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魔刹大帝/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帝,这两个字,意味着镇压诸天,意味着亘古长存,意味着永恒无敌。

圣王不出,谁能镇压!?

而我,今日已经铁了心要亲手弑杀一个大帝,我要踏着他的帝血,走向永恒,走向无敌,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保护我所爱护的一切!

这,永远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君不见,古往今来,由来都是雄狮扑麋鹿,可怜麋鹿有谁怜?这狗日的世道,笑贫不笑娼,礼乐崩坏。天下其实根本就是一团乱局,站在这丛林法则制裁的世道里,想不被人吃掉,只能去吃人。

我,已经受够了失去!

长刀高举,冷光闪烁。我奔跑过长空,笼罩着我的血色巨人每一次落下脚,都会让这里颤抖,虚空崩碎。

而疯王,这个时候竟然出奇的安静了下来,他已经无力战斗了,不过,他是大帝,他有着他的骄傲,宁可站着死,也不会跪着生,所以,纵然他已经遍体鳞伤,可还是站的笔直,犹如古神话中逐日的巨人夸父,垂着头,近乎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可敌,终究不可敌。世间……谁人能敌?”

语落,他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豁然抬头看着我怒吼道:“可是,你是强者,但你不会是一个胜利者!”

噗!

他话说完的瞬间,我已经冲了上去,笼罩着我的血色巨人手中的血色长刀一挥舞,瞬间斩下了他的头颅,绿色血液飞溅,而后我一抬手,血色巨人便将那颗绿色的头颅提在了手中,疯王的尸身从高空坠落,最后沉沉的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一位古老的完整大帝,今日在这里陨落。

下方,恶魔崩溃,纷纷嚎哭。

不过那些兽人却疯狂的欢呼了起来,开始撵着阴兵与恶魔追杀!

我看着手中的头颅,一时默然……

大帝,这个以前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的存在,今日……竟然头颅被我提在了手中。

这……大抵就是命了,任你如何牛逼,在这一行里,挣扎的久了。终究难逃一死。

这世间的法则便是如此残酷,只是不知,这一切的纷争和战乱,该如何才能平息。

我不知道,因为我也只是一个在苦苦挣扎的人罢了,斩杀了一个大帝。我却没有得到任何的高兴或者是兴奋的情绪,有的只是悲哀,大概兔死狐悲说的便是我这种了,武道无尽,谁又能活着走到终点?

不过,最终我的这些情绪还是没能持续多久。被远方的一声愤怒的长效打断了。

这一声长啸来源于远方,可是却让我这里风起云涌!

又是一个大帝!

是谁来了,不言而喻,魔刹大帝!

我……还能战吗?

我自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终于我还是摇了摇头,悍刀决连出四刀,而且还是以大帝的力量来发挥的,实际上我自己的本身境界只有九段,若不是太篱在拼命帮我护着身体,恐怕我早已经挂掉了!

即便如此,我也已经重伤!

再来一个大帝。怕是我得授首,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了!

“小天!”

谁知,洛凰的声音这个时候在我心里响起,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挣扎,略有犹豫的和我说道:“准备放弃太篱吧!”

我心中一惊!

洛凰这么跟我说,太篱不是会听到?

“放心吧,她听不到我和你对话!”

洛凰一下子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说道:“你我本命相连,恰如心有灵犀,我现在是用这种方式在与你说话,方才与太篱说话,只不过是用精神沟通罢了,二者不同,太篱听不到,现在能听到的,只有我、你以及墨桀三人,你记住了,待会儿不要在心里说话,就不会莫名其妙的与太篱嫁接起精神沟通的桥梁,有什么问题只需要心里想就可以了!”

我默默点了点头,心念一动,就将我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舍弃太篱,如何舍弃?太篱现在可是钻到我身体里面去了!

“只是灵魂上身而已,和鬼上身没区别!”

洛凰嗤笑一声:“在身体里面,拼的可就是灵魂力量,只要我和墨桀一出手,就能立即将她和她的力量从你身体里面赶出去,让她去应付魔刹大帝吧,你准备逃跑,现在这情况,你根本无法进行战斗了,否则你这个人就废了,也就没以后了,明白了吗?你放心,上一回太篱和疯王一起追杀你的情况不会在发生。一会儿魔刹来了,你佯装与魔刹交手,届时,我会在你们交手的瞬间,一下子把太篱推出去,她必然慌忙之下与魔刹厮杀在一起。有那瞬间的工夫,你即可远遁!”

这……

我是听懂了洛凰的意思的,可是我心中也有点疑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啊?这摆明了就是坑爹啊!

还说太篱和墨桀、洛凰是兄弟姊妹呢,敢情兄弟姐妹什么都是用来插两刀的啊?

反正我有点受不了,刚刚我还在用太篱的力量在一起对敌,一转眼就给人家太篱坑了,忒不要脸了点!

“在阵营的选择中容不下任何的私人感情!小天,你永远记住这一点,未来你必然会承受无数人得背叛,可无论是谁,哪怕是你的亲儿子,背叛你你也要一刀杀死,大义胜于一切,今日我就给你上这一课!”

洛凰的声音很凝重,其实从她纠结的语气中,我能看得出,其实她也心里恶心的慌。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早就说过,四方之神中,我和墨桀是最好说话的,也是对你的恨意最低的,可是白虎和玄武不一样,他们是真的敢做了你!一来是因为他们的性格,二来也是遭遇!你不知道的是你和太篱之间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那样的仇恨,在她有力量的时候是根本无法化解的,你明白吗?如果她和我们一样,也是出于残废的厉害的状态,你能压得住,那你大可以将她留在身边,慢慢去解开一切的死结,可她还保留着完整的大帝力量,你和她谈什么?一个惹怒,你死无葬身之地!但愿你能懂我在说什么,不过我也不是要往死里坑太篱。这个魔刹大帝的能耐比疯王小太多了,太篱如果肉身还在,能轻松吊打他,现在太篱就算没了肉身,也最多拼个势均力敌,不至于直接挂掉。所以大可以不必有什么愧疚,你还是保命吧,我跟你这么说吧,哪怕你帮着太篱解决了魔刹大帝,在你趴下的时候,她就会离开你的身体。眼睛都不眨的割下你的头颅!人在有力量的时候是不会谦卑的,这一条永恒不变!”

墨桀没说话,但是,显然也是认可洛凰说的的。

我虽然觉得有点太坑了,有点拔吊无情的意思,但……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为了我的小命。

于是,我咬牙同意了。

而这时,远方的怒吼声已经愈发的激烈了,不多时,一条黑影由远及近。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冲到了战场上空。

这是一个与正常人身高差不多的恶魔,看起来没有疯王那么摄人,但是,也足够可怕了,满头墨绿色的长发无风自动,身上的气势很惊人。看到我手中提着的疯王头颅后,顿时眼睛红了,嘶吼道:“你竟敢斩杀疯王!”

不用说,这位应该就是魔刹大帝了。

“你们想杀我,我就得先杀你们!”

我怒吼一声,一抬手将疯王的头颅朝着魔刹丢了过去!

“进攻!”

也就是此时,洛凰在我心中猛然一声怒吼。

然后,在魔刹忙着接疯王的头颅的瞬间,我就已经冲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