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帝都迷雾/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玩俄罗斯方块?!

我满脑门子黑线,有点狐疑的看着一脸恶心的在不断擦拭自己脸颊的屠,其实也不仅是我有些纳闷,估摸着曹沅他们几个现在也有着与我一般的疑惑,纷纷盯着老白看,眼神里面的审视味道几乎是毫不掩饰的。

饶是老白这个人脸皮比较厚,被我们这么盯着看,到了后头也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说道:“卧槽,你们几个都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这都什么眼神啊……”

忽然,老白似乎是总算回过味儿来了,一拍脑门子道:“你们几个该不会真怀疑我给她那啥了吧?!”

“你觉得呢?”

曹沅双手抱肩,黑着脸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对你还仅存着一点点的信任的话,我恐怕早就已经冲进去给你阉了,我可以和魔鬼一起并肩战斗,只要他心中有忠义,我也可以与偏执狂共舞,只要他值得,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和猥琐男在一起共事,恶心你知道么?!”

其实,估摸着他们和我的心念是一样的。

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甚至干脆不是人。如果按照杀人为罪来衡量的话,我们这些人可以说是十恶不赦了,便是我也是如此,我从来不会道貌岸然的说我是什么好人,每每夜深人静时,我都能闻到我自己双手上那浓烈的血腥味,并不迷醉,只有罪恶。那时候我都会知道我回不去了,二十岁那年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分水岭,二十岁之前我是个好人,二十岁之后我是魔,杀人盈野,恶贯满盈!

而我身边的这些人,大抵都是情况与我一样的。

我们坏,但不下流!

也忌讳下流!

我们坏。不是自己想坏,可就算坏,也得做个有品位的坏人,让他人恐惧的坏人才叫坏,但如果下流在我看来就是自甘堕落了,那是会被人唾骂的!

这大概也是属于坏人的法则吧,我早听闻监狱中有这样的规矩,虽然大家都是恶贯满盈被丢到了号子里关着,但杀人者为人敬畏,涉黑者独霸一方,小偷小摸谄媚,唯独奸淫者到处被歧视,每逢深夜,老大要尿尿都得招呼他背出去……

可见,可以坏,但不能下流,大概是类似于我们这种人的一点点共识吧。

所以……老白现在算是捅了马蜂窝,遭到了集体歧视。

没办法,你说你就是拿手机玩俄罗斯方块去了,可特么玩个俄罗斯方块里面至于发出那么邪恶的笑容么?这俄罗斯方块还真是玩的挺有情调。

“行了,你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我摆了摆手,制止了这种没有营养无休无止的争论,现在情况紧急,我估计至尊恐怕早就已经进来了,甚至很有可能就在我们附近,只不过因为梅林大法师的禁咒的原因,现在根本感觉不到我的具体方位,所以才没找上来,但……这里已经是危墙之下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和至尊来个偶遇,所以浪费时间大概算是一种比较草蛋的事情,而且我也挺好奇老白到底是怎么让屠屈服的,干脆就直接道:“你先解释解释你这玩个俄罗斯方块怎么还能发出这么猥琐的笑声?”

“很猥琐么?”

老白摸了摸鼻子,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知道这一次他是把误会给玩大了,稍稍收敛了一下没有正形的模样,与我们仔细说起了他的刑讯过程。

别说,他还真就是和屠玩俄罗斯方块去了,最后愣是给屠玩崩溃了!

至于到底是怎么玩崩溃的?这个……就得从他们的游戏规则说起了,虽然他的游戏规则有点恶心,而且……很变态!

老白所制定的规则,其实简单的很,就是他和屠比赛玩俄罗斯方块,如果老白输了,就放屠走,如果屠输了,就得被老白吐口吐沫……

听起来很亏吧?

可是当时我一琢磨,就知道老白的奸诈之处了……

之前海瑟薇就已经说过精灵一族的特性——耿直。言出必践,喜爱干净,也爱美,同时很团结,唯一的缺点就是,普遍没有耐心!

