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托孤/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证明,我似乎是做了一个颇为愚蠢的决定,怎么说呢,我没有料到我会这么“抢手”,就连恶魔大帝疯王都想干掉我,而且明显干掉我的欲望似乎比太篱还要更强一点,竟然在与太篱对峙的过程中就要冲过来先斩杀我,无愧是疯王!

这果然就是个疯子!

“灭火了,灭火了!”

老白使劲拉我,憋得面红耳赤的,可惜,根本拉不动我,急的一个劲儿的跳脚:“我就说你丫大概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一颗灾星了,不,简直就是扫把星。一言不合就被老天爷摁在地上一顿乱插。”

说着,老白看着天空中那正在朝着我冲过来的疯王,大概也是因为疯王的气势过于可怕了,所以他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呢喃道:“这次这个家伙有点大啊。你能受得了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特么说着荤话!

我满脑门子黑线,原本就有点狂躁,现在干脆已经是暴躁了。

咚咚咚!

天空中激荡着那疯王奔跑时犹如狂雷轰鸣一样的脚步声,这片天地都在颤抖。大概因为距离在一点点的迫近,最后我已经受到了那脚步声得影响,感觉浑身的内脏都在伴随着那一声声的脚步声很有节奏的颤抖着,迟早会因为不堪重负直接被震碎。

渐渐的,那脚步声竟然放缓了!

按说,我们之间的距离不算太远,这疯王早就应该冲上来了,可是却忽然放慢了速度,这有些诡异,难不成太篱如我所料出手了?

我有些吃力的扭过了头,可是看到的一切,给我带来的只有绝望。

太篱并没有出手,她在远方犹豫着,并没有如我所想一般果断出手,可能是因为忌惮疯王之强悍,也可能是有别的想法,我不知道,但她确实在犹豫。

疯王大概也是注意到了太篱的态度,所以干脆放慢了自己的速度,绿色的大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似乎是在不断给予压力,试图让我的意志崩溃。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一点点的冷静下来了,疯王速度放慢,倒是给了我一点时间,心中也已有了决定。

“老白,张哥,放手吧,不用拉我了。”

我突出一口腹中憋着的浊气,深深看了我周围的这几个人一眼。略带苦涩的说道:“一个完整的大帝出手,指名道姓要杀我,你们哪里能拦得住?螳臂当车而已!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小天,你说什么胡话呢!”

张博文当场呵斥道:“你已经是葛家的独苗儿了,如果我们将里舍弃在这里。怎么对得住葛家?我以后怎么和你父亲葛清流交代,曾经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无数次的保护我,每一次都笑着和我说,这一行里朝不保夕。脑袋别再裤腰带上走江湖,指不定他哪天就会倒下,他希望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能活着,来匡扶你,所以他在秦岭出事以后,我才义无反顾的留了下来!如果你没了,葛家也没了,那我也将无存在的意义,因为我的命你父亲给的!”

“葛家不会消失。”

我笑了起来。深深看了林青怀中的墩儿一眼,到了这一刻,我才知,我心中对他的眷恋和不舍,那张稚嫩的脸上承载着我人生最后的希望,于是我就对张博文说:“张哥,我已经给葛家留下希望了,我的妻子花木兰在黄泉中沉睡,我的孩子天资聪颖,头角峥嵘,值得一扶,他也能扛得起葛家的这一杆大旗!”

“屁话,这都是屁话!”

张博文怒而说道:“要走让他们走,反正我不走,我他妈不是条狗,只会夹着尾巴逃跑,你爸让我跑,是为了扶持你,你又让我跑,是扶持你儿子,老子存世不足百年,却一人匡扶你葛家三代,凭什么你们都轰轰烈烈,老子就得忍辱负重,活着的比死了的累!”

“我们走!”

忽然,老白斩钉截铁的说了三个字,然后她左手拉着林青,右手拉着屠,扯着二人就要走。

林青本来还不愿意,不过耐不过老白现在已然成魔,力气大的很,被老白扯的一个趔趄,跌跌撞撞的就走。

“白!无!敌!”

张博文愤怒的骂道:“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让你走你就走!?”

“傻逼!”

老白咒骂了一句,道:“没看出小天子这是在托孤?真留在这里,咱几个都活不了,把命留着,把仇记着,以后等这孩子长大了,再行复仇,他们不是说鬼胎乱世嘛,就让乱一个!”

“没时间了!”

我打断了他们,眼看着那疯王已经越来越近,匆匆忙忙的说道:“张哥,曹沅……你们不要干傻事。现在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弃帅保车吧,在这盘棋上,不算输!反正他们针对的仅仅是我,带着海瑟薇离开这里,完成任务以后离开,他们不会对你们几个赶尽杀绝的!”

曹沅他们这个时候终于是下定了决定,曹沅飞快将我背上的海瑟薇解下来以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一时间,这里只剩下了我和天空中的媛。

“媛。赶紧走!”

我抬头,有些着急的吼道:“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那就不走了吧?”

媛轻笑一声:“队长,好歹您是人屠呢,无论美名还是骂名,至少凭一身血勇之气曾让无数人颤抖过,提人屠色变,不是英雄,但是当得起豪杰两个字,要走的话,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走?总得有个下属留下来为您殉葬吧,就让他们去照顾墩儿吧,我来为您殉葬!”

她的态度格外的坚决,看她的眼神,我也知道,想让她离开这里,基本上没指望了,而她,则又一次开始疯狂往胸前的黑洞里面倾注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了!

咔嚓!

她身上的铠甲发出了裂响,明显这个时候她已经到了极限了。继续下去唯恐会发生不详!

不过,对此她是不管不顾,仍旧在继续着,死志已经非常明显。

这时候,疯王终于是慢慢悠悠的来到了我近前,居高临下俯视着我,然后仰头就狂笑了起来,模样说不出的张狂,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我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不知道为什么,疯狂这个时候的一举一动。反而给了我一种屌丝终有逆袭日的感觉,仿佛能斩杀我,是他毕生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一样!

终于,他还是动手了,一抡手中的大锤。直接朝着我砸了下来!

嗡!

那大锤在半空中轻颤,竟然一下子变得十分巨大,犹如一座大山一样朝着我镇压了下来。

黑色的阴影将我笼罩。

休矣!

我轻叹一声,这一锤子,不得给我砸成肉泥?

这个时候我唯一还比较庆幸的,就是让老白他们赶紧走了,要是不走,在我身边这一锤子下来谁都跑不掉!

那巨大的锤子在一点点的朝着我贴近,结果,就在那锤子距离我不足二十米的时候,一道黑影一下子出现在了我面前,直接用双手拖住了那锤子!

轰!

恐怖的气浪顷刻之间爆开,直接将我轰飞,我人在半空,朱雀双翼就直接展开,拖着我飞快后退!

再看,竟然是太篱出手了,她在旁边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动手了!

疯王一看太篱出手了,就收回了那大锤,眸光注视在了太篱的身上,说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话。

“不用跟我说曾经了,你也是我的敌人,他也是。”

太篱漂浮在空中,淡淡说道:“但是,他虽然可恨,但我可以杀,我们这边的所有人都可以杀,唯独你不行,他如果死在你的手上,就是我们所有人的耻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