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一封信/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居住的地方严格意义上不能说是酒店,而是一座靠着蔚蓝盐湖而建筑的西式别墅,带着典型的东欧风格,站在别墅面临盐湖一边的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盐湖,蔚蓝的湖心与盐湖周边析出的一层浅浅的白色盐区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也算是一种奇景了。

这个地方,是哈尔施塔特这边的官家给海瑟薇安排的住处,那些随行的武士是住在一楼的,几人一间房。而我们几个全都在二楼,每人一间房,房间装修的十分豪华,显然在哈尔施塔特官家这边的眼中,海瑟薇无疑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甚至在别墅里已经安排了不少的仆人,等我们几个匆匆忙忙的上了楼以后,为了保密,我甚至将仆人也全部撵出去了,这才进了给海瑟薇的房间。临休息之前,我想在这里集结大家的智慧,将那件神秘物件里记载的东西给破译了。

让那个伟大的女武士至死都要守护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我很好奇,老白他们几个估摸着也一样好奇,对那件东西的探索欲望,甚至已经让我们几个忘记来这里的时候,一路上的种种不平静,以及那种晃似被人跟踪窥视怪异感觉。

于是,一进门,老白就急不可耐的催促道:“小天子。快把那样东西拿出来,老哥帮你参谋参谋。”

“不着急,你们先坐吧!”

我对着客厅里的一圈沙发昂了昂下巴,然后就不管老白他们几个了,解开了我身上的绷带,将海瑟薇的从我的背上放了下来,别说,就这么背着一个大活人一整天,虽说以我的体力和力量来说不成问题,但终究是行动带来了些许的不便,可没办法,因为之前海瑟薇的态度,让老白他们几个心里头仍旧有些犯别扭,所以压根儿没人肯来背海瑟薇,而且海瑟薇似乎也不想让别人来承担这个事儿,只能我来干,现在这么一解开,我自己倒是轻松了一大截,找了一个单人沙发将海瑟薇放下,这才打开了始终蒙着海瑟薇脑袋的被子,海瑟薇大概也是被这一系列的动作给惊动了,竟然从熟睡中醒来了,蔚蓝的双眼正在凝视着我,片刻后,方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我说道:“辛苦了。这一趟真的是麻烦你了。”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伸手在她脖颈上摸了摸,发现寒气已经蔓延超过了她锁骨的位置,仅仅在这路上的几天。似乎又扩散了不少,让我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不用管这些,你尽人力就好了。”

海瑟薇在笑,显得有些豁达,淡淡说道:“其实经历了这一切。我早就看开了,也不强求什么,对我来说,活着,是运气,死了,是命。”

我唯有苦笑应对,事实摆在这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对于一个只剩下头颅还算是活着的人来说,如果我跟她说什么人定胜天……那甭说她,就连我自个儿都觉得有点虚!

最终,我还是没和海瑟薇多说,让老白他们几个人凑了过来,然后我才终于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小药瓶”。这回我掌握了方法了,一拧,便将那小药瓶拧开了,然后我才终于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这是一卷高度和粗细都与人食指尺度差不多的东西,不是纸张,恕我眼拙,没能看出它是种什么材质,抚摸上去手感非常柔和,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一些西方这边常用的羊皮卷,但也仅仅是手感而已,明显不是羊皮卷,羊皮卷比这个厚实的多,年代久了也比这个硬实的多,这东西薄如蝉翼,比咱现在所用的纸张还要薄。也不知道是一块什么皮子。

不过,我也没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研究这东西的材质上,毕竟是史前超文明的东西,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研究明白的?当下,我就将之铺张开来,这一铺开不要紧,竟然拉出一副长度大约在半米左右的卷轴,上面写满了蝇头小字,密密麻麻,看的人眼晕。

如无意外。这应该是一副记载着很重要的事情的卷轴了!

可恨,我盯着那上面的文字看了半天,最终一个字儿都没能看懂,只觉得这应该是属于西方的文字了,书竖版排列,看着和蒙古文有的一拼,弯弯绕绕的,至少我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文字的!

而且,字根也是我从未见过的!

也就是说,我根本破译不了这上面记载的是什么,如无意外,这应当是那史前超文明的文字了,最后,我苦笑了起来,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人身上了。目光不禁放在了曹沅的身上,对于曹沅的学识我还是很佩服的,于是就问:“你能看懂不?”

曹沅没说话,双眼仍旧定定的看着那卷轴上面的文字,过了许久才抬头有些无奈的和我说道:“看不懂,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于这样的古文字,这好像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文字,你也知道,最早期的文字不外乎就是象形文,楔形文等,那些至少还有迹可循,可是这篇文字,完全是毫无头绪啊!”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失望,难道……刚刚找到的线索,就因为无法破译这样的文字,所以……只能以失败告终了?

我不甘心啊,很不甘心!

如果我们几个当中无人认识这篇文字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立即放弃了,须知。要破译一门从未接触过的全新文字,那需要的精力和付出的代价将会是惊人的,海瑟薇是等不起的。

至于老白和张博文他们几个人,我根本就没问,他们哥几个大眼瞪小眼,一看就不是干这个事儿的人!

结果,就在绝望一点点的侵蚀我的内心和意志的时候,一直都在旁边默默看着这一切的海瑟薇竟然开口说道:“可不可以把这篇文字拿给我看一看?”

是啊,这还有一位专家呢!

我眼睛一亮,因为海瑟薇病势日益沉重的原因。我竟然将她给忽略了,浑然忘记无论是我还是曹沅,所精通的文化大都为东方之文化,唯独海瑟薇不一样,她是西方人,对西方的古文化可谓当得起行家二字!

当下,我忙端起那卷轴拿到海瑟薇面前,因为她只有头颅还能动,所以我只能给她撑着让她方便阅读,海瑟薇也不说话。双眼始终游离在这卷轴上,微微眯着眼睛看了足足两个小时,一直等我耐心耗得差不多,就要开口发文的时候,她才终于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拉丁文!”

“拉丁文?”

出乎我预料的是,老白这一般不再文化追寻的事情上发表意见的二杆子竟然开口了,而且上来就是直接否决的海瑟薇的说法:“拉丁文就是现在梵蒂冈教堂里面还在使用的那种文字吧?那我可以很明确的说,这玩意绝对不是,以前我去过梵蒂冈。见过你说的那劳什子的拉丁文,虽然我不认识,但看字形,这东西也和梵蒂冈的拉丁文完全不一样啊!”

海瑟薇没说话,就是默默看着老白……

那眼神……

嗯,跟看傻逼差不多。

老白被看的也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就问:“难道不对?”

蓦地,我心中一动,连忙问海瑟薇:“你是说,这是古拉丁文?”

“是原始拉丁文!”

海瑟薇强调了一句,然后说道:“我面前能看得懂,这幅卷轴其实是一封信,是写给我的先祖亚瑟王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