而老白就是抓住了这些特点把屠折磨到崩溃的!

首先,屠肯定是不会俄罗斯方块的,甭说这个。就算是手机恐怕屠都没有见过吧?上手第一把,屠必输无疑,只不过,屠为了能得到被放掉的机会,当时肯定只能应允这样的赌注,算是搏上一搏吧!

她输了,也是肯定的,作为一个言出必践的精灵。她就只能乖乖伸出自己还算娇美的脸蛋,被老白这牲口狠狠吐了口浓的!

而精灵是爱美的!

这怎么能让她不抓狂?可偏偏,俄罗斯方块是个很考验耐心的游戏,就算她后来已经熟悉了,但因为早就已经抓狂了,也是错误百出,不断输。

这就陷入了死循环了。

于是,老白也不客气,一次次恶心可怜的小精灵,她也就越来越抓狂。

恶心,狂躁……时刻折磨着小精灵,抱着这样的情绪,无论是什么生物,意志力都是非常非常薄弱的,就算是精灵也是不例外的,非常容易被击溃,老白算是抓住了人家的死穴,直到小精灵彻底受不了,直接崩溃,呕吐不断的时候……终于屈服了,说自己愿意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信息了,毕竟小精灵也不傻,当然能知道老白跟她玩这个游戏的真实目的,肯定不是没事儿逗他玩。就算是再变态的人,现下自个儿的性命都危在旦夕了,当然是没工夫折磨别人的,如果折腾她,彻底击溃了她的意志,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情报?

其实事情就这么简单,老白只是抓住了人家的死穴和软肋……

只不过这样的法子未免也太特么的变态了,我们几个听的目瞪口呆的。而老白却以此为荣,甚至把小精灵被他折磨的时候的每一个表情细节都说的清清楚楚,描绘的是绘声绘色,就连我听得都觉得有点恶心了。

最后,我干脆一摆手打断了老白,毕竟这特么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实在恶心,难怪屠出来以后满脸恶心的液体。敢情是老白的吐沫啊?

制止了老白以后,我的目光终于投放在了屠的身上,笑道:“行了,多余的话不说,作为一个言出必践的精灵,你既然已经认输,就应该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吧?而且,我觉得精灵族既然自视甚高,你也不会用谎言来欺骗我的吧?”

“愿赌服输!请你放心,而且这里的一切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

屠还是骄傲的,就是对老白颇有微词,扭头看了老白一眼,恨恨骂了一句“死变态”,这才终于扭头和我说道:“其实有一些事实你们倒是猜到了,这地方就是当年入侵东帝国的恶魔的盘踞地!只不过。你们不知道的是,多年来,至尊一直都在策划着反攻这里,将这里面盘踞的恶魔全都解决掉以后,寻找胜利之剑,她认为破除梅林大法师禁咒的关键,就在于胜利之剑上面!只不过,这个计划一直都没能真正的施行罢了。但是至尊却凭着无数岁月以前,她对整个战场的了解,测绘了一份非常精密的作战计划,那份作战计划我也看过,因此对这个地方的了解还算是比较深刻的!”

说此一顿,屠就像是倒豆子一样,一股脑儿将她所知道的情报与信息全都说给了我们。

原来,这个地方在曾经的东帝国,一直都是兵营!

这一点,东帝国与我们所了解的那些文明中心不太一样,在其他的文明中心,一般城市的中心地区,都是最热闹的地方,聚集着庞大的财富,所以战争发生时,都会成为敌人的第一捣毁目标。可东帝国却偏偏不走寻常路,在他们的帝都,周围的区域才是老百姓可以活动的中心,而靠近王城的中心,全部都是兵营!

