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疯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了这一切的一切,我其实等的就是这一刻!

真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得感谢洛凰,是洛凰那一句无论如何太篱都不会让我死在恶魔手上提醒了我,进而才诞生了这么一条毒计!

总的来说,是太篱的身上有弱点,她的心态特别的复杂,想我死,还不想我死在恶魔的手上,必须由她来亲自手刃才行,而她对于恶魔同时还有着特别强烈的忌惮,可能早已经知道我蛰伏在王宫附近,偏偏按兵不动,在等待机会一击毙命,哪怕她麾下的士兵并没带多少口粮,人吃马嚼的她根本耗不起,她也仍旧不肯贸然出手,让整个局面都出现了僵化!

这样的局面可不是我想要的,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三方平衡,狗咬刺猬,让我无处下嘴!

所以,我必须要打破这样的局面才行,而这当中的关键,就在于我身上了!

你洛凰不敢进攻,我敢!

我要发疯一样的主动去挑衅恶魔,直到把所有的恶魔都折腾出来,而且,太篱在王宫附近有很多探子,只要我在这里搞出来的动静儿足够大,相信她很快就会得知,如果她知道我和恶魔已经火并在了一起,那她能忍得住么?

我猜她是忍不住的,只要她一来。因为她势力比我大的多,对恶魔的威胁也更大,而我对恶魔来说不过就是疥癣之疾罢了,她势必会成为恶魔的主要攻击目标,那时候我可就清闲喽,大可以游刃有余!

所以我根本没告诉老白他们我到底在图谋什么,如果他们知道,这事儿反而不美,毕竟如果知道了我的打算,他们心中有底,难免会不与这些阴人死拼。光靠演技终究不稳妥,未必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不来恶魔我的整个计划都是白玩!

不管怎样,这一次,我技高一筹,把应该算计到的地方也全都算计到了,不过,接下来我们几个的情况也就愈发的危险了,毕竟,这可是在完整的大帝的手下玩命呢,一个不小心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成与败。看天命!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此刻听着南方与西方分别传来的动静,我排开了这些纷乱的想法,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分散,后退,都给我打起精神,真正要命的时候到了!”

当下,我大吼一声,不在关注那些阴人和阴兵,招呼了老白他们几个就要往后退。

结果,这几个家伙是真的杀红了眼睛,我喊他们都不听!

“撤毛线啊撤!”

老白扭头对我怒吼一声:“这动静儿……摆明了是援兵来了,还不闷头往前杀?能冲多远冲多远,万一能撕裂这些阴兵的阵容呢!”

没有万一!撕裂个屁啊!

就这情况,你能撕裂?

这地方足足盘踞着十数万阴兵,虽说分散开了,但是经过这么一闹腾,四方来援,前面我们正在杀,那头就不断有阴兵源源不绝的加入进来,累死你都凿穿不了!

我心中怒骂了几句,心说难不成是爱情冲昏了头脑,老白怎么变得这么蠢了?不过现在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当下我就喝道:“我是队长,如果你特么还信得过我的话,就赶紧给我撤,这本来就是我的计谋也是我一直都想达到的效果!”

这话一出口,老白他们几个才终于收手了,老白更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怒骂了一句“草”,这才飞快朝着媛所在的方向退了过来。

至于我,早已经抽身了!

我们好歹也是一群九段以上的修炼者,道行比这些阴兵不知道高了多少辈,虽说向前冲无法撕开一条口子杀过去,毕竟人家的数量太多了,犹如陷在了淤泥里面,要战也是无力,可如果逃跑的话,那可就是比腿脚和道行的问题了,这些阴兵哪里能拦得住?很快,我们就撤的远远的了,至少脱离了阴兵的包围,一起聚集在了媛的下方,背靠背相互依存倚靠着。

“小天子,你到底在搞什么!”

老白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满的说道:“都自家兄弟,有啥话不能说?你丫这一路上神神叨叨的,整的我们到现在都迷糊,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是我信不过你们才不说,而是这件事情咱必须拼命,弄出更大的动静儿才行!”

我调整着自己的力量,准备面对随之而来的挑战,一边同老白他们说道:“恶魔不出手,至尊在一旁盯着,不打破这僵局,咱哥几个什么事儿都做不了,我这么干,就是希望他们全部出手,让决战就在这里爆发,到时候咱们最没威胁,肯定是他们进行直接碰撞,咱开溜不就行了?你们几个也不是什么演技派,就算是演技派,那种拼命的架势也演不来啊,那玩意是发自本能才会表现出来,谁来都不好使。所以只能骗一骗你们,激发你们的潜能,尽最大可能性的把恶魔和至尊都给吸引出来!”

说来说去,其实就是当时海瑟薇给我的那八个字——借虎之力,可以攻狼!

