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清霜铁甲飒飒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魔刹如何?我不得而知,现在这种情况下,思来想去,似乎只有洛凰更值得信任一些。

没办法,她终究从太古而来,了解的还是更多一些的。

我除了信她别无选择。

毕竟,我连这些恶魔到底来自于哪里都不知道,难道也是其他几个文明纪元的物种?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的,对于他们当中的强者更是一无所知,让我自己去感受,甭说这地方因为梅林大法师的禁咒什么都感受不到不说,光说我现在,连这大帝级的力量都没玩明白,用什么去估测别的大帝的深浅?无从谈起,也不知道怎么判断!

正是因为我心中没有任何的评估。完全在按照别人的指挥在做事,所以心里头还是没底,就是硬着头皮上的,整个人犹如一道血光,刺破长空。

无奈。此时我身上已然负创,五脏六腑犹如撕裂,在冲过去的过程中,嘴角就已经抑制不住的往出渗血了,那是内脏里的淤血。

魔刹也没想到我说动手就动手。明显是被吓了一大跳,刚刚接住疯王的头颅便匆忙应战,对着我这边狠狠排出一掌!

轰!

磅礴的能量澎湃而出,那能量是最为纯正的阴性力量,比一些魑魅魍魉的本命元气都要纯正!

由此可见,这魔刹与疯王不一样,不是修肉身,走的正常路子,是寻常的恶魔一路成长到现在的,所以才会有这么磅礴精纯的阴性力量。

恶魔的身上本身就是阴性力量,这我早已经知道。

嗡!

空间颤动,那澎湃的阴性力量在喷涌而出后,最终形成了一只漆黑的巨大手掌,手掌之上,镌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明显是要将我打碎!

又到生死时刻,我怎敢懈怠?早已经蓄势待发的一刀豁然挥出,血色长刀斩裂虚空,与那黑色手掌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这一瞬,就连空气都发出了类似于吹口哨一样的尖啸声,终究还是击溃了那黑色手掌,而我自己也在碰撞中又一次加剧了身体的伤势。

至此,我已经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已经乏了,明显是先前的悍刀决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当场我喉头一天,人在半空,鲜血就已经顺着喉腔迸射。

不过我朝前冲击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血色巨人背后的双翼煽动,直扑魔刹!

苦也!

我心中暗自一声。那血色双翼是洛凰在驾驭,她这摆明了就是一副亡命狂徒的模样啊!

别说,倒是这副架势还真是骇住了魔刹,对方竟然不和我硬碰硬了,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超后退去。

此时其实正是猛攻的最好时候。可惜我真的已经到了极限了,手中提着长刀看着面目狰狞,其实就是和人家强行装逼,我现在哪里还能继续剧烈战斗啊?

拥有了一个完整大帝的力量后,洛凰这朱雀双翼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展现了鲲鹏之外速度天下第二的风采,血色翅膀煽动了几下,我便已经离魔刹很近了!

“墨桀!洛凰!”

这时,我心中忽然响起了太篱愤怒的吼声:“你们意欲何为!这时要赶我出去嘛?”

“对不起,魔刹你自己就能对付……我们不能留你在这里了。”

洛凰的声音里带着歉意:“你应该知道我们出现在他的身体里意味着什么,我们的未来……都在看着他,所以,我们做的一切事情,都要为他来考虑,而你……战斗结束。怕是你会杀死他吧?”

“对不起,小妹……”

墨桀也补充了一句。

下一刻,我听到了洛凰愤怒的咆哮,然后,我感觉我的体内一下子撑了起来,感觉就像是吃的太多了,要活生生的将我憋死一样,那贮存在我体内的大帝级力量在一点点的被往我身体外面推。

终于,“倏”的一下,一道血光被从我的身体里推了出去,也不知道推力到底有多大,那血光被推出去以后,犹如离弦之箭,直接朝着魔刹的方向就狂飙了过去,最终在半途幻化成了太篱的样子,可惜她似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始终没有停下。

此时,她脸上的封印已经变得十分脆弱了,只剩下了一团薄薄的白雾,白雾之后,似乎是一张非常清秀的脸,犹如年方十八的懵懂少女。

那便是太篱的模样吗?

