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陨神战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什么意思?”

我被洛凰搞懵了,一会儿是信誓旦旦的让我必须去见那位至尊,认为那是一位故人,可能会给我们行个方便,一会儿又是改变主意了,说千万别去,这态度反反复复,一时就连我也有些琢磨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了,干脆就在心里面问她:“你说的这个至尊到底是谁?!”

洛凰没说话,我一连问了好几遍,才终于“啊”的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刚才似乎是失神了,然后她才有些为难的和我说道:“算了,你也别过于执着于这个,其实是我前后所猜测的有了误差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一听这个至尊如此喜爱汉学,甚至要求所辖区域内所有生灵开口即讲汉语,这样的人……我能想到的不多,绝大多数都已经逝去,唯有那么三三两两下落不明,应当未死。我猜测或许这里的至尊可能是那下落不明的几个人其中之一,不过仅仅也是可能罢了,所以才觉得你应该去确定一下她的身份,毕竟那几个下落不明的,全都是我与墨桀的好友,断然不会对你不利,而且会出手助你。

可是……现在她竟然如此背弃太古盟约。甚至纵容拉斐尔去复仇,可见,她对于太古盟约是心中有恨的,那么……她对你,对于一切的拥戴太古盟约的人,都是抱着深深的恶意!

喜欢汉语,却仇恨着太古盟约……这样的人。有,而且只有两个,他们两个按说应该早就已经出事了,非死即残,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洛凰与其说是在解释给我听,倒不如说是自言自语,似乎在说服她自己,过了良久,才猛然咬牙说道:“算了,可能只是我多想了,我不相信他们还能活下来,浩劫当头,强梁已坍,猢狲皆迎于狂潮浪头,到头来谁真的能躲得过去,我不信他俩还完整,还能统御这许多种族!小天,多余的你还是别问了,如果我真的不幸猜中,这里的至尊就是他们中的一个的话,那这一次海瑟薇你也别救了,先顾着自己逃命!反正,话我就给你说这么多了,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这个至尊绝对不是你的朋友,因为对方敌视太古盟约,你只记住一条就行了,当年扶桑山下的太古盟约得到过所有人的认同,无奈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个盟约就被很多人所唾弃了,而这些唾弃太古盟约的,全都是你的敌人,见一个杀一个,不要手软,如果打不过,你掉头跑就行了,就这样吧,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说完,洛凰就蛰伏了下去,再没说话,无论我如何问,都不肯再说一句了。至于那个她猜测的人到底是谁,却从始至终未置一词,搞得我都有点郁闷了。

而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胳膊忽然被拉了一把,顿时我惊醒了过来,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方才我和洛凰在内心中进行沟通过于投入了。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一座颇为高大的屋舍前,拉住我的就是那吸血鬼老妪。

“这边是寒舍了。”

老妪嘶哑着喉咙与我说道:“有什么话我们还是进去聊吧,这里不是很方便。”

我知道老妪的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她已经说服了那些吸血鬼,但要彻底化解仇恨,怕是不大可能的,而我们之间要说的问题。肯定是涉及到了诸多忌讳之处的,如果让那些吸血鬼听了去,恐有不好的影响,遂,我跟着老妪进了屋子。

这屋子里陈列颇为简单,大都是一些木头粗制的简单家具,桌椅不足,最后我们干脆席地而坐,而老妪则去了另外一个屋子,应当是卧室,不一会儿就端着一盘血红血红的小果子出来放到我们面前,让我们尝试一下。

那血色的小果子我完全没见过,哪里会碰?

老妪也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见此一幕,大约是猜到了我们心里头在想什么了,顿时笑道:“几位不必疑心,老太婆深知几位道行高深,有屠军之力,要不然我族大军也不会遭此厄难,如今几位来了我们这里,没有率先发难已经是仁慈。也是我族的幸运,老太婆怎么还敢贸然加害几位?至于这果子,其实也是这地方的一些物产,此地虽然不见天日,然天工造物,鬼斧神工,其奥妙不可揣度。便是在这地方,也依旧会有植物,亦能耕种一些特殊的作物,养育着这地方生存的诸多种族,我族其实也没有外界所说那么邪恶,虽说嗜血,但也是一些心性不正的不肖子孙才会做的事情,其实大多族人还是淳朴的,我们在此城向南的宽阔区域内耕作,也吃五谷,更吃浆果,几位客人还是不要带了偏见才好!”

这老妪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都看着我,很是真诚,我忽然有点庆幸当初有了一念之仁,没屠了这座城,要不然恐怕我内心将会有负债,一时间心里的防备也更松懈了一些,便拈起一颗果子放入口中尝了尝,别说,还真是有点滋味儿。

不过我已逆天改命辟谷,口腹之欲没那么重,所以也是浅尝辄止,倒是老白跟个傻逼似得干脆将老妪拿出来的器皿都夺了去,咧着个大嘴一边傻乐一边往嘴里塞浆果,吃的满嘴流红汤,看着像是大街上的瘪三,哪里有个高手的样子?那老妪都愣住了,估摸着也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实在的人,吃的兴起了连鞋子都蹬掉了,一边抠脚一边吃,还真拿这当成自己家了,我估计那老妪尴尬症都犯了。

丢人啊!

