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围攻/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不掉?

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至尊已经来了,而且还是一个完整的大帝,摆明了就是针对我来的,这样的情况于我而言还是头一次遇到,我也是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应对法子了,我们当中连个完整的圣人都没有,遑论去面对一个完整的大帝了!

所以,我干脆没说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多说可笑,不如一战,能突围那是我的运气,不能突围我也横刀血战过,死的有个男人样!

从始至终,我的双眼都没有脱离那位至尊,她也不回头,就是站在那里,只等老妪的话音遗落,就缓缓举起了右手,然后右手斜向下狠狠一劈!

这一手,犹如挥动了手中的长刀,摆明了就是进攻的信号。

“喝!”

顿时,周遭已经将我们一行为包围的各族武士口中就发出了排山倒海般的怒吼。尤其是那些兽人,似乎是这当中最为嗜血好战的,脾气暴烈,至尊那头刚刚下达命令,这些兽人就第一时间鱼跃而出,列成四排,从我们四面聚拢而来,一步步的收缩包围圈。他们左手持着厚重的巨盾,右手提着长枪,昂首挺胸的不断挺近,齐齐践踏大地发出犹如雷鸣一般的声音,身材高大,武器的规模也是格外惊人,当真犹如在我们的四面砌起了坚不可摧的围墙,难以逾越,这样的气势怕是都足以让寻常的敌人胆寒了!

我不知道这至尊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些人这么憎恨,上来就要绞杀我们,好歹她也曾经是第四纪元的人类文明的守护者之一,按说不应该将我们当成敌人的吧?不过,这不重要,为今之计,只能死战!

“我在前,老白在后。张博文在坐,曹沅再右,媛和姐在中间照看墩儿,随时支援!”

我怒吼一声,顿时,我们这边的几人聚拢在一起,背靠着背,彼此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形势。这样的方式其实应对的这样的剿灭式围攻是最合适的,不过也最容易出问题,一旦打起来必须得彼此信任,否则,一方出了问题,必然会牵连到他人,不过,我和老白他们彼此依存配合了这么久,我相信他们能顶得住,我不倒下他们必然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小天,你仔细听我说!”

忽然洛凰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很是凝重与认真:“此战,我和墨桀不能帮你了,而且,你绝对不能用杀气,你听懂了没有?否则,你必死无疑,这位至尊……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还活着,而且还保持着完整的修为,你也真是倒霉,她是我最不希望你碰到的人之一,至少,目前来说,她是我最不想让你的碰到的人,因为你还没到火候!你要记住我的话,这是你唯一的生机,我觉得她现在的进攻可能仅仅是个试探,对于你是谁,她可能也就是旁敲侧击的从拉斐尔的口中了解了一些,仅仅是有一点点的猜测罢了,让手下围攻你。也就是验证她的猜测!不过,她这人嗜杀成性,但是却绝对不会枉杀他人,只要你装的好,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一旦我或者是墨桀真的暴露在她眼前,你自己的杀气也暴露了,那她会亲自对你出手。到那时……你怕就是真的……没活路了!也难怪三清说你这一次来这里其实根本就是赌命来了,还是三清谋算的深啊,怕是那老家伙早就知道她在这里了!”

青龙朱雀不出,杀气还不能用?

我看了眼正在一点点的朝着我迫近的那些身材高大,至少在两米开外,手持巨盾长枪,浑身肌肉就跟要爆炸似得兽人,顿时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吐沫——这尼玛的还打个毛线啊?!让老子去和那些兽人单挑?不。准确的说,是群殴,人家殴我一个!

不过,洛凰的话我也不得不听,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头问了一句:“这个至尊到底是谁?”

“她是……”

洛凰张嘴就要说,谁知,就说了俩字儿就没下文了,我又要问,却在这是用眼角的余光隐约看见那至尊的身子动了动,侧了侧脸颊,似乎在倾听。

靠,难道我和洛凰在我的内心世界里面对话她都能听到?

八成是了,要不然不至于给洛凰吓成那样。

有了这一出,我对那个至尊的身份是更加好奇了。

不过,显然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琢磨了,因为此时那些兽人已经突进到我面前不足十几米的地方了,那些兽人高大的身材犹如大山一样,遮挡了我的视线,透过那些巨盾的缝隙,我能看到一张张兽脸,有的如狼,有的似虎,千奇百怪,但是他们的眼神里却透露着凶残。离得近了,我甚至能听到他们的沉重呼吸声,口鼻之间更是吞吐着白雾。

“吼!”

终于一个满头金色长毛,长得脸就像是狮子一样,身材格外的雄壮的兽人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吼,率先朝着我发起了进攻,他将巨盾顶在身前,长枪端平。疯狂的朝着我冲了过来。

去你妈的,不能用杀气,老子至少血肉之中还有龙力,还能一拼!

当下,我口中亦发出一声怒吼,直接迎了上去,先是一侧身躲开他那一枪,然后用右肩猛撞他持于身前的巨盾!

哐!