我在祈祷,但愿恶魔里面还能有大帝吧,只要有能让太篱忌惮的对手,太篱就无法分身来对付我,我活下去的几率就会更大一些!

而且,我觉得恶魔里面一定还有大帝!

据我所知,当年亚瑟王在阵亡的时候。曾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投出胜利之剑斩落一名恶魔大帝,不过,我觉得恶魔可能不仅仅只有一个大帝,当初他们攻打东帝国的时候,许多太古幸存下来的强者一起上都没能奈何他们什么,这就足以说明入侵东帝国的恶魔里面不止有一个大帝撑腰,要不然也不至于到了后来逼的梅林大法师用禁咒来封锁这里。

而战后,太篱也早有灭掉恶魔之心,却迟迟没有施行,估摸着也是忌惮那些恶魔大帝!须知,这大帝和大帝之间。一旦要分出个高低,就必然要进行生死大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恰如一山难容二虎,所以,除非万不得已,或者有十足把握,否则,大帝之间都会彼此规避绝对冲突!

反正,我是盼着恶魔里最好能有大帝,于我而言,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双方之间势均力敌,能僵持不下,否则谁占了上风,最后我都没好果子吃!

这时候,看见我们退后,那些阴兵也开始贴上来了,很快就已经逼近我们!

“再退!”

我的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过于纠缠,顿时怒吼了一声,掉头就准备跑!

谁知。就在这时候,天空中毫无征兆的响起一声冷哼!

这一声冷哼犹如炸雷一样,在这里激荡着,杀伤力十分强悍,震得我头晕目眩的,竟然有了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明明身子已经转过了,可两条腿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死活走不动!

我借着眼角的余光看了老白他们一眼,明显他们也是和我感觉一样,皆无法动弹了,一个个脸色很不好看,尤其是老白和林青,明显是活人,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犹如白纸一样。

甚至,就连墩儿都豁然睁开了双眼,而后他扭头朝南方看去,又朝着西方看了一眼,我分明在他的双眼之中也看出了一丝恐惧!

而这一切,不算结束,仅仅是个开始。

紧接着,天空中响起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语言,说话的是个男声,声音中透发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沧桑味道,仿佛这声音是跨越万古而来。

每一个音节响起,我胸中就是一阵气血沸腾,甚至都有些恶心,恍如用重锤在猛击我胸膛一样,都有点眼花缭乱,都没有喘息之机!

“哈哈!”

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是太篱的声音,她言语之中带着嘲讽,人未至,声音就已经在这里响起了:“一个存在了无尽岁月的古老大帝,竟然对几个圣人之下的修炼者出手,真够不要脸的!”

她的声音一响起,我身上的难受滋味儿终于挥散了一些,不过那些朝着我们冲过来的阴兵就倒霉了,纷纷魂飞魄散!

这就是大帝最真实的力量么?

看来,之前我所见到的那些大帝,均是处于特殊状态的大帝,而今的太篱与那神秘的恶魔大帝一出现,才真的是摄人,根本无力抵抗。

我知道,方才那恶魔大帝仅仅是开口说了几句,就已经对我出手了,用声音就伤到了我,而太篱则抵消了这样的力量,不过她却对那些阴兵出手了,用同样的方式,不过那些阴兵就扛不住这样的力量了,直接挂掉了。

“哼!”

那恶魔大帝又一次发出一声冷哼!

紧随其后,天穹中就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犹如雷鸣。

一只大手击穿虚空,悍然朝着我们出手了!

那是一只绿油油的大手,一探过来,连媛撑起的光源都遮蔽了,吓得我亡魂皆冒,心里只能祷告太篱赶紧出手,可别出手的迟了!

太篱果然还是没让我失望,西方也响起了巨大的轰鸣,一只秀气的巨手跨越虚空探了过来,在那绿色大手拍落下来之前,一下子截住了对方。

轰!

双方在我们头顶上交手,一瞬间掀起的气浪以及能量风暴,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颗导弹在我们头上炸开了一样,我们竟然连余波都无法承受,一并都被掀飞了去,漂浮于半空中媛被推得连连后退,她原本积蓄的能量就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就快撑不住了,完全是因为我的命令在硬挺着,此时被这能量风波波及,胸前那黑洞一阵不稳定,差点直接爆炸开,至于离我我们不远的那些阴兵,那就更倒霉了,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不过,它们的性命对我来说尚不算什么,更别说对两个大帝了,那两只手掌在空中对在一起,仍旧在对峙,能量风暴源源不断,炸的这里的兵舍成片坍圮,全都在能量中被绞杀成了巴掌大的碎片,可见太篱与那恶魔大帝之间的交手多么恐怖。

片刻后,似乎是谁也没能奈何的了谁,终于他们收回了手掌,在没有任何对话了,这里一时寂静。

“就是这个时候,跑!”