我心里悲呼一声,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老白稍稍注意点,也将那老妪唤醒,然后我直入主题,直截了当的问道:“老人家,其实我们来这里,目的简单的很,唯有一样——寻找当年亚瑟王所使用的那把胜利之剑的下落!与贵族之间的冲突,说白了其实就是临时事件,我们根本不准备和这里的任何种族冲突!”

“胜利之剑!?”

老妪豁然色变,仿佛那胜利之剑犹如老虎一样,吓得她原本就苍白的脸一下子更加苍白了,几是失声说道:“你们竟然是来寻找胜利之剑的?!”

怪了!

这老妪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表现的特别的淡定,我提到胜利之剑,她算是头一次变色!

当下,我就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老人家?难道胜利之剑不再这里吗?这里……难道不是当初双子国中的一国。东帝国的旧址吗?”

老妪失神,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自言自语的讷讷说道:“灾难……灾难要来了吗?”

后来,我推了推她,她才总算是惊醒了,然后我就有些郁闷的问道:“灾难?老人家您说的灾难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胜利之剑难道在这里吗?”

老妪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眼中分明闪过了一丝厉色,好像不如方才那么友好了,不过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那厉色就消失不见,而后她才叹息一声说道:“看来您的情报搜集的非常准确,没想到时隔数万年,还有人记得曾经辉煌到极点的双子国,还能想起当年的东帝国之殇,我原以为……这里的一切,早已经全都被岁月吞没了,世间也遗忘了这个被神灵放逐的地方。好吧,您说的不错,这里。确实是曾经的东帝国的遗迹,也确实是亚瑟王和他身边的贤者梅林大法师战死埋骨的地方,胜利之剑确实在这里!”

一看老妪给出了确定的答案,我顿时激动了起来,忙问道:“那么胜利之剑的具体位置,你知道吗?”

老妪点了点头,道:“在禁忌战场。当年亚瑟王与梅林大法师就是战死在了那里,胜利之剑也肯定在那里!”

我已经被狂喜吞没了,这一路能来到这里,其实我完全是碰运气的,有关于阿尔卑斯山里存在的远古超文明,迄今为止,世间没有任何确切的文字记录。我们也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内容,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全是因为海瑟薇的问题被逼上了绝路,硬着头皮找来的,没想到还真是让我们给找到了,而且还找到了确切的位置!

不光高兴。我能看得出,曹沅他们几个脸上也都是喜上眉梢。

因为……这一次我们所寻找的这个文明遗迹,确实如老妪所说,它已经被时间和历史给遗忘了,能找到,一分辛劳,两分胆大。七分运气,搁谁把这样的事情做成了不高兴啊?

谁知,就在这是,那老妪忽然开口问我:“几位难道真的要去那远古的战场吗?”

这一声算是惊动了我,再看老妪,她脸上爬满了为难与惊恐,这样的神情于我而言真就像是一盆冷水一样,一下子把我的兴奋和喜悦冲的是七零八落,整个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想想自从说起胜利之剑,这老妪就忧心忡忡,神色之间多有异常,好像胜利之剑是什么不可触碰的存在一样,于是我就问:“既然胜利之剑是在那所谓的陨神战场,我必然是要去走一遭的,实话跟您说,我这里也有一桩积结了好几万年的恩怨需要去了结一下,所以这一遭怕是躲不过去的,可我看老人家您说话的时候多有异常,好像这胜利之剑上藏着什么莫大的秘密一样,只是对于这些我们不知,还请您如实相告。”

说完,我对老妪拱了拱手。

“虽然知道是多此一举,可是我还是想奉劝几位一句,如果事情还有一点点转圜的机会,就千万不要去寻找那所谓的胜利之剑,那是一条有死无生的路啊,没有一点点的机会的!”

老妪脸上涌现出了不加掩饰的惊恐:“几位虽然是寻找到了东帝国的旧址,可是对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你们又了解过多少呢?只知道这里发生过一场战争?可是……战争的过程呢?你们又知道多少!我就和几位实话实说吧,胜利之剑上其实没多少诡异,有诡异的只是那陨神战场,那里现在恶魔横行,就算是至尊都不敢深入陨神战场,只能呆在右卫城里面,就几位的这本事……如果深入,一旦遭遇恶魔,如何能活?!”

恶魔?

至尊都不敢深入?

这一系列的关键词提起了我的注意,我眉头也不由自主的轻轻蹙起了,道:“老人家,麻烦您还是和我再仔细说说这个中的关键吧,这里……到底曾经发生了什么?那些恶魔又是什么?陨神战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