非凡,是能证明欧洲存在过古文明的最有力的证据,我怕奥地利不肯点头啊,毕竟虽说来看这具古尸的游客不多,盈利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但它已经是一种地域和文化的象征了,就像一些文明古城的古代城墙一样,虽说奔着去看那些城墙的人没几个,但它终究是文明象征,拆了的话,性质的恶劣程度简直和刨祖坟是一样的!”

“少他妈废话,一句话——他们给,老子要;他们不给。老子就抢!”

我瞪起了眼睛,没好气的说道:“而且明白告诉你,救你们海瑟薇小姐的法子,可能就在这具古尸的身上,你要再这么磨磨唧唧的,我告诉你,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得起么?还是说在你眼里你们海瑟薇小姐的性命还不如一具古尸重要?”

“这……葛先生慎言!您可别冤枉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保罗被我说的脑门子上冷汗都下来了,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我背上的海瑟薇一眼,可惜海瑟薇整个人裹在被子里面,他也看不到海瑟薇的脸色,而且,我能感觉得到,海瑟薇已经在我身上睡着了,呼吸很均匀,喷吐在我脖颈上,热乎乎的,不过大概也就是这种沉默,让保罗更加慌乱了,显然他惧怕海瑟薇已经远远超过了对我这个人屠的惧怕。最后一咬牙,发狠道:“行,葛先生您该办什么事情随意,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说完,他掉头拽着茨威格就到一边叽叽咕咕的商量了起来,具体在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也不懂他们的语言,反正看样子好像谈判进行的并不顺利,刚刚还被我们吓唬的唯唯诺诺的茨威格就像是吃了枪药一样,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更保罗咆哮着,不用说,肯定是不大同意将古尸交给我们的,毕竟保存的这么完好的故事,而且很明显是非常久远的人类。研究价值太大了,哪能随意就交出来呢?!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保罗更狠,一下子也怒了,大吼了一声“fuck!”,然后直接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茨威格的眉心,然后推着茨威格靠在了墙角里面。

茨威格一下子灭火了,在自己的生命和一具古尸当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我一看这个,哪里还能不知道接下来我该做什么。一挥手就对着曹沅他们吩咐道:“把这女尸身上的衣服给我扒了!”

“我来!”

老白表现的格外的亢进,一脸“千万人吾往矣”的神态,撸起袖子就准备上,结果被张博文拉住了。

张博文冷笑的看着老白说道:“我看你个老小子是个变态吧?咋的,图个新鲜,想瞅瞅第四个文明纪元的女人和咱这个文明纪元的女人区别在哪?我说你丫也真是个老不要脸的,就差跟泰日天有的一拼了,啥都好奇,咋不掏出你那玩意去和驴比比大小呢?”

“你看你,啥人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老白讪讪的退了回来,虽然在竭力解释,但从那神情也能看得出来,这家伙就是打得这个主意!

我也懒得搭理这俩,就让媛和曹沅过去很快将女尸身上的衣服除去了,她撇开那张脸不说,身子袖长,肌肤如玉,往那一躺,倒还真像个活生生的女人躺在那里一样。不过,有一点曹沅还是真说对,这女尸确实是已经割去了右胸,那里还能看见大面积的伤疤,甚至肉都稍稍向下凹,骨头在那一块格外的明显,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哐!

我默默抽出了百辟刀,此时,那茨威格在一边又情绪激动起来,不断破口大骂。保罗大概也是怕他的叫骂声影响到我,所以二话不说直接在他肚子上怼了一拳头,估摸着是打到胃部了,一下子那茨威格就说不出话了,身子弓成了一个大虾米,趴在地上“哇哇”狂吐酸水。

剖尸这种事儿其实还是挺缺德的,可没办法,还是得做,于是我就对着这尸体鞠了一躬,默默告了个罪,然后才动手了,从她的心口下刀,一刀切到小腹往下的地方,百辟刀锋利无比,整个过程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阻滞,然后,这女尸的伤口就一下子翻卷开了,没有看到血,竟然有脂肪层。

此时,约莫我看起来像个屠夫,不过我本身也是一个屠夫,杀的人多了,对这些事情也就没那么反感了,上去伸手将伤口掰开了,一瞬间,一股蒙蒙青光从这女尸的腹中迸射了出来。

青光不强,甚至可以说是很柔和,很快就收敛了,然后我就看见,青光干脆是透过女尸的胃部折射出来的,这女尸腹中无血,内脏微红,在那青光的作用下,我甚至能透过她的胃部隐约看见那光源的形状,犹如一个小药瓶。

瞬间我就确定,那东西,必然是我要找的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