霎时间,他手中巨盾发出了巨大的轰鸣,登时被我撞击的连连后退,石盾上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我此时也是暗暗心惊,那一下子撞的我都肉身轰鸣,明显这兽人的力量可怕的很,难怪一直都有兽人成群能屠巨龙的说法,这力量上确实惊人,估摸着一个兽人得单挑一拨人类壮汉!

不过。这些念头也就是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罢了,在将那兽人击退后,我看四周兽人正在聚拢过来,八成是要将我包围的,然后我干脆心一横,又一次朝着对方冲了上去,举起手中的百辟刀猛砍,那兽人行动还是不如我敏捷。只能用巨盾来顶我,可惜那巨盾方才已经出现了裂痕,我这一刀过去,只听“铿”一声,直接就将那巨盾给力劈了,连带着将那兽人持盾的手都一刀斩落!

噗!

霎时,鲜血飞溅,然后我就准备上去一刀结果了他,不曾想,这兽人比我想象的要嗜血好战的多,方才被斩落一只手,连声惨叫都不发出,竟然怒吼着就朝我冲了上来,绝对当得起悍不畏死四个字,也彻底打断了我的进攻节奏,没办法。我只能朝他胸膛刺出一刀,希望破他退后一些,我好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

谁知,这兽人还是不依不饶,竟然用自己的胸膛来拥抱我手中的刀,在我一刀洞穿他的胸膛的瞬间,他也一把将我给抱住了!

“撒手!”

我怒吼,欲撑开他紧箍我的双臂,可恨不等我崩开他的双臂,四周数不清的持盾兽人就已经贴上来了,噼里啪啦的就用手中巨盾将我给顶在了中间,一时,我根本无法动弹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兽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朝着我刺来!

这些兽人力量极大,一枪刺来,肯定能突破我的肉身防御,将我乱枪刺杀在这里!

他们的难缠程度,远远超乎我的想象,近战如果不用杀气,我根本没办法在他们的阵营中纵横,可恨现在听了洛凰的话,我也没办法用杀气,只感觉死亡就在眼前,情急之下。我也是狂怒了,口中发出怒吼,奋力用双臂顶着四周的巨盾,尝试着将这些巨盾给撑开,一身龙力完全爆发,骨关节发出了嘎嘣嘎嘣的响动,肌肉中隐隐传来了龙吼声,力量一下子彻底激发开来。

然后,我双臂猛然一振,“轰”的一下,彻底将这几个用巨盾将我顶在中间的兽人给崩开了,然后飞起一脚将抱着我的兽人给踢开了,方才那一刀我已经刺入了它的心脏,再加上他的同伴过来用巨盾顶住我的时候,连他也一块顶在中间了,那力量可是不小,搁谁谁能受的了啊?就是那一下子,他就已经气绝了,这时我再踢开他,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大阻碍。

这一下子我算是彻底破坏了他们的有组织进攻,一时间,这些兽人的阵脚也乱了,然后我就像是发狂了一样,肉身之中龙力狂飙到了极限,举手投足之间肌体中隐隐有龙吟,左冲右突,完全是在用肉身与那些兽人的巨盾在抗衡,每一次进攻都是撞碎他们的巨盾,然后一刀斩下它们的头颅,这回我也学聪明了,再不会和他们纠缠,不动则已,动则必杀,否则刚才的教训还会又一次发生,这些兽人近战太粘人了。

其实,如此战斗,我是在消耗自己的身体底子,每一次将龙力完全挖掘出来战斗,都是伤敌七分,自损三分。简直与激发了潜能没什么区别,可没办法,眼下的情况,我也只能如此了,一时间,我脚下踏着不少的兽人的尸首,整个人亦是浴血!

因为这些兽人实在是过于难缠了,我看得出,老白他们那边虽然也已经竭尽全力了,但还是打的有些吃力的,没办法,横的也怕不要命的不是?这些兽人的战斗素养很高,就是一群不要命的,而且还是我见过的最有组织的亡命狂徒,好在,媛和林青在内线很快酝酿出了巨大的杀招,一时间,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疯狂的倾倒在了战场上,那些兽人被炸得血肉横飞的,局面总算才一点点的扳回来一些……

而我,这时候终于是轻松了一些,有了功夫,隔着大老远远远朝着那至尊看去,却发现那至尊不知道何时竟然回过了头,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她的脸上是一团模糊的,只有那满头的白发在昏暗的环境中乱舞,十分的扎眼,一身黑色的重甲闪烁着冷光。

我看不见她的五官,但是却很明显的能感觉到她在看我。

“有点意思……这是吞噬了龙元精魄以后的龙力么?”

似乎是她感觉到了我在看她,第一次开口了,声音很好听,可真的是太冷了,这个冷和花木兰那种冷不太一样,是一种漠视,一种对生命的发自于骨子里的模式,所以才让她有了这样的冷意,不过她语气里却多出了一分兴致,淡淡说道:“倒也算得上是一个猛士,不过为什么我觉得你总是故意在收敛着自己的力量呢?你应该是这些人中的首领,可这里头却就数你弱,如何号令他们?莫不是你觉得我的这些属下不争气,你不尽兴?也好,你接我一招,如果能活下来,那我就放过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