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老白的悲惨遭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特么坐在石头上了吧?”

张博文斜眼看了老白一眼,顿时揶揄道:“行了,别逼逼,赶紧起来,准备动身走了,这地儿还是不安全,一天不进入帝都就一天没个安生的时候,丫别傲娇了,没事谁戳你腚眼啊?你自个儿说说从进入长白山开始到现在多少时日了,你洗过腚没?还整的跟自己挺招人稀罕似得,我跟你说,你那腚是咱这拨人里最恶心的腚,见过你自己逆天改命时候那样儿没?草,放屁就放屁,还特么有夹带,谁乐意碰你啊?卖腚去都没人要的主儿!”

“哎,张博文,你啥意思?”

老白不乐意了,说道:“老子就感觉腚眼子被戳了戳,所以唠叨一声咋的了,你还埋汰个没完了是不是?催个毛啊催。真是……跑了这一路了,休息会还不成了?你不是人感觉不到累,可老子知道啥叫累啊!”

这俩……

我没脾气了,忍不住苦笑道:“我说老白、张哥,你俩能少说两句不?!别吵吵,收拾收拾准备走了,这里确实不大安全。我总是担心那至尊会撵上来。”

说着,我看了看这山顶四周茂密的树林,奇形怪状,都是些秽土里生出来的植物,怕是这里当年也是大屠杀的地址,想想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这里对着帝都的城门。如果在这里进行屠杀的话,帝都城头的守军必然能看到,同胞被屠杀,不被激怒才怪。我估摸着,这地方当年杀的人恐怕是最多的,所以长出来的秽土植物枝繁叶茂的很,如果林子里钻进去点什么的话。怕是我们根本是察觉不了的,而在这地方,我的感应能力也因为当年梅林大法师的禁咒被无限度的削弱,基本上等于睁眼瞎,也就是说,在这地方即便我身边存在着危机我也感觉不到,简直是一堵危墙,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虽不是君子,也不想在这里多耽搁,还是早早离去为好。

老白看我看四周,他也就跟着看,他不傻,肯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所以倒是没再磨叽,摆了摆手双手撑着地面就准备起来了,结果,还不等他的屁股离地,老白的眼睛就豁然瞪得溜圆,看那情形眼珠子都差点儿凸出来,然后屁股上坐上钉子一样,“嗷”惨叫了一声,整个人“嗖”的一下子立了起来,一张脸涨成了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喂。”

张博文奇怪,就戳了戳老白问:“哥们,咋的了?这是被人煮了啊?”

老白没回应,捂着腚一个劲儿的吸凉气,过了许久,才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从牙缝里蹦出了三个字:“千年杀……”

千年杀?!

我有了一瞬间的错愕,最起码那一瞬间我是懵了一下,然后才一下子反应过了老白说的这千年杀是个什么玩意,其实就是双手并拢,然后用食指和中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在别人腚眼上捅一下。那玩意相当销魂,挨上一下子感觉肚子里面的肠子都抽在了一起,真是死去活来的!

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啥滋味儿,因为老子就试过千年杀!葛中华那老头子到老了就是一个动不动就爱玩千年杀的老不正经!小时候我趴炕沿看书,看的入神,屁股也是撅的老高,那老不正经的就给我来过一记千年杀。然后我在哭他在哈哈大笑,从那时候我就记住了那老家伙的丑恶嘴脸,所以每逢别人说他英雄一世的时候,我都没办法把别人口中的那个老英雄和我眼中那个一个千年杀把孙子整哭他自己乐得死去活来的老不正经联系在一起……

现在,老白这是平白无故挨了一记千年杀?

看老白那销魂的表情,好像是的。

我下意识的朝着老白坐过的地方看去,其实那里也没啥。就是一个小土丘,只不过那小土丘松软的很,仿佛刚才有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冲破了土壤一样。

这土里有东西!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一个千年杀差点给老白整死,可想而知那一下子有多大力道,虽然方式令人哭笑不得,但可见这地下的东西怕是不凡的,所以我渐渐抽出了百辟刀,一步步的朝着那小土丘走了过去,是什么玩意,揪出来看来便知!

结果,我这头一动,那钻在小土丘里面的东西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竟然也动了,以极快的速度朝远方冲去,一股脑儿就消失了!

当下我就准备动身去追,不成想根本轮不到我,老白比我更加积极,当时只听老白怒吼一声“卧槽”,撒开双脚就追了上去,那速度真不是盖得。看来那一个千年杀是真的给老白惹急眼了,其实看看老白的背影也知道那一下子多酸爽了,老白追上去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的衣服都破了,红裤衩子都能看见,可想而知力道多大,狂怒之下速度都较之平时不知道快了多少,一眨眼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这……”

曹沅有些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无奈说道:“老白也太不懂事了,现在情况诡异,赶紧动身去帝都才对,他怎么还追着那东西跑了!”

“那是你不知道千年杀啥滋味儿,真就跟在腚眼里戳了一筷子红油辣椒一样,十分酸爽,搁你挨一下恐怕也得上去拼命!”