是兵营在拱卫着王宫,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一块,曾经驻扎着东帝国所有的王师,这地方的所有的建筑,全都是当年的矮人大师打造的,所用建筑材料是一种极为稀有的石料,为的就是这里能够长存。

正因为这里是兵营,所以,当年这里并未受到战火波及,因为据我们现在所知,当年那场战争东帝国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高层的严重决策失误,未能做到壮士断腕,当入侵者驱赶着平民兵临城下,开始灭绝人性的大屠杀的时候,东帝国的高层并未能克制自己的怒气,悍然出兵发起了进攻,以至于放弃了帝都城池坚固的优势,最终迎来了惨烈的失败,屠说,整座帝都,都出自于伟大的矮人工匠之手,如果据险而守,是可以等到亚瑟王来援的,开城迎战就是个错误,让入侵者攻进了城里,然后,就在周围与东帝国的士兵和拿起武器的平民发生了巷战!

当时,兵营中未留一兵一卒,周边战火却是激烈的很,以至于帝都周边的屋舍全都被摧毁掉了,唯独这兵营保存完好,巷战结束以后,帝都中已无活物,兵营里也无一兵一卒,入侵者也就没必要摧毁这里了,长驱直入。踏平兵营中心的王宫,斩首东帝国的君王……

然后,恶魔干脆驻扎在了兵营里面,和至尊进行长期对抗了,后来亚瑟王来了的时候,恶魔是在帝都外围拦截亚瑟王的,恶魔最擅长野战,亚瑟王的军队根本不可能突破的恶魔的防线。最后没办法,只有亚瑟王带着十二名圆桌骑士凭借着高超的道行撕裂了恶魔的防线,一路穿过兵营进了王宫!

据说,那王宫里面似乎有一样东西,能决定整个战争的胜负!

那是在帝都建城时候,矮人大师负责打造的一样东西,亚瑟王进入王宫就是为了找那样东西去了!

只要找到那样东西,这场战争就就能终结,那东西的使用法子只有亚瑟王知道,并且亚瑟王并未告诉他的妹妹,所以,他的妹夫,东帝国的亡国之君,在灭亡之际也不知道还有一样东西能保住自己的帝国!

可惜,亚瑟王还没来得及寻到那东西,就被恶魔高手给拦截了,他们的大战就是在王宫中爆发的,最终亚瑟王战死,梅林发出禁咒,一切就那么归于平静的!

“在至尊的计划中,她也是想攻入王宫,寻找亚瑟王当年要寻找的东西!”

屠说道:“因为我们的力量太弱了,我虽然没有经历过那场战争,但是至尊经历过。她说现在的我们就算兽人战士能征惯战,也根本不是那些恶魔的对手!找到那样东西,是终结战争的唯一出路!”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蹙眉问道:“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么?”

“不知道……和双子国的诞生有关系了。”

屠摇了摇头,道:“据说梅林大法师并不是亚瑟王的启蒙人,事实上,亚瑟王是受了一位远古神灵的点化才走上的这条路,双子国的建立,也是有着其他的目的,亚瑟王有着很深的谋划,但具体是做什么,谁也不知道,但帝都建城的时候,一切都是奔着亚瑟王的谋划去的,所以在建城的时候就有玄妙!可惜,那东西最终还是没能发挥作用!这个消息也是至尊无意间不知道从哪知道的。所以……她也在一直追寻当年的真相!”

我听得目瞪口呆,这当中……似乎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了,整个事件都透露着一股子诡异劲儿,沉默了一下,我问道:“既然恶魔还盘踞在这里,可为什么我没见到什么影子?”

“这我哪里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屠冷笑一声:“但他们肯定还在这里,或许现在就在窥视你们,而且,至尊如果也进入了这里,就意味着不破掉梅林法师的禁咒她出不去,那么她肯定也会去找胜利之剑,而胜利之剑就在王宫里面,去那里,估计她也会去寻找当年亚瑟王在寻找的那东西,综合这一切,至尊其实就一直在你身后,反正,你进入了这里,就是进入了是非窝,要不我说你死定了呢?”

“我……”

我苦笑了起来。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知道胜利之剑的具体下落了,就在兵营拱卫的中心——王宫!

可是怎么去取,是个问题!

“算了,先找个地方咱合计合计!”

我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咱们都得好好想想对策了,当年的事情……比咱们想的要更加的扑朔迷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