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进一步,恩断义绝/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嘞您呐,还让人活不了?

一尊完整的大帝也就算了,还是四方之神之一,大帝中也是属于那种强者级别的?

当时,我很明显的能感觉到自己腿软了一下,眼睛也花了一下……

没错,我怂了!

血气冲天也搁不住力量差距太大啊,这简直就是一趟无法逾越的鸿沟,我葛天中甭说背上插了俩朱雀双翼,就算是屁眼子里都钻出了螺旋桨来回划拉也不好使啊,说飞不过去就是飞不过去,因为那差距的鸿沟堪称天堑!

所以,与其巧言令色,不如沉默,于是我得知了至尊的真实身份以后,干脆不说话了。

谁知,这太篱也是得理不饶人主儿,没准儿也是我的态度不知道又怎么触碰到了她敏感的地方,顿时,她身上的怒意更加凛冽了一些,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正所谓这大帝一怒,天地色变,她这头情绪有了波动,顿时这山顶上就平地刮起了红毛风,几乎是围绕着她旋转的,扰乱了她的满头白发,四周森寒。一片肃杀,甚至我都能隐隐闻到血腥味,也是被震住了,心说这西方白虎难怪被人称之为杀神,这不知道到底是斩杀了多少生灵才会有这样的威势,一怒之下,天地间凭空生出了血腥味。分明就是踏着尸山血海走来的,要说手上沾惹的人命,恐怕我这个被世人骂为人屠的都不及她万分之一!

此时,她虽然面容犹如三清道人一样被禁忌手段给遮挡住了,但我仍旧能感觉到她在注视我,在那一团模糊后,注视着我的是一双冰冷的眼睛。这仅仅是我的直觉,但走到我这个地步,直觉也是非常准确的,想来没错,她的眼神必然是毫无感情的,杀心恐怕不是一般的坚定。

在如此可怕的杀意针对下,我汗如雨下,感觉就像是被泰山给镇压了一样,短短片刻,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这时候太篱才终于开口了,我身上的压力顿时轻了一些,然后就听到了她带着些揶揄味道的冰冷声音在我的耳畔缭绕,似乎她正在冷笑一般:“呵,还真是懵懵懂懂呢……看来果然把一切的都忘得干干净净的了,竟然连我都忘记了呢,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一转眼连曾经对我做过了什么都忘记了?当年在你的身边,我可是百般受宠来的,莫不是这天下男人皆是锦衣薄幸郎,你也不例外,当年弃我如敝履,而今干脆是连人都认不得了么?”

这话说的……

这特么未免也有点太劲爆了吧!

咋说的就跟我没管住自个儿裤裆里的鸟,一不小心飞到了她那儿,给她祸害了一样!

而且,似乎祸害完了以后还干脆来了个翻脸不认人,拎起裤子掉头就走!

反正,听这太篱的意思,好像就是那么回事儿,也不知道她是意有所指、指桑骂槐呢,还是我真就跟她发生过什么不可见人但是却很快乐的事情!

但无论怎样,从现在这情形来看,我和她之间必然是有些什么我所不知道的恩怨过节的。

当然,肯定不是这一世,这一世我肯定是不认识她。这个我很确定,就算是认识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因为从见到花木兰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能力和兴趣去喜欢别人了,去爱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消耗心力的事情,真的爱过,分开做不了朋友。在一起无法分心将爱给他人,因为爱情这玩意本来就是自私的,心里住了一个人就劈不开了,能一脚踩俩船的,要嘛两个都不爱,要嘛没心,这些都不过是我的臆测。反正今生我不可能在爱他人这是必然的。

要我说,即便招惹了这太篱,怕也是我前世干的好事!

而且,应当不是那个被我吞噬掉的前世,就我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我自己不只是轮回了一次,可能会是很多次,而就是在这某一次轮回中,我招惹了四方之神。

仔细回想,除了洛凰,无论是墨桀还是这太篱,与我相见的时候都似乎不是那么友善,想来想去,怕是也不知道我的哪一世干的好事儿,一股脑儿把四方之神给得罪了个光。

尤其是得罪太篱的这手法,简直是在给我拉仇恨,而且是死仇那种!

