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寻找古战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是休息,其实到头来也就是给自己一个喘口气的机会罢了,要说调整到巅峰状态,那基本上就是做梦而已,完全没可能的事情,无论是我还是媛,我们都受创太重了,根本就不是一天两天能调整的过来的,恐怕,至少都得月余休养时间吧?

而现在,毫无疑问,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我检查过海瑟薇的情况,目前寒气已经弥漫到鼻子的位置了,用不了多久。她连嗅觉都会失去的,就她所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怕是她最多还能坚持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她整个人都会被冻结。届时,就算是我们能找到胜利之剑,也为时已晚!

所以,出于如此种种考虑,在这间兵舍里面,我们休养了大概三四天的时间,便又一次上路了。

三四天的时间,不足以让我回到巅峰状态,但因为有了龙力,我的恢复能力还算不错,有了这喘息之机,至少行动能力无碍了,就是如果要动手的话,勉强可行,但战力却是远不如从前。而媛在这段时间也能自己独立行走了。

倒是曹沅与张博文他们无大碍。就是力量使用过度罢了,经过这几天的休养,他们倒是调整到了巅峰。

在这几日的休养中,我们的日子其实不算太平,那些恶魔明显是有组织的,在我们撤离以后,竟然开始组织起人手四处搜寻我们了,这几日没少有恶魔搜寻到这里,好在来的数量不算特别多,都是林青、张博文和曹沅出去解决的,很是干净,不声不响的就把那些恶魔做掉了,然后就扔在了我们所在兵舍的一层,几日下来,兵舍一层全都是尸首,血腥味的弥漫,可没办法,为了不惊动更多的恶魔,我们只能将这些尸首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了。

至于老白……屠死后,这几日他一下子就变得沉默了起来。当天为屠清理了一下身子后,他就抱着屠的尸身坐在墙角里一声不吭的待着,嘴里常常碎碎念叨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跟神经病似得,弄得张博文都有些犯嘀咕了。老是凑在我身边问我,老白该不会受不了这些精神失常了吧?要我说,老白可能确实受了巨大的刺激,但要说精神失常基本不可能,走在这一行但凡能挺住一段岁月的人。哪个不是在失去中一路蹒跚前行,努力挣扎?老白也是一样的,这些非常人的经历足以让老白变得坚韧无比,不至于就这么垮掉,所有的萎靡蹉跎都不过是暂时的罢了,我坚信他肯定很快就能振作起来。

总归,蛰伏的这几日虽有波澜,但也是捱过去了,只不过,上路的时候。老白却执意带上了屠,他说,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心,如果情不能尽兴,那么做人就尽责,也算无愧无心,他就准备为屠完成生前之心愿。其实,屠的心愿简单的很,就是想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于是老白就决定,假如我们有幸能活着离开这里的话,就把屠的尸体带出去,埋葬在海边,因为屠想看一看真正的大海。

这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们也没人阻止,就这样上路了,奔着王宫的西宫门就去了。

那些恶魔便是到了今天,仍旧是没有放弃继续追捕我们,一路所过之处。我们倒是没少碰见恶魔的追捕队,好在我们现在保持着移动,和之前蛰伏的时候不一样了,犯不上跟这些恶魔死磕,所以能躲则躲。尽量不与这些恶魔发生任何冲突,一路上就跟做贼似的东躲西藏,兜了很大一个圈子,最后才终于到了那所谓的西宫门!

等到了以后,我们才傻眼了。

古战场呢?!

所谓的古战场呢!!

只见,这西宫门跟前,压根就是一片平原,因为当初东帝国爆发战争的时候,双方的厮杀地点主要就是在兵营外围,所以王宫这边并没有遭到过分的兵祸摧毁。再加上矮人工匠的手艺,保存还是特别完好的,当年东帝国的格局仍旧清晰可见,可能也是为了利于防守,所以。整个西宫门外,几乎是毫无障碍物的,就连兵营都建在了很远的地方,帝都的护城河就是从这里引入进入王宫的,广袤的开阔地带就一条河,河面非常平静,穿插过西宫门的门洞,最后直接流入了城内,宫门压就是一座巨大的铁索吊桥,宫墙之上,清晰可见有不少恶魔在守卫着,明显经历了上一次曹沅他们的强攻以后,这些恶魔的戒备已经加强了。

这地方,哪里是战场嘛!我要找的胜利之剑更是没影儿!

我们几个贼眉鼠眼的站在河边,胆战心惊的。生怕被城头的恶魔发现,没办法,我们战斗力大损,与恶魔正面冲突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能屈能伸先躲着呗。好在这里环境昏暗,我们也距离宫门比较远,所以,暂时城头的恶魔守卫还没有发现我们。

不过,也仅仅是暂时的罢了,这地方绝逼不安全,迟则生变!

“太篱,太篱!”

我有点着急,一个劲儿的在心里头呼唤太篱:“到底怎么回事?这地方哪里像是古战场啊!”

“我怎么知道?”

太篱冷冰冰的声音在我心里响起,特不负责任的说道:“当时亚瑟王和恶魔发生碰撞的时候,我曾经感觉到了能量波动,绝对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这没错,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别问我!”

这……

我有点傻眼,也没法真跟这种人计较,蹲在河边,急得就差跳脚了。

忽然,曹沅压低声音和我们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条河是不是有点太平静了?”

这话说的我们几个一愣,看了看河面,确实非常平静,平静的就像是静止的湖水一样,可一时间还是没能明白曹沅什么意思。

曹沅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整个东帝国的遗迹里面。只有一条水系,那就是多瑙河的水系分流!多瑙河的源头在上面,东帝国的遗迹在地下,暗河从上而下冲进来的,水势必然十分凶猛。而且是自北向南而流,再加上整个东帝国遗迹的地势是北高南低,所以,这条暗河的水势一直都非常凶猛!直到到了帝都这个地方,当时的东帝国人可能是为了方便取水,所以建造了环城护城河,开发曲线河道,这样就减缓了水势,可削弱程度是非常有限的,就算是引入了城中,水势也仍旧不可能像咱们眼前这样平静!而且,如果你们仔细看过的话就会发现,这座王宫除了西边是一片平原外,其余三面地势都颇高,这样一来,护城河流过西面的时候,水势应该比咱们之前所看到的更加湍急一些才对,断不应该如此平静,这很不对劲!”

有道理!

我点了点头,便问:“你是说?”

“这里的河床上有问题!”

曹沅很肯定的说道:“不妨做出一个假设,假如这河床上有个很大很大的窟窿,大到几乎等同于一个分流了,那么,护城河湍急的河水到了这里大量的朝那窟窿里面关进去的话,河水的流势是不是就变得平静了?相当于被卸去了力量嘛!而正好,据说那存放天象银盘的地方,就是在王宫下面!

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存放天象银盘的地方的入口,就在这条河的河床上?那里是一片地下世界中的地下世界,当初亚瑟王就是去了那里,结果不等有所作为,就被截住了!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我们现在找不到胜利之剑也就正常了,因为胜利之剑在我们脚下!”

“反正两眼一抹黑,既然如此,不如咱就先下去看看再说!”

我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