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1050章 弑帝/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的力量已经处于碾压状态,不过,这疯王也不是好惹的主儿!

准确的说,这家伙就是一个战斗疯子,一身血勇之气很惊人,在向那魔刹大帝发出求援后,竟然掉头就朝着我杀了过来!

他是个敢拼命的人,每每与我对决,都是以命搏命的招数,就是那种自己损失一条胳膊,也要冲上来折掉我一条胳膊打法,很是难缠!

我特么也不是个傻逼,不可能在自己占尽上风的情况下再跑去和他玩命吧?除非我脑袋是被驴踢了,可是这么一来,我就是无处下嘴了,一时间竟然奈何不得它了!

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久攻不下,我心中也有些烦躁,这么下去,等魔刹大帝到了,被吊打的人就是我了。

翻来覆去,我在想我能用的手段。

九十九字至高神语?应该没什么用,九十九字至高神语是诸天神音,威力全在于的自身对天道神威的感悟。对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洞彻程度,就决定了它的杀伤力。如果是我师父伏羲大帝来用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话,或许对疯王能造成可怕的打击,可如果是我的话,那就白瞎了,我对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感悟仅仅就是停留在门槛上而已,可是我现在的对手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帝,走过了漫长的岁月。为这天地间最古老的大帝之一,如此级别的战斗,我那点感悟必然是不够用得。

那么……狂化?

可是,狂化仅仅是我自身燃烧生命潜力激发出来的力量而已,无法增幅太篱的力量啊,在这样的交战中,我的力量微不足道,太篱的才是大头,即便我狂化了,我也未必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而且,狂化燃烧生命潜能,三清道人曾经说过,华山一战,我燃烧生命过甚,如今最多也就只能在使用两次狂化了,透支自己的生命潜能,还不如以命换命!

悍刀决呢?

这或许是个法子,只是,悍刀决只是行气之法,就是如何将我体内的力量爆出来,达到一个力量运用的最大化,可它也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力量是集中喷发的,会对体内的筋骨行程非常强大的冲击。如果不在自己身体强度的承受范围内的话,没杀敌呢,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

我现在在使用的可是一个大帝的完整力量,这样的力量本身就不是我能驾驭的,是太篱在保护我的筋脉,而且她的力量与我契合度非常高,所以我才能使用,可一旦使用悍刀决,太篱还能护得住我的身体么?

我一边攻杀疯王,这些念头一边在我心中激荡着,到头来我才悲催的发现一个很恶心的问题——我这一身的道行与战技,全都是剑走偏锋,竟无一个正常点的招式,一个不小心,先玩坏的是我自己!

“孬种!”

这时候,太篱冷冰冰的声音又一次在我心间响起,语气里带着轻蔑,反正就是那种挺看不起人的姿态在对我冷嘲热讽:“就这点能耐啊,给了你力量你也不行啊,还和当年一样,彻头彻尾的一个孬种,甭说给你大帝的力量,就算给你十个大帝的力量又有什么用?孬种就是孬种,烂泥扶不上墙罢了,我看你就别挣扎了,赶紧认输得了,就你这样的还做什么武士?孬种!”

“闭嘴!”

我忍不住在心中怒骂了一声,这女人怎么就逮着个孬种骂我个没完,老子本来就是一刚刚逆天改命的九段修炼者,你特么赶鸭子上架让老子和大帝拼命,老子能架得住就不错了,搁别人指不定都腿软了。而且疯王是什么人?活了那么久,早特么成精了,战斗经验也根本不是我能比的啊,所以,太篱这一口一个孬种的,倒是真给我惹急眼了,在心中骂了一句:“你行你上,不行你就别逼逼!”

不过。我这心头一着急,倒是反而决定行险玩命了!

就用悍刀决,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对疯王造成有效杀伤的法子了,哪怕损毁身体也由不得我了!

当下,我心沉入腹,连双眼都闭上了,脑海中去回忆着从前的事情,那是打开悍刀决的钥匙。

那一切的痛苦。都变成了我今日的力量,有时候我都不自禁的在想,假如没有痛苦的话,或许今时今日,我都不愿提刀入江湖恩怨,只想守着妻儿安度余生。

可惜,我没有选择,老天给了我这样的命运,我只能用痛苦来激励自己,那滋味儿,比头悬梁锥刺股要疼的多。

当我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已然进入了疯魔的状态,眼前一片猩红,鼻腔里都隐隐激荡着血腥味儿,我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心中杀气奔涌。戾气丛生!

这一次进入悍刀决的状态,比以往来的更加汹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得到了一个大帝的完整力量,反正,此刻我心中情绪激荡,仿佛唯有杀戮才能让自己平息。

轰!

笼罩着的血色巨人身上竟然都弥漫出了黑雾!

“好可怕的戾气!”

太篱失声惊呼道:“我的力量竟然被这戾气所硬性,狂暴了起来,他……他为什么会有这么沉重的戾气!”