当然,想归想,我心里有了数也不能承认啊,于是我干脆昂头看着她,直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间似乎不认识吧?虽然您是强者,掌握着生杀大权,但这世间总归是有一个道理在的,要杀我总得有个理由……”

话还没说话,墨桀就忽然抬手制止了我,一点点的将我推到了后面,同时他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小天。不用和她多说什么了,你不了解曾经种种,还是交给我吧,不过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首先,她是一个完整的大帝,与我和洛凰不一样,认识你的时候我们已经无力杀你了,所以只能和你和谈,争取了时间,至少你有时间来证明自己,改变我们对你的看法我!而现在你和她,完全是不对等的,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其次,当初种种。便是圣人精力了也会变成魔鬼,每个人都失去了很多自己所珍视的,都已经变态了,那可是不死不休的血仇啊,要化解,真的很难,怕是太篱等这一刻已经等了无尽的岁月了。但愿……她不要太过分吧,否则,今天咱们怕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说完,墨桀再没有搭理我,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而后与洛凰对视一眼。便一步步的朝着太篱那边走了过去,而太篱也看到了墨桀之前阻止我的动作,倒是没有在说话,估摸着也是等洛凰和墨桀与她交涉。

说实话,这时候我心里还挺不是个滋味儿,我知道,接下来他们三人所谈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我的生死,而且以太篱这等大帝的手段,恐怕能直接给我磨灭的干干净净,连去修炼者死后该去地方的机会都不会有,这种生命被别人掌握的感觉,换了谁谁会喜欢?

可没办法,我得忍着。按捺着……

洛凰他们三人之间的会面,犹如一场世纪会面一样,来的有些艰难,太篱未动,一直在冷眼看着墨桀与洛凰,或者说正在扫视着我们这边的所有人,防止我们当中的某一人逃脱,而墨桀与洛凰的脚步则分外的慢,仿佛,他们也在为即将到来的谈判忐忑。

可是,走的再慢,也总会又见面的时候,毕竟距离就那么一点!

终于,洛凰和墨桀站在了太篱面前不足十米的地方。

“大哥。二姐,话我不多说,曾经发生了什么,你们比我清楚,我失去过什么,你们也很清楚,甚至我所承受的痛苦。你们也都有着类似的感受,所以,劝说的话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吧?!”

太篱很直接,也很粗暴,上来就直接说道:“好歹我们曾经也相交一场,做了一回兄弟姊妹,所以我今天也不会因为你们先前选择他而直接动手,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这也是最后的选择机会了,要嘛,你们站过来和我一起,我们砍下他的头颅一泄心中这口憋了太久的愤懑之气,要嘛,你就继续站回去和他一起。我不会留情,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说一不二!”

“真的没有一点可能?”

墨桀抬了抬眉毛,直接说道:“小妹,那你可就别怪大哥心狠,铁了心和你做对了。”

说此一顿,墨桀咬牙道:“那你就只能从大哥的尸体上踏过去了。不是大哥和你二姐偏心眼,而是他死了,我们也活不了,所以,我们只能和他捆绑在一起了!”

这……算逼供?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墨桀竟然这么狠,既然讲道理没用。直接说他们和我本命相连的事儿,太篱能杀我,能杀他们吗?

果然,那太篱身子颤了一下,然后问道:“什么意思?”

“我们和他是连在一起的,已死之人依托着他而存在。”

墨桀如此说道。

太篱不愧是大帝,仅仅是这么一点。立马就明白过来了,身上的气息顿时狂暴了起来,厉喝道:“你们不是我的大哥和二姐,我没有你们这么没骨气的大哥和二姐!今天,一切都了结了吧!”

“看来你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双眼。”

不等墨桀说话,洛凰似乎是生气了,直接说道:“行了。既然话说到这里了,咱们也就不叙旧,不说情分了,就说一条,你也要学那酆都,背弃太古盟约,同室操戈?”

太篱愣了一下:“酆都反了?”

洛凰这才想起,太篱被封在这里时间太久了,不知道酆都的事情也是正常的,所以直接说道:“反了,捧了后世一个超越大帝的所谓的奇才,不过没得善终,酆都他自己也已经死了!我就问你,你是不是也要学酆都一样!”

“哈哈哈哈。痛快!反的好!酆都虽然阴森森的我也不大喜欢他,可这件事情做的没毛病,大快人心!”

太篱竟然大笑了起来:“那么,我也反了!今儿个将你们堵在这里,就意味着我也反了!”

“好!”

洛凰很干脆,至少比墨桀要干脆利落的多,一摆手,直接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兄弟姊妹之情便一刀两断了,我们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阵营,只能刀兵相见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杀神太篱有多大能耐,用什么样的方式拧下我的头颅!墨桀,我们走!”

说完,洛凰拉起了墨桀转身就走。

这摆明了是划清界限了!

我不禁握紧了拳头,我知道,可能我的这颗头颅,下一刻就要落地了,血溅七步,所以眼睛始终紧紧盯着太篱!

而太篱方才说的斩钉截铁,可真到了抉择的时候,她反而犹豫了,再看墨桀和洛凰,他们知道在太篱面前反抗也没用,干脆很坦然的将后背给了太篱。

这一刻,这里死一样的宁静。

过了片刻,太篱……终究还是缓缓踏出了一步,这一步踏出……说明她已经有了抉择。

终于,在仇恨和感情中,她选了仇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