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无魂/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要闹殉情?

我心跳都加速了几分,原本想说老白几句,可看到老白看着怀中屠那股怜惜劲儿,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推己及人吧!

当初天道盟之上,我的兄弟亲人战死,妻子殒命,那一瞬间,我不也是生无可恋,甚至想横刀自决于那里?最后,又是不甘让我走到了现在,时光没有冲淡我的悲伤,只是那些悲伤在不甘的催化下变成了仇恨。能撕裂一切的仇恨,于是,这世间又出现一个人屠。

那种痛苦,锥心尸骨,我体会过。

别说老白就是与屠相处了一丁点的时间,感情怎么会那么深?感情这东西,谁特么能说的好呢?这大概是我见过的世间最霸道的东西了,黄赌毒与之相比都微不足道,能成就一个人于无形之中,也能在不见血的情况下杀人,如果命中注定相遇,或许只需要一次回眸,就注定一生惘然。

我想,屠可能就是老白的劫吧!

想了想,我便走到了老白身边,用力拍了拍老白的肩膀,道:“又骚又黄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呢?都已经是逆天改命的人了,难不成还执着于红尘中的思维?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死亡不是终点啊,纵是屠肉身已死,也不是没有机会嘛,捕捉她的灵魂,以咱们的能力,难不成还不能让她重新现世?虽然这里是西方,又能咋的?东方的阴曹地府咱们能征服,西方的天堂地狱咱就不能搞定了?不要放弃,现在放弃为时过早了。”

想来想去,似乎我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能短暂的刺激到老白的求生欲望了,让他能挺起自己的脊梁骨。先离开这里再说!

果然,屠还真就是老白的软肋,我一下点明屠只是肉身死亡,或许还有机会这一条,顿时惊醒了老白,然后他的眼中就闪烁出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说来,其实也是我们这些人的共性,生长于红尘之中,总是将红尘中的一切规则扎根在自己的思想深处,以为死亡就是终结。

其实,就是一种误导。

“走!”

老白终于开口了。

我大大松了口气,将他从地上拉起来以后,再看张博文和曹沅那头,他们两人这时又已经将一个恶魔方阵屠戮光了,酝酿了许久的力量也是喷薄而出。

只见,曹沅身上的阴气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冲向高空,将恶魔射来的飞矢纷纷扫落,而后,那阴气就像是流星一般坠落在了恶魔的阵营中,顷刻间,那里残肢断臂横飞,原本准备发起进攻的一个恶魔方阵也被硬生生的打乱了进攻节奏,那里终于产生了一些混乱。

与此同时。张博文也已经动手,只是轻轻一抬手臂。

轰隆隆!

山河之力暴动,地面颤抖,一堵十分雄壮的土墙从地面凸起,将南宫门的门洞一下子给堵死了。

借着这机会,张博文和曹沅飞快退了出来。

此时。我们这一行人搞得非常狼狈,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力量枯竭了,需要立即进行修整,这个时候就算是撤离,恐怕也跑不了多远,无奈。我只能求助墨桀了,在心里默默说道:“墨桀,人太多了,这一次只能拜托你了,虽然……让你当坐骑,有损你强者尊严,但是情况紧急,拜托了。”

墨桀是个傲气的主儿,让他现身做为坐骑一波把我们带走,他肯定不怎么乐意,毕竟曾经是四方之神的老大,让人骑……怎么说都不大好。所以我的语气不得不放软一些。

墨桀这回倒是没意见,霎时,我胸口发出了雷鸣般的龙吟,而后一条巨龙便从我胸口冲出,我背后的朱雀双翼煽动,一下子,我自己跳上了墨桀的背,同时招呼了老白他们一声,几个人的动作这回利落了不少,纷纷跃上龙背,一声龙吟后,墨桀冲天而起。

我回头看,发现那些恶魔似乎并不像就这么放过我们,南宫门被堵死了,最后干脆翻越宫墙,从城头跳下来又撵着我们追了上来。

好在,我虽然肉身受创,但是,自己本身的能量还是比较充沛的,倒是够墨桀挥霍,墨桀全速前进,距离王宫也是越来越远,至此,我们身后的那些恶魔的尖叫声和喊杀声才终于弱了一些。不过,我们现在可顶不住那些恶魔大军的疯狂进攻,为了安全起见,又飞离了一段距离,最后挑选了一片没有阴人和阴兵活动的地段才降落了下来,而后,墨桀归于我体内,洛凰也收起了朱雀双翼,我们这些人寻了一座兵舍便钻了进去。

此时,屠明显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呼吸开始变的格外基急促了起来,甚至在不断咳嗽着。只不过,每一次咳嗽一声,嘴角都会涌出鲜血,目光甚至都已经开始涣散了。

“别……别……”

老白听了我的话后,心态平复了不少,可屠表现出了这副模样,仍旧是不可避免的着急了,抱着屠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哭腔了。

“姐,从你大腿根放点血出来,还有那点水,再给我来包黄纸!”

我蹙眉看着屠,现在她的模样。摆明了就是到了最后咽气的时候了,话都已经不会说了,就是溢血,说再多无用,得赶紧将她的魂魄收过来才是正经!

这一次,我们带的材料有限。所以我只能就地取材了,准备做一种叫做凝魂浆的东西。

这其实是最简单的一种茅山术了,一般也就只有我们这行里刚入门的人才会用,针对的也就是寻常人的魂魄罢了,不过此时用起来,却是相得益彰,毕竟屠就是个寻常的武士,并非修炼者,搜集她的魂魄,用给寻常人的法子便好,而这凝魂浆便是最不伤她魂魄的!

具体的法子其实很简单,地上凿个窟窿。灌入冤死之人的血,然后在周围画一个圆圈,圆圈留个豁口,在这圆圈里灌进去水,这就形成了所谓的凝魂浆。

不过,现在我们没有冤死之人的血,我就只能取林青大腿根上的血了,效果不如冤死之人,但也足够,毕竟做这个用的主要就是阴血,就是含着阴气的血,冤死之人的血当然阴气重,不过,女人大腿根上的血液阴,可以取代!

将这样的格局放在将死之人的身边的话,死人的魂魄就会被阴血吸引,顺着那水圈的豁口钻进去,有周围的水保护,魂魄不会受伤,毕竟刚死之人的魂魄是非常脆弱的。

而后,只等那阴血渐渐变黑,将黄纸盖上去,然后让黄纸把血吸进去,这样就把将死之人的魂魄收走了。这是收集魂魄最简单的法子!

当然,其实我们也能等屠咽气的时候,凭着感应去捕捉,不过,刚死之人的魂魄过于脆弱,我怕我们下手没给轻重给屠玩坏了,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法子了。

听了我的吩咐,林青那边答应了一声,就抽出了匕首准备放血。

谁知,就在这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忽然在这兵舍里响起。

“行了。不用折腾了,没用的。”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太篱出现在了我身边,曹沅和张博文他们不知道太篱与我之间发生的事情,而且,也没见过太篱的真容,不过看太篱身上的铠甲也看出来了,顿时被吓了一大跳,纷纷跳了起来,一脸戒备的看着太篱,估摸着还把太篱当敌人。

太篱对张博文他们的行为也不在意,目前一直看着老白怀中的屠。徐徐道:“你要女人的血和水、黄纸要干嘛,我知道,但是,如果是寻常人的话,这很有效,可对于暗精灵来说,基本没用,对他们来说,当他们舍弃了纯洁的那一刻开始,死亡对他们来说就是真正的终点,他们……无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