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老白的审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说,如果不是老白提醒的话,我还真就给身边带着的这个俘虏忘记了,没办法,这个俘虏比一般的俘虏要更加独特一点,被俘虏了一点反抗情绪都没有,优哉游哉的跟着我们,安安静静,一声不吭,确实特容易让人遗忘,估摸着还真是一狠角儿,也就那种手上沾染的鲜血比较多的主儿才会这么淡定吧?漠视他人的生命,一般来说首先要漠视自己的生命,这一点现在我体会的特别深。

反正,这位不像是个俘虏。倒像是个活祖宗,老白提起我扭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竟然不知不觉竟然靠着一座阁楼的墙角坐下了,也不逃跑,翘着二郎腿,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我估摸着要给她袋辣条,她都能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上一天的好戏,仿佛我们几个倒是成了猴了,我们几个扭头朝着她看去的时候,她一点都不慌,反而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早没了刚被我们俘虏时候的那副狼狈的样子,兴致盎然的对我们几个说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死定了,你们信不信?”

“我们相不相信不重要。”

张博文最不怵这种威胁了,走到屠面前蹲下,一点点的朝着对方的脸凑近,对方也不慌,从始至终都面带着笑容,一直等距离对方的脸不足五公分的时候,张博文才看着对方的双眼说道:“不过,如果你把你所知道的有关于这里的一切都说出来的话,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信不信?别跟我说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这里的事情,难道不是么?”

“你的嘴很臭。”

屠撇了撇嘴,道:“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你这样对着我说话好恶心,而且,我也没说我不知道这里的事情,事实上,作为至尊的贴身护卫,至尊所知道的东西我都知道,对于这里我也是了如指掌,不过我就是不想说,你能把我怎么样?用武力征服我么?可怜的人类,事实上,你除了武力,还会些什么呢?或者说,你真的以为武力可以征服一切!?”

张博文被怼的一愣一愣的。而老白则没心没肺的在一旁嘲笑张博文有口臭,这么一来,张博文一下子暴怒了,当场站了起来,直接准备跟屠动手。

谁知。就在这时,我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住手,你这样刑讯是没用的,她最不惧怕的就是刑讯!”

说话的赫然是海瑟薇。

我楞了一下,这时。海瑟薇探出了脑袋,说道:“其实之前曹沅说的对,暗精灵确实是精灵堕落以后形成的,不过却在族中并不受排斥,受排斥那只是我们人类添加的臆测而已,精灵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的耿直,言出必践,喜爱干净,也爱美,同时很团结,唯一的缺点就是,普遍没有耐心,但绝对不会存在歧视这种状况,非但不歧视,而且暗精灵的地位还很高。因为他们很伟大!关于此,我以前看过不少有关于这些种族的记载,深知这个世界上本来是没有暗精灵的,其实,暗精灵就是正常的精灵堕落以后形成的。精灵本不爱战争,当他们杀戮的时候,他们原本非常干净的身躯就会被死者的怨气沾染,变得麻木,没有感觉。让他们骄傲的白皮肤也会变黑,所以他们尽量避免杀戮,无奈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难以躲开争分,于是,有一部分精灵自甘堕落,成为暗精灵,行走在黑暗中守护者自己的种族,我们眼前这位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存在,她的肉体是麻木毫无感觉的,准确的说,是没有痛觉了,就像是被切除了痛觉神经一样,是最好的战士、刺客、情报人员,因为没人能用酷刑让他们屈服。他们对这个不感冒!”

“呵,看来总算是出来个明白人?”

这时候,屠不无讽刺的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不用说,无非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呗,在说我们几个傻呢!

不过,还真没招!

没有痛觉神经,酷刑无用,难不成杀了?

不不不,她并不害怕死亡,我从她的双眼之中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之前我刀架在它脖子上的时候肯和我说名字,并不是惧怕,而是拖延时间回答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罢了!

至于现在,很显然我们问的问题很重要,怕是她打死都是不会说的!

“嘿,卧槽,来脾气了是不是……”

老白个二流子站了起来,痞里痞气的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不怕疼,不怕死,怕被羞辱不?老子跟你说,老子重口味儿,就爱黑妞,而且还是个精灵,还能尝个鲜,你要不说,今儿个你就得跟白爷去小黑屋里乐呵乐呵了,就你白爷这腰子,怼不死你!”

这家伙嘴里不干不净的,屠也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听不明白,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很显然老白说的话戳到了她的痛点,顿时恶狠狠的看了老白一眼。不过却没有说话!

“暴脾气,我喜欢……”

老白咧着大嘴狂笑一声,然后上来二话不说一把拎着屠就将之提起来了,屠虽然是个战士,而且还是个极其嗜血的战士。可惜终究还是个女性,身材矮小瘦削了些,被老白提在手里疯狂挣扎着,大骂着老白无耻下流,可惜没什么用。然后老白一脚踢开了旁边小阁楼的门就进去了。

哐!

门关上了!

紧接着里面传来了屠的尖叫声和老白的狂笑声,然后过了一会儿,屠的尖叫声就消失了!

“这就上了?”

张博文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弄死上了?口味儿会不会重了点啊!”

我其实这个时候心里挺不是个滋味儿,面色也有点难看,其实吧,我是挺排斥这种方式的,杀人屠城……虽然也是罪,但是和这个终究是不能比的,这个是下流了!

可以坏,但不可以下流,也不可以猥琐龌龊……

这个,是我的宗旨。

不过这节骨眼儿,我难道还能冲进去给老白一刀劈了?毕竟他跟着我出生入死过,我心情不大好,终究还是闭上眼睛坐到了一边。心里始终是存着一丝信任,我觉得老白不至于干那事!

很快,屋里又一次传来了老白的狂笑声和屠痛苦的惊呼声。

张博文的脸色也精彩了起来:“没死?还好老白没那么变态!”

不过,我们几个这一把门,时间可是不短!

在外面我们足足等了将近两个钟头。期间无数次的传来老白的狂笑和屠痛苦的尖叫,挺折磨人的,我虽然心中有一缕,但还是咬咬牙决定信老白的人品,继续等着。

终于,老白一脸神清气爽的出来了,在他后面,跟着的是一脸恶心想吐的屠,在不断用袖子狠狠擦拭着自己的脸,她的脸上都是些白花花的液体……

“玩的这么变态,这么恶心?”

张博文的脸上都有点挂不住了,应该是想歪了,看着老白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你他妈就是个牲口!”

“哈哈哈哈哈……”

谁知,老白竟然放声狂笑了起来,看那样子,似乎是爽冒泡的那种,看着我们一脸炫耀的说道:“行了,她准备说了,看吧,还是老子的审讯比较有力量,既然武力不能征服她,那我就用恶心征服她!”

我面色不大好,看着老白问道:“你到底怎么迫她就范的?就靠下流?”

“什么下流!”

老白翻了个白眼,晃了晃手里的手机,道:“老子用手机仅存的电量和她玩俄罗斯方块去了!”

我一下子懵了,这家伙到底怎么审讯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