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逃跑的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呃……”

老白咧着个大嘴,所有的表情一下子全都凝滞住了,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短暂的尴尬,随即讪讪收回了手,不过他也是嘴贱,便是如此了,还不忘径自嘀咕几句:“不让碰就不让碰呗,拽成这样,长的挺清秀一姑娘,却整天板着个脸,瞅着就跟大豆面饼子似得,一看就是万年没人爱的主儿!”

太篱顿时挑了挑眉……

这倒是给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推了推老白,让他少说几句,太篱现在虽然大帝的力量挥霍一空。可她的灵魂力量依旧强大,便是剩下的那最后一点力量,我估计也足以吊打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这要是一个不乐意,给老白摁地上打出屎来。那可就有热闹瞧了。现在我们几个这处境,实在是不宜搞内讧啊,谁都不知道那些恶魔守卫有没有追下来啊,搞个内讧没准后果会很糟糕!

好在,太篱倒是真没和老白计较。身上的戾气也就是一闪,不过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垂头淡淡说道:“你说的对,我确实是一个万年没人爱的主儿,我这种人。大概永远也只能成为他人手中最锋利的刀,或者是……一个宠物?可能也就是如此定位吧,至于爱什么的东西,我以为我拥有过,其实我从未拥有过。”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竟然隐隐疼了一下。

仿佛,潜意识里在心疼她一样,或者也不能说是心疼,应该说是一丝浅浅的愧疚?

怪哉!

我暗道一声,不过也没多想。

太篱倒是难得平和了,冷冰冰的她话也一时多了起来,看了老白一眼,说道:“不过你也别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梅林确实不是你能碰的起的,我也碰不起,这里面的所有人都碰不起!看到他手中的那本骨书了吗?那是采集的天尊的骸骨凝练出来的一卷卷轴!至于梅林在最后的时刻所用的那个禁咒,我也有所了解,那个禁咒的名字叫做绝对领域,是最为可怕的一种杀阵了!这个杀阵的启动关键,在于符文,这些符文在一朝一夕之间镌刻不出来,必须得提前准备,因为符文过于强大。寻常的材料无法承载,所以只能以天尊骨为承载材料,提前制作一卷符文,然后燃烧自己生灵,将天尊骨上镌刻着的符文激活。那是,施术者自己就会变成这个杀阵的阵眼,在启动瞬间,会将周围的所有生命都吞噬的干干净净,然后。这些被吞噬掉的生命的能量就会成为绝对领域的养料,来支撑这个杀阵。我们所看到的这战场的至尊和圣人的白骨,估计就是当初梅林施术时被献祭的了!现在,这个禁咒虽然已经完成了,不至于一走进这里咱就被吞噬掉,但,梅林终究是阵眼,如果触碰到他的话,还是会被吞噬的。”

太篱这一解释,老白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劲儿的说:“变态,真特么的变态!”

“行了,如果差不多了的话,咱们也该出发了,这梅林就别管他了。”

太篱道:“既然找到了梅林,就说明咱们已经到了战场的中心,我估计亚瑟王他们也在附近,你们要找的胜利之剑,应该也不远了!”

我点了点头,对着一具尸体也确实没什么好研究的,当今之计,找到胜利之剑才是关键,所以,我一挥手,便径自出发了。

唯独太篱站在那梅林的面前,迟迟不动,等我们都走远了一些,才终于听她冷幽幽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图谋着什么,你属于哪里,但是。至少你曾经战斗过,我欣赏每一个至少有勇气拿起武器战斗的人,所以,你是个英雄。”

说完,她对着梅林鞠了一躬。这才赶快朝着我这头追了上来。

我们仍旧在按照原方向坚定不移的前行。

事实果然如太篱所料,这里已经是战场的中心了,又走了一段,我们终于在那些炸碎的骨头碎片中发现了一些较为完整的尸体。

这些尸体明显是在梅林发动禁咒之前便已经战死的人留下的,看样子。有的跟梅林一样是魔法师,有的穿着甲胄,应当是武士,不出意外,这些便是那魔法顾问团和圆桌骑士团的人了。

一片狼藉的战场中。很快,我们就发现了一具比较特殊的尸体。

这具尸体是一个相貌颇为英俊的男人,满头灿烂的金发,身材魁梧高大,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躺在尸体中间,身上有不少致命伤,不过,他就算是死了,躺在这乱尸中间。也十分抢眼,想必生前也是极其耀眼的存在。

“亚瑟王!”

太篱直接点明了这具尸体的身份。

这,赫然是一具帝尸,而且是亚瑟王留下的。

我无心去端详亚瑟王的尸体,这些大帝都太诡异了。死了都能有意志残留在尸体里面,在他面前瞎转悠可不是什么好事,谁知道会不会遇到诡异。

“这边走!”

我略一琢磨,就指向了亚瑟王双脚朝向的方向,并且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找到了亚瑟王的尸体。那么,我心里头就有数了。

就目前所知道的,亚瑟王当时是在去天象银盘所藏的地方时被恶魔追上的,那么,他必须转身去面对敌人。以他这样的存在,断然不可能干逃跑这种事情的。

那么,一切就很好推断了,他头颅所对方向,应该就是死前背对的方向。那边肯定就是天象银盘的所在之处了。而亚瑟王在死前投出胜利之剑,击杀一名敌人,那名敌人必然在他正对面,也就是现在他双脚所对的方向,循着这个方向。很快就能找到胜利之剑了!

有了这份思量,下一步该如何动作,自然已经是了然于胸。

我在前面打头,老白他们几个在后面跟着,我们一行人麻利的穿过了战场上的尸骨,这当中有恶魔的,也有亚瑟王麾下将士的,穿行了十多里地,就在老白都嘀咕我是不是找错方向的时候,我们终于见到了一直要找的胜利之剑了。

此时,我们面前的,仍旧是一片狼藉的战场,到处都是尸体,在这些尸体当中,有一具尸体分外的庞大,这是一具恶魔的尸体,身子犹如山岳,时隔好几万年,他的尸身仍旧没有腐朽,可见其多么的强大。

而在这具尸体的头颅上。正钉着一把寒光闪烁的剑,相比于这具尸体而言,这把剑简直犹如一根针一样,差距太明显了,可就是这样一把剑。钉死了这个恶魔!

看到这一切后,从林青那边接过来又一次背在我身上的海瑟薇的身体,竟然忽然散发出一股寒气,不过也就是一闪而没,当时我只感觉自己的后背上寒了一下,然后就没感觉了,也就没在意。

“没想到竟然是他!”

太篱这个时候忽然在一边说道:“山岳之王!看来亚瑟王和这把胜利之剑还真是有点能耐,没想到竟然将山岳之王这等足以和疯王媲美的老牌大帝都给杀死了!”

这个恶魔叫做山岳之王?果然是人如其名!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关注这个什么山岳之王了,在我眼中,只剩下山岳之王额头上钉着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剑了,因为距离远,我看不到那剑的具体模样,但直觉告诉我,那把剑,就是我一直要找的胜利之剑了,所以在抵达以后,我直接就朝着那把胜利之剑冲了过去。

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我这边刚刚一动,那把剑竟然“铿”的一下子从山岳之王的额头上拔了起来,然后竟是径自飞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