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傀儡鬼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沅和张博文一走,这兵营里头就消停了。

林青在忙着照顾墩儿,我心事重重,一心惦念着曹沅和张博文的行动,至于老白,则忙活着和屠沟通感情,媛则在一楼守卫,反正是手头各自有着各自的事情,时间也在这样的情形中一点点的流逝了。

这里,也永远都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光明,所以,我也只能依靠着怀表来看到底过去了多久。

唯一的好事,也就是自从曹沅和张博文离开以后,那些阴兵倒是再没有往这边巡逻。

不过,海瑟薇身上的诅咒,却是愈发的严重了,寒气每一日都在朝着她的头部侵蚀,犹如跗骨之蛆,仿佛一天不将她彻底吞没就誓不罢休一样,端的是有点恶毒。

终于,在第九天的时候,诅咒已经绵延到了她的上嘴唇。

那天,我就在她身旁坐着,她大概也知道自己即将失语。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哑巴,所以在说话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叫了我一声,然后我就从她的双眼里看到了担忧。

她不是在担忧自己,是在担忧我,怕我在她不能说话以后,一时激动,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有损全局,于是在最后一刻,她用尽全身力气抵抗诅咒,对我说出了一句话:“前有狼,后有虎,你夹于中间,犹如手无缚鸡之力一书生,狼可食你,虎能裂你,唯一生机,在于借虎之力,可以攻狼,此为你仅有之机会,切莫冲动自误,切记,切记!”

这是海瑟薇对我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或者说,在她的诅咒消除之前,对我说出的最后一句话,话中含着担忧,从那以后,她彻底失语了,再没跟我说一句话。我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诅咒终于开始攻击她的五官了,最开始是嘴,可能接下来就是鼻子。耳朵,眼睛,甚至是大脑,直到她彻底变成一具冰雕。

我后来一直都在琢磨海瑟薇跟我说的那句话,我知道。这个睿智的女人当时情况特殊,几乎没力气说太多的话了,只能简单的给我讲一个道理,但我现在唯一的致胜契机,就在她的话中。

她的意思我后来也渐渐明白了,无非是在告诉我,如果她所形容的那种情况无法创造机会达成的话,就要我壮士断腕,舍弃她,否则贸然行事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我心里比较乱,始终未能抉择,因为我还在等曹沅和张博文,如果不了解王宫那边的情况的话,无论我如何谋算,终究无用。

可是。九天已经过去了,曹沅和张博文……始终都没有任何音讯,我如何能不着急?

一转眼,第十天到了。

看了表,这一日我从凌晨三点起来以后就开始站在窗户前眺望外面漆黑清冷的长街了。一站,就是整整一天,按照外面的时间来算的话,应该可以说是从清晨到日暮最后又到深夜,眼瞅着相约的时间已经到了。我浑身也不可抑制的哆嗦了起来!

曹沅和张博文……出事了?

我的计划终于还是失败了?

那一刻,我整个人如遭雷击,按照约定,本来我决定自己深入王宫,一探究竟了。后来老白说,不要灰心,信任我的伙伴,在等几个小时!

我想了想,就决定最后在等几个小时,说来也真的是苍天垂怜,我大概又等了五六个小时,一直到第十一天的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空空荡荡的长街上终于出现了两道身影!

那两道身影我真的是太熟悉了,赫然就是曹沅和张博文的!

原本我已经坠落到谷底的心思一瞬间就被狂喜占据,掉头就跑到了楼下,未等和坐在门口的媛打声招呼,一楼的门就被“哐”的一下打开了,披着一身风尘的曹沅和张博文终于回来了,他们的神色之间也是多有焦灼。看到我们还在这里等着后,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能看到他们平安归来,此时,对我来说,不管有没有寻到什么蛛丝马迹,都已经够了,我的心绪也很久没有这么激动了,大步冲上去一人给他们来了一个熊抱。

“万幸,你们还没有离开!”

待我松开后,曹沅大大松了口气,和我说道:“因为出了点意外情况,所以我和张哥没能及时回来,我还以为你这边已经按照约定动手了,好在……是赶上了!”

说来也真是玄乎,如果不是听了老白的话,或许还真是阴差阳错了,没准我已经起身去王宫那边寻找他们的下落去了。

“幸不辱命!”

张博文在一旁笑道:“小天,这一次,我们还真是把这地方的情况给捋明白了,咱们……是碰上老对手了!”

“哦?”

我眉头一挑,拉着他们一边往楼上走,一边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仔细说说?!”

“那些侵略东帝国的恶魔,就是曾经侵略拉文族的恶魔!”

张博文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说道:“当年的东帝国,应该也是毁于这些恶魔的手中!迄今,东帝国已经重建了,成了一个鬼国,在曾经的王宫附近,全都聚集着当年东帝国子民的阴魂,他们在那里竟然‘安居乐业’了!甚至。就连曾经的东帝国的军队也变成了阴兵,在这地方到处巡逻,继续守护那些当年的东帝国子民,他们现在成了一个真正的鬼国了,叫什么共荣国,只不过统治者却变了,统治者成了那些恶魔,当年一战后,恶魔其实也没剩下多少了,全都盘踞在王宫里面!反正。特么的现在的东帝国成了恶魔控制下的傀儡鬼国,简直跟日本鬼子当年搞的大东亚共荣圈有的一拼,实在是太草蛋了!至于胜利之剑,我也打听到具体的位置了,就在王宫下面。据说在东帝国的王宫下面,有一座地宫,当年的亚瑟王在打进王宫以后,直接就去了那地宫,在地宫里被击杀。胜利之剑绝对在那!”

恐怕不止是胜利之剑吧!

我心中一动,亚瑟王直奔着那里去了,岂不是说,亚瑟王要找的那能决定战争胜负的东西也在那里?

当下,我连忙问道:“能进去么?”

“不好进!”

曹沅道:“整个王宫外围全都是当年东帝国的子民所化的阴兵和阴人,他们对活人的气息很敏感,我们一旦接近,立即就会被发现!王宫里也是恶魔盘踞,可以说是层层封锁,难啊!”

我一听这个。心里头也沉重了几分,也不知道那些恶魔有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让东帝国的子民的阴魂臣服于他们,略一琢磨,我就问:“还有没有别的消息。”

“还真有一条!”

张博文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至尊应该也来了,而且应该就蛰伏在王宫附近,只不过迟迟没有露面罢了,但是却不断派出斥候多方打探王宫里面的情况,可惜那些斥候终究是活物,被拱卫王宫周围的阴兵和阴人发现了不少,已经被捕获两人了,不过她那头的斥候也是硬骨头,在被捕获的瞬间就会自杀,所以到现在也没抓到活口,更不知道她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也真是有本事,带着那么多人,竟然能这么隐秘,但是毋庸置疑,至尊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王宫,因为她,近期所有在巡逻的阴兵全部被召回了,整个王宫已经被拱卫的滴水不漏,成了铁板一块,战争的乌云已经将那里笼罩了,所以……我们很难插手!”

很难插手?

真的是这样么?

我不禁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在了解了所有的情况以后,一条毒计渐渐浮现在我的心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