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虎父无犬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子可给我吓得心惊肉跳,那拉斐尔此时力量如渊似海,墩儿这小瘪犊子跑过去干嘛去了?

我眼睛当时就红了,握紧百辟刀就准备冲上去,结果一步刚刚踏出,老白就一把捏住了我的手腕,当下我豁然回头看向了老白。

“你别冲动,你这儿子玄乎的很,我觉得你应该相信他,他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是你人屠和花木兰的儿子,虽然诞世不久,但不能将他当成寻常的孩童来看。我觉得,如他这般的,必然是灵智早早觉醒,有自我保护意识,如果不是能吃的死的存在,肯定会离得远远的,毕竟趋吉避凶是所有生物的本能,生命形态越高的生灵,这种本能就会越强烈!”

老白在我耳边嘀咕道:“静观其变吧,你难道没发现,拉斐尔压根儿都没察觉到你的孩子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吗?要我说,咱们不妨做好搏命的准备,一边看看那小家伙到底要干嘛。你现在动手,打草惊蛇,或许会出现让我们措手不及的变故!”

我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心里面的焦躁却始终无法按捺下来,毕竟,那是我的孩子,是我和花木兰的爱情结晶,哪怕他根本不被世俗所接受对我来说也无所谓,我爱着他啊……

但是,现在也只能忍。

一时间,场中出现了特别怪异的一幕,一旁交战厮杀如火,一旁双方对峙,沉静如水,只有一个孩童在拉斐尔身后萌萌的笑着,哈喇子哗啦啦的往下流,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我们这些大人的焦躁不安。

尤其是我,虽然我已经尽力在克制了,但是,身子还是不可抑制的在轻轻颤抖着。

大抵也是我表现的过于焦躁了吧,一直都在盯着我看的拉斐尔可能也是注意到了我的异常,于是不禁放声狂笑了起来:“人屠,你不是嚣张不可一世吗?你不是无所畏惧吗?怎么?这个时候终于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儿了?而这些,当初就是在太平洋的小岛上你给过我的,现在我只是还给你,你们这些人今天一个都走不掉。”

绝望?

真正的绝望,在龙虎山之巅我早已体会过!

我想,拉斐尔可能是误解我了,我只是在担心我那顽劣的孩子。至于对死亡的恐惧,于我而言……早已淡漠,仍旧在挣扎,只是不想吊着仇恨咽下这口气罢了。

不过,我也懒得去多说什么。心里只是在担心墩儿。

而墩儿那熊孩子,这时候终于有了动作了,也让我心提在了嗓子眼儿,我们这边的人干脆全都已经在这一瞬间做好了战斗准备,只有那熊孩子感受不到这份剑拔弩张。竟然一点点的靠近了拉斐尔,然后估摸着是对拉斐尔为什么会笑的那么张狂感兴趣,就伸出手指在拉斐尔的脖子上戳了戳。

瞬间,拉斐尔的笑声戛然而止,下意识的回过了头,等她发现在自己身后的是个孩童的时候,明显有了一瞬间的错愕,约莫对孩子的警惕性低,这是所有种族的共性吧,反正,拉斐尔没有做出特别激烈的行动。

然而墩儿可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让,拉斐尔回头看他,他还在萌萌的笑着,双手背在背后,身上就一红色小肚兜。漂浮在半空中,看着有点腼腆,别提多无害了,然后就在拉斐尔错愕的瞬间,这小兔崽子猛然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啪”的一巴掌就抽在了拉斐尔的后脑勺上!

孩童的一巴掌能有多大劲?

大抵这是所有人的共识,可现在,这一条在这里并不是那么的适用,墩儿这一巴掌抽在那拉斐尔的后脑勺上以后,拉斐尔身上节节攀升的气息顿时一滞。然后翻了个白眼,“噗通”一下就仰面倒在了地上!

“我草,干懵逼了,干懵逼了!”

老白咧着个大嘴就大笑了起来:“还是我这小侄子牛逼,居然就这么干净利落的解决了!”