杀神白虎,竟然生的如此清澈干净?

不及我多想,太篱已经和魔刹碰撞在了一起,没办法。当时我和魔刹之间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而我胸口跑出一个太篱,这也不是魔刹能想到的,猝不及防之下中招是必然的,悲催的是。疯王的头颅是在魔刹怀中抱着的,这么一碰撞,顿时将疯王的头颅给毁去了,而魔刹也被太篱身上挟裹着的力量直接击飞。

“吼!”

这魔刹人在被击飞的过程中就已经发出了怒吼,就像是被践踏到了自己的底线一样,背后深处两只巨大的黑色手掌,在虚空中一抓,竟然生生止住了身形,然后掉头就朝着太篱杀了过去,看那样子,比疯王还要疯王,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太篱被这么一个疯子一下子纠缠住,当然没法子了,只能应战,两人厮杀在了一起。

而我,早就被洛凰煽动着朱雀双翼给拖走了……

此时此刻,我体内属于太篱的大帝级的力量抽离,护体杀气幻化出的血色巨人早已经消失,重新覆盖我的是犹如风中烛火一样随时都会熄灭的护体杀气,至于我的身体状况,更是糟糕,这一次我所受创伤,恐怕不比上次在长白山的轻,这还是太篱已经竭力保护我的身躯的原因,要不然,恐怕我不死也已经残废了!

我整个人都被痛苦席卷,那种滋味儿,当真不好受!

不过,我心里惦记着媛,忙朝着天空看去。

只见。媛真的是服从了我的命令,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凝聚起来的力量丢出去。

当时,我让媛准备这些,只是希望在我挑起疯王与太篱的战争后,撤离时让媛将凝聚起来的力量丢出去,造成动乱,以此来断后,谁知,这一系列的变故令我猝不及防,我也迟迟未能撤离战场,而媛却始终坚守在岗位。

不过,此时她明显已经到了极限了,身上的战甲出现了龟裂,气息微弱,已经无法驾驭那庞大的力量!

这傻妞……

“媛,快将那玩意丢掉!”

我忍不住撑起力气怒吼了一声,不过这一嗓子出去,我气血翻滚,不断咳嗽,鲜血顺着嘴角不断垂落。

听到了我的怒吼声,媛总算是打起了一些精神,终于将她撑起的那能量丢了出去。

也是不知道她到底凝聚起了多么庞大的力量,胸前那黑洞都在隐隐发光了,这一丢出去,直接就丢到了太篱与魔刹交战的战场上。

轰!

顷刻之间。那黑洞炸裂,一瞬间,阴兵、恶魔、兽人死伤无数,血与骨在那里崩裂,惨烈之程度。当真犹如末日降临一般!

就连太篱和魔刹两个大帝都受到了些许的波及。

至于媛,在丢出那玩意以后,笔直朝地面坠落了去,不过洛凰控制着朱雀双翼,一个煽动。紧接着便俯冲了过去,我这才接住了她。

然后,我稍微看了一下媛的身体状况,心里一沉,与我一样,她也是肉身无法顶住狂暴的力量,受了重创,此时浑身软的犹如没有骨头一样,好在不会挂掉。

洛凰再没让我拖延,煽动着朱雀双翼就朝远方遁去。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大概是因为愧疚吧,在离开之前,还是没能忍住回头看了太篱一眼。

我这才发现,太篱也在看我。

她脸上的白雾已经很薄了,面容已经大概能看清了,真的是很清秀,尤其是那双眸子,更是无比的明亮。

只是,那眸子里,荡漾的确实心碎与深沉的悲哀。

渐渐,眸光愈冷,如她身上的铠甲散发出的飒飒寒光一样萧杀。

“你终于还是又一次抛弃了我。”

这是太篱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就是这一句话,让我莫名其妙的心疼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