“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他……真的不一样了。”

洛凰轻轻叹息一声:“如果咱们能活着出去,建议你去阴间的三生石前看一看他留下过的痕迹,他曾在那里驻足,在三生石上留下过痕迹,三生石是个什么东西,你应该是很清楚的,它和轮回路相连,法则相牵,能看到很多东西,相信你作为一个大帝,肯定知道开启三生石的法子,届时,你去看一看吧,或许你会改变主意的。”

太篱没说话。

她们两人在我心里嘀嘀咕咕的,说的事情虽然听起来是挺有意思的,不过,此时我心思和注意力全都放在疯王身上了,也没工夫听她们闲扯。

事实上,这时候,我整个人状如疯魔,强大的力量给我带来的是更深的魔种,眼睛里也只剩下了疯王。

终于,我踏出了脚步,我身上的血色巨人也随着我的动作卖出了一步。

轰!

虚空颤抖,这一脚,晃似要踏碎凌霄,一瞬间,血光弥漫,黑气冲天,我手中的百辟刀也随之劈出,血色巨人的手中的血色长刀随之落下!

悍刀决,第一式,黯然。

悲悯的气息将整个战场都笼罩了,在这一刹那,仿佛背上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主题曲,在我下方正在交战厮杀的那些的士兵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搏杀,整个世界一片萧杀!

我能看见,那些原本粗鲁的兽人战士都犹如木偶一样站在原地,双眼无神,脸上涌现出了悲哀。

无论是恶魔。还是那些阴兵,都是如出一辙。

我明白,这是强者的道!

强者一怒,天下飘血,强者一悲,天道恸哭!

原来,当一个人的力量走到极限的时候,他的道。真的可以刺激天道,蛊惑人心。

就连疯王都没能逃过这样的法则制裁,当我出手的刹那,他明显有了一瞬间的错愕,不过大帝终究是大帝,反应速度非同寻常,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然后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丝恐惧,干了一件打死我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竟然掉头直接逃走了!

疯王,胆气只有这一点?

可惜,已经迟了,我的第一刀已经落下,血色长刀撕裂空间,一瞬间劈在了疯王的背上,这一刀直接剖开了他的脊背,我深知已经能看见他散发着淡金色光滑的脊梁骨了,大片绿色的血液在虚空中洒落。

不过,他到底是肉身成帝,那肉身简直就是世间神兵,无坚不摧,纵然是我用大帝之力用出了悍刀决,也仍旧无法一刀将他斩杀,只能剖开他的皮肉。

“太篱,你还在愣着干什么!”

墨桀怒喝道:“还不赶紧护住他的身体。在这么下去,他出不了几下子就得完蛋!”

“哦哦!”

太篱应了一声,如梦方醒,然后,我就感觉更多的力量护持在了我的筋骨肺腑当中。

而我,此刻对于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任何介怀了,此时,我只想一战,只想用杀戮来发泄我的恨。

第二式,绝望!

轰!

能量覆灭,战场之上死伤无数。

这回,疯王没有逃了,没有用自己的肉身来死扛,因为他知道,自己扛不住,这一刀出去,转身竟然抡起巨锤来对抗,然后,他的兵器被毁,两根手指也被能量绞杀成了碎片!

第三式,疯狂!

我不会给他机会,第三刀,随之而出。

噗!

这一次,疯王失去了武器。只能用拳头来对抗,最终我一刀斩下了他的一条手臂!

“啊!”

疯王惨叫了一声,浑身都沾满了绿色的血液,但是却站在虚空中疯狂的大笑着:“你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你还能继续吗?你不能,你杀不了我的!”

确实!

他说的是一个事实,现在的我,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太篱的声音也匆匆忙忙的在我心间说道:“我只能护住你到这个程度。如果你继续下去,纵然不会死,也一定会伤及自身,身体会受到重创,届时将无法面对魔刹!”

这些道理,我如何不明白?

只是,我已于往事中疯狂,如何能停的下这手中的杀戮?

而且。疯王不死,魔刹来了二帝联手,更加没有希望!

“立地成魔!”

我高举百辟刀,笼罩在我身上的血色巨人手中的长刀也高举向天,这是悍刀决的第四式,我身上的大帝级的力量也在这一刻沸腾了,满头的白发乱舞,我双眼也已经成了一片猩红!

轰!

可怖的能量在疯王脚下爆开,疯王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凝滞了,一瞬间哪里空间崩碎,他差一点被凌迟了,浑身皮肉都被削的翻卷了起来,整个人被击飞了!

还不死?

肉身成帝,果然可怕!

可是,悍刀决四式之后,已经没有定式了。

因为悍刀决本身就是刀随心动。我母亲的悲伤源于我,在开创了前四式以后,见到了我,所以她于苦海之中回头,有了第五式,她的第五式,是新生。

可是我的悲伤和绝望有来源于何处呢?

来源于命运的不公,和一生的颠沛流离!

我……在魔海中回不了头。我没有新生,我得不到解脱,我……没有第五式,等着我自己去开发!

悍刀决,到此戛然而止。

我立于空中,身体犹如撕裂一般的疼痛,张嘴“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内脏已经受到了沉痛的波及。

可是,疯王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已经是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既无第五式,可我仍旧要杀你!”

我吐出一句话,双眼中迸发着妖冶的血光,怒吼道:“今日,老子便要在这里弑帝!”

语落,我直接朝着疯王冲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