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自古征战几人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说话的语气,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诧异!

平日间,我的声音是低沉嘶哑的那种,大概也是因为我性格的原因,从很小开始上学的时候,很多老师就觉得我有点阴沉,后来长大了一些,同学们也觉得我有点阴沉,总之,不算是个阳光的人,入了这一行以后,所经历的一切,都将我这种性格放到了最大化,以至于渐渐变得愈发的凶戾。

有时。语气里都会带上戾气。

反正阳光明媚这种东西,我就从来没有过。

可是,我此时的语气真的是那种特暖的类型,一开口连我都愣住了,因为……实在是太温醇了。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可是却又带着一股子威严,那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

话出口,我目瞪口呆,随后。一阵剧烈的心痛刺激我的浑身一个激灵,不自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弯下了腰,缩成了一个大虾米,剧烈的疼痛下,意识都有一些浑浑噩噩的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洛凰和墨桀。

我的视线彻底模糊之前,我看到墨桀和洛凰的脸上神情十分的复杂,带着七分激动,三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恨非恨,似爱非爱,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或者这些都不是,或者,这些兼而有之。

总之,很难想象,人的神色能在一瞬间表露出那么多的情绪。

然后……我就没意识了!

……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整在凌空飞行,洛凰控制着朱雀双翼,拖着我跨越了成片的兵营……

“我这是去哪?”

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醒了?”

洛凰有些吃惊,然后说道:“带你回去营救太篱呗,你的命令我们怎么敢违抗呢?”

我这才终于想起了前不久的情况,不禁有些疑惑的蹙眉道:“我刚才……”

“谁知道你怎么回事!”

洛凰有些责怪的说道:“简直莫名其妙嘛,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又要回去,简直就是个疯子,估计是你那时候因为身体受了重伤,所以意识模糊,说胡话。做出了糊涂的决定吧!”

知道是糊涂决定你还执行?以前咋不见你这么听话!

我心中嘀咕了一句,不过,洛凰虽然这么说,却没有问我要不要返回,这当中的意思。我怎么可能不明白?

怕是她自己也是对太篱有些愧疚的吧,不光她,还有墨桀,他俩意见要是不一样的话,也没法促成这件事儿。说到底吧,还是他们自己想救,所以才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我身上!

不过,后来我想了想,罢了,去就去吧!

撤离时候太篱的那个眼神和那句话,确实像是一根刺儿一样扎在我心里头,如果真的不管不顾,什么都不做的话,恐怕我也过不了自己这关。既然当时稀里糊涂的就做出了这个决定,那便做了吧。

而且,前不久那一声大爆炸……

那气息,毫无疑问是太篱挑起的,她现在没有肉身,用了那样的力量,恐怕也是非死即残了吧?洛凰还是估算错误了,那个魔刹强悍的有点不像话,太篱也根本就不是对手!反正,太篱肯定是出事了,我现在回去,承担的风险似乎也就不那么大了,不至于上去就被她给宰了。

只是……当时我真的是意识混乱,又加上对太篱有一定的愧疚,所以说胡话,做出了救援太篱这样的决定么?

我总是觉得好像有点奇怪,可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候的情况我却是打死都想不起来了!

想不明白,最后我也就不想了,于是就问洛凰,媛哪里去了,她说媛伤得重,行动不便,如果带上她也是累赘,就让媛在原地等候了。等我们救了人,然后再和她一起去与老白他们几个汇合!

也不知道老白他们有没有进入王宫,找到胜利之剑了没有……

在这里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突兀了,此时我又身负重伤,想起这些事情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终于。在洛凰的带领下,我们重新返回了战场。

这里毁灭性的气息弥漫,空中弥漫着一层血光,让四周的一切都呈现出了一种凄艳的血色。

待落地看清这里的一切后,我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彻底的镇住了。

这里原本是一座兵营改建的鬼国城镇,然而如今四周的建筑物已经全部都被夷为平地,入目之处,一片狼藉,除了尸体还是尸体。

恶魔的、矮人的、兽人的、精灵的……

尸体一具堆叠着一具,殷红的鲜血和墨绿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几乎已经快行程了一条条小河,四处流淌,我站在这里,靴子都被血水所淹。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黑雾,沉重阴怨之气在这里飘荡着。

那是阴兵嘶吼形成的阴霾。

血光之下,这里说不出的凄凉,每一具尸体上都盖上了一层血色,那一张张因为死亡而变得空洞麻木的脸,时刻撩拨着我的神经!

总之,是在没有一个站着的了!

在天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的血色巨茧,隐隐约约能看见那血色巨茧中应该是有个人的,看模样肯定不是太篱,应该是魔刹!

“这便是真正的战场了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看着这一切,觉得当初我在天道盟海外分部打起的那一场的血战,真的是什么都算不上了,这才是真正的惨烈,我不禁想到了曾经读过的一些描写古战场的诗句: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从前读这诗句,觉得那是夸张,可真的目睹了这一切之后,便是我这个被世人称之为“人屠”的魔,也不禁有些动容……

“这……便是我一个毒计造成的么?”

我看着这一切,忍不住扭头看向身边已经幻化成人形的洛凰,问了这么一句。

“不错,是你造成的,类似于这样的惨烈,你已经制造过一次了吧?只是那一次,没有现在这么夸张罢了。”

洛凰耸了耸肩,道:“能傲视古今者,哪个不是铁石心肠,杀人有方?于你而言,今日你见到的,不过才是小试牛刀,冰山一角罢了,来日,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会更多,多到你晚上睡觉都能闻到手上的血腥味,我很肯定这一点,慢慢习惯吧,习惯就好了……”

习惯就好?

我下意识的注视了洛凰一会儿。她很淡定,淡定的我心惊。

她口口声声说我是人屠,怕是她手上沾的血,比我多的多吧。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道:“太篱呢?为什么不见太篱?”

“应该在这乱尸中间。”

洛凰道:“先别急,她不至于魂飞魄散,否则我能感受得到,还是找找看吧!”

当下,我、洛凰、墨桀。在这乱尸中间翻找了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我见到了那个坑了我的吸血鬼婆婆的尸体,她抱着一个恶魔,那恶魔手中的兵器已经洞穿了她的胸膛,而她则咬断了对方的脖子。

我也见到了那个没正形,给老白来了个千年杀的矮人岩石,他也已经阵亡,被一个恶魔踩在地上,用长枪扎死了,不过那恶魔的头颅也被打爆了,在一旁丢着的是矮人岩石的锤子,上面沾着绿色的血迹,估计他是被对方踩在地上用长枪戳死的时候,丢出的锤子打碎了那恶魔的脑袋。

……

类似于这样惨烈的死相,我见到了无数,所有人都死了……

可是,乱尸中找了许久,我们三个都是终无所获,最终也有些失望,难不成太篱真魂飞魄散了?

谁知,就在我们想要放弃的时候,一声嘤咛从远处的乱尸堆里传了出来,因为这里太安静了,几乎可以说是死寂,所以这声音传出来的时候,我们三个倒是都听到了!

听那声音,可不就是太篱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