我苦笑一声,道:“行了,大家都戒备,等等老白吧,这地方奇怪,逆天改命后的感应力量在这里完全没用,方才我和老白人就在这儿,都感觉不到地下有东西。不得不谨慎!”

有了老白的悲惨遭遇,我们几个也不敢再往地上坐了,万一再挨一千年杀也犯不上不是?我们几个稍稍分散了一些,但又没分散的太远,环视四方,全神戒备。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吧,老白才终于回来了,手里赫然拎了一不明生物,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等他走近一看,原来他手里拎着的竟然是一个……侏儒?

没错,这是个人,只不过身材极其矮小,甚至都不到一米,但是却生的极其粗犷。身子壮硕不说,满脸的络腮胡子,手里面拎着一大锤,脑门子上扎着一发髻,老白就握着人家的发髻提溜着对方,走上近前顿时阴沉着一张脸说道:“还真他妈是不怕粗短,就怕细长啊,你瞅瞅这丫长的这逼样?又粗又短,但这力量却大得很,一下子就送老子坐了云霄飞车,这个酸爽啊……”

“这……好像是个矮人啊!”

忽然,曹沅说了一句,走上去围着老白抓回来的那东西转了两圈,最后很肯定的说道:“没错了。这肯定是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矮人了,不是侏儒,侏儒是咱人类先天发育不全的存在,本身力量不大,不可能把老白折腾成那样,你看这玩意身上的肌肉,很有力感,怕是力量虽然不及身具龙力的小天也差不多了,侏儒可没有这样的力量,必然是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矮人一族,也就是说,这家伙……可能是右卫城来的!”

我眼皮子跳了一下:“你是说……至尊已经来了?”

“应该不是吧……”

曹沅看了四周一眼,道:“至尊来了,这地方哪里还会这么平静?恐怕早就已经折腾咱几个了,我估计可能是来途径这地方的矮人,钻在地下,老白一屁股坐在了人家头上,人家戳他腚他不起来,最后干脆给他来了个千年杀……”

“草,老子才不管他是矮人还是侏儒!”

老白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你们给我摁住他,老子也要给他来俩千年杀让他尝尝啥滋味儿!”

“老白!”

我低喝一声,制止了老白,然后倒提百辟刀朝着老白那边走了过去:“不管怎样,这家伙既然是来自于右卫城的,那说明咱现在这地方在右卫城的监控之中,不能久留了,先宰了他立马上路!”

“不行!”

老白还真是红了眼了,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一个劲儿的说:“不给他来俩千年杀老子不甘心!”

这下子……我也没脾气了……

也就是这时候,异变陡生,那个被老白拎在手中的矮人竟然忽然叽里呱啦的大吼了起来!

“啥?”

老白愣了愣神,低头看了那矮人一眼,道:“丫别逼逼,今儿个这俩千年杀你没跑!”

“你们想杀我?”

那矮人被老白拎在手中,却丝毫不慌。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涌现出了一丝冷笑,张嘴说起了中文,一字一顿道:“老瘪三,你竟敢坐在我头上,我对你已经非常客气了,说实话,你的屁股真的很臭!既然不服。那咱们就单挑,我,矮人的首领,神圣之锤岩石向你挑战!”

“去你妈个锤子!”

老白破口大骂:“还跟老子单挑?今儿个老子不拿千年杀给你怼出屎来算老子的!”

说完,老白一把将那个叫岩石的矮人摔在了地上,一时那矮人的锤子都丢到了一边整个人趴在了地上,然后老白狂笑一声,大吼“千年杀”就朝人家腚冲了上去……

也就是这时,异变陡生!

这矮人岩石明显也不是个善茬儿,被摔在地上以后根本没往起爬,反而一抬腿狠狠劈在了丢在一旁的大锤锤柄上。

嗡!

那大锤一下子飞了起来,好死不死的,老白岔开双腿狂笑着正好经过那大锤,而且那大锤就在他裤裆下面,这么一来,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那大锤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砸在了老白裤裆里,那一瞬间老白脸上的笑容凝滞了,整张脸都绿了,嘴巴大张着,一个趔趄,一头栽在了岩石的身上,脸还是对着那岩石的屁股的。

那岩石也是个缺德主儿,“噗”的对着老白的脸崩了个屁,然后狂笑着爬起来就跑,临走还不忘记带上自己的锤子……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们几个都没反应过来呢,老白就捂着裆部趴在地上了,满地打滚,看着都疼,近乎艰难的说:“你们是傻逼么,还不去追那孙子……”

还追个屁!

我蹬了老白一眼,一挥手大吼道:“你们几个给我带上他,然后咱们赶紧走……”

这地方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在告诉我,这里非常不安全了。

谁知,张博文刚刚扛上老白。我们旁边的小树林里就陡然传来了沉闷悠远的号角声,那号角声我听过,分明就是一些古装电视剧里战场上宣告进攻的战争号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