不光老白乐。我现在还没回过神呢,没想到那肉呼呼的小手那么霸道,一巴掌就给人呼倒在地!

结果这还不算完,更加惊人的还在后面。

只见,墩儿满嘴留着哈喇子,一下子骑在了拉斐尔的腰上,然后低头就去啃拉斐尔的铠甲,那铠甲原本是我一刀都没劈开的,结果墩儿这一口咬上去,“咔嚓”一下竟然将那铠甲给咬碎了。露出了拉斐尔穿在下面的抹胸,紧接着他随口吐掉了嘴里的铠甲,一低头……一口,咬在了拉斐尔的胸部……

拉斐尔顿时疼醒了,凄厉的惨叫了起来。也不知道这熊孩子使了多大劲,竟然能把拉斐尔给疼成那样,怒急之下的拉斐尔运起力量就朝着墩儿打来,更出人预料的是,墩儿埋头在拉斐尔的胸部,却似乎能看见拉斐尔的动作一样,随后就将拉斐尔的手臂给拍到了一边,于是更奇葩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奶牙都没长全的小屁孩,愣是将拉斐尔一个成年人给制服了。有一种壮汉强暴柔弱少女的既视感。

反正,我已经目瞪口呆,被雷的外焦里嫩。

“妈呀,虎父无犬子啊……”

老白张着个大嘴巴,过了良久才有些郁闷的说道:“难不成这都能遗传?这股子埋头苦干。不问是非的劲儿,简直就是他爹的翻版啊,真是虎父无犬子,什么样的藤结什么样的瓜……”

摆明了,这老王八蛋是连我也给骂进去了。

不过这时候也不是和老白扯犊子的工夫。对他那张又黄又臭的破嘴我也是习以为常了,我的视线更多的还是停留在拉斐尔的身上,毫无疑问,现在就是斩杀拉斐尔最好的时机,这女人现在体内有两尊大帝的力量精华,如果被她活着离开这里,日后必为我心腹大患,那时候墩儿都未必能制住她,斩草除根是最好的方式。

当下,我快步朝着拉斐尔那边冲了过去。老白他们几个虽然被墩儿雷的不轻,但是脑子应该是清醒的,更应该明白这时候我想做什么,当然是竭力配合了,跟着我一同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此时,那些吸血鬼死伤殆尽,我这边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那边的战况已经无法影响我们了,所以我没有受到任何的抵抗,很快我就已经冲到了拉斐尔的近前。

“你又一次失败了。”

我只和拉斐尔说了一句。然后连同老白他们几个一起朝着拉斐尔出手,欲合力将拉斐尔击毙在这里。

“啊!”

拉斐尔顿时疯狂的尖叫了起来,伴随着她的尖叫声,一个血色光照轰然打开,将她和墩儿笼罩在了里面,显然是想把我们隔绝了,专心应付墩儿,还别说,她撑起的这血色光罩防御力非常惊人,任由我们几个如何打击。都始终不能将之击破。

而拉斐尔,也始终无法逃脱墩儿的压制,伴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流失,拉斐尔的面色也在一点点的苍白,我能感觉得到她体内的力量正在不断流失……

“这孩子好像是在吞噬拉斐尔身上的祖血啊!”

忽然。洛凰满是震惊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不,准确的说,这孩子是看上了拉斐尔体内的那两位大帝的力量精华,所以才吞噬的。”

难怪这小子之前垂涎三尺!

敢情,是他早就感应到了拉斐尔身上的祖血的力量,在惦记着这个呢!

只是……吞噬就吞噬,干嘛用这样的方式!

我心中在想什么,洛凰当然知道,就支支吾吾的回应我:“可能是孩童心性吧,毕竟孩子对奶壶什么的有种天生的亲近感,或者是……比较好下嘴?”

“……”

我听得无语,只能苦笑,看着拉斐尔也有些怜悯了,被墩儿盯上,也不知道她最后还能剩下多少力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