我大吼了一声,拉起我旁边的林青就准备逃命,结果,我们脚下的地面却又在这个时候颤抖了起来!

紧随其后,喊杀声铺天盖地而来。

在距离我们颇为遥远的地方,那里阴兵成群。然后分别有两拨人马从西方与南方杀了过去。

从西方冲来的,是兽人和矮人以及精灵组成的大军,那是至尊的军队,终于杀过来了。

而南方出现的,则是一群绿皮肤的怪物,长得就跟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地精一样,其中还有一些体型分外巨大的存在,就像是巨人一样。

这些东西,我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可不就是恶魔么?当初在美洲的拉文族遗迹里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我和老白差点命丧于他们手中。

这两拨人马杀气腾腾,眼睛里面只有对方,就像是两道铁流一样冲进了阴兵当中,在他们眼中,阴兵犹如草芥,就是用来踩的,所过之处,阴兵魂飞魄散无数,异常惨烈!

最后,他们就跟彼此有杀父之仇一样撞在了一起,顷刻间,那里血光迸溅。

有的兽人在哀嚎中倒下。也有的恶魔被兽人拍死……

战况,在爆发的瞬间,就演变的无比惨烈!

太篱和那位恶魔大帝就在两军上空!

隔着很远,我就看到了一身黑色甲胄的太篱,她身上的气息比截击我那会儿可怕太多太多了,显然这才是她全力以赴时的状态!

至于那恶魔大帝,则是一个犹如神话传说中夸父一样的男人!

虽然同是恶魔大帝,但是眼前这位,可比我在拉文族遗迹里见到的那位威武的多,那个猥琐丑陋,就跟一绿皮蛤蟆似得,可是眼前这个,虽然也是地精的模样,但是身材极其高达,身上的肌肉健硕到了几点,只穿着一条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短裤,赤脚而立,手里拎着一杆大锤,十分霸气!

太篱与那恶魔大帝就站在虚空中对视着,不知道为什么,从他们的眼神和表情来看,我觉得他们似乎认知,只不过……他们的认识过程可能不太愉快罢了,因为他们虽然看着平和,但是眼中的杀意却狂暴了!

“我的天,竟然是疯王!”

洛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里响起:“小天,你听我说,一会儿只要找到机会,就一定要逃跑,因为太篱虽然强悍,是我们四方之神里的最擅长攻击的,但面对疯王……她未必有胜算!”

疯王?

这应该就是那个恶魔大帝的名字了吧?

我不禁问道:“这个疯王是谁?你为什么会认识他?”

“出了名的古老强者,曾经一拳头打死了一个大帝,闻名天下,他是肉身成道,成就了大帝,一旦战斗起来状若疯狂,因此有了疯王的名头!”

太篱语气匆忙:“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跑!”

“哦哦!”

我应了一声,其实我倒是挺想留下来看看他们的决战的,能看两个完整的大帝之间的交战,这可是机会,或许能有所感悟还说不准呢,无奈这时候我不是一个路人。反而身处战争的漩涡当中,自是知道不能久留,所以干脆按捺下了心中的好奇,对着老白他们一招手,当场就准备跑,谁知,走了两步,我就走不动了,有一股力量给我控制了,反观老白他们,反而不受影响。

“小天子,你咋的了?”

老白有些纳闷的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赶紧跑啊!”

“我他妈跑不了!”

我都快哭了……

老白他们察觉到了不对劲,就掉头过来拉我,结果,差点给他累出屎来,愣是没能拉得动我!

肯定是身后那两位使绊子!

我心里苦涩,干嘛老是针对我?当下我就有些艰难的回过了头,然后,我发现那疯王竟然在看着我!

此刻,疆场上,阴兵、兽人以及恶魔混战。喊杀震天,一片混乱,可是那疯王却唯独注视着我,眸光明灭不定,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而太篱,似是忌惮疯王,没有做什么。

良久,那疯狂似乎是琢磨到了什么一样,面色豁然大变,扭头对着太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我根本听不懂的古老预言,情绪十分激动。

“你认出来了?我就知道你会认出来!”

太篱似乎是自言自语一样的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抬头看着疯王,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么看来咱们之间的这场生死之战,无法避免了!”

疯王仰头狂笑,情绪变得十分激动与亢奋,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然后,竟然直接无视了太篱,直接朝着我这边就冲了过来。

那是一个巨人在天空中奔跑,踩得天空都“咚咚”作响,声势惊人,看那样子,分明是要过来一拳头给我砸出屎来啊!

我身子不能动,此时都快哭了,这是造什么孽了,怎么谁都想杀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