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钥匙/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根本不用太篱感慨,谁特么不知道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牛逼的机关之一。

整个东帝国……都特么是这座机关的一部分,一个机关分为三层,第一层为地表部分,第二层为地下部分,而在这第二层的下面,估计还有一层非常非常精密的仪器,这第三层的仪器一旦运转起来,整个城池都得被地心的岩浆精华给吞没,这个机关的规模难道不够宏大?

鬼斧神工。

这是我给出的评价。

至少,在几万年前出现了这样的设计。就说明当时设计出这一切的那位矮人大师已经远远超越了当代科学家对于地心的认识,反正咱们现代的科学家对于地心的成分到底是什么一直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以前人们觉得是地心温度大概是六千摄氏度,里面全都是滚烫的岩浆,从火山喷发上就能可见一斑。只是,岩浆真的就是就是地心最核心的东西吗?这个早就有人质疑了,后来又有人说地心的黄金含量很多,再后来又出现了一系列类似于“金属氢地核说”、“金属氢化合物地核说”等等许多的说法……不过。这些说法现在看来有点扯淡,如果地心真的是那些物质的话,怎么可能灭掉大帝?太篱说地心确实是岩浆,只不过蕴含着大地的精华。所以才无人能抗衡,不过从她的话中我也能听得出,她自己也不是特别的肯定,至少绝对是吃不准地核的具体成分的。只能琢磨个大概,真正知道这一切的,恐怕也就只有当年的那位矮人大师了,可惜他并未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不过,现在我们琢磨这些问题也没什么意义,当我们激活东帝国尘封的机关后,想必答案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当今之计,确如太篱所说,什么也别管,这座城堡的顶部看看就知道了,所以我也不在这里耽搁,带刀抱起了天象银盘就走到了窗户前,一脚踢开窗户,直接从那钻了出去,在窗户外面阳台上一个跳跃。整个人“嗖”的一下子就跳在了城堡顶部。

这时候,我站在高处,整个战场尽收眼底,也是杀入城堡以后头一次看到老白他们几个的战斗状态。他们打的都很吃力。尤其是在西边的曹沅,这个时候明显阴气已经透支的非常厉害了,摇摇欲坠。北边的老白状况还好一点,食人蛊铺天盖地的。他本人更是冲杀在最前面,整个人身上尽是墨绿色的鲜血。张博文那头用山河之力凝聚出了不少泥土凝聚出来的巨人在和恶魔士兵厮杀,他自己因为力量透支的严重,已经退居到了最后面,在指挥着那些泥土凝聚出来的巨人做抵抗。要说最凶狂的,恐怕还是海瑟薇了,她已经杀到疯狂了,胜利之剑上面那犹如血管一样的凸起物红的近乎发亮。整个人身上缭绕着狂暴的黑色气剑,数目已无法估计,杀的四周到处都是残肢断臂,不过她战斗的时间太久了,也多多少少的表现出了一些颓势,显然这剑魔之路的久战程度也是有限的,她吞噬戾气,越战越狂。杀伤力也是越来越强,但是本身并不能够得到力量的补给,与我的杀气终究还是有些不大一样的,久战颓靡也是正常。

他们四个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也已经杀疯了,甚至都没注意到我已经出现在了城堡顶部,仍旧在四方狂战,死在他们手下的恶魔士兵已经数不胜数了,在城堡的四面堆积起了一座座尸山,连进入城堡的入口都给堵住了,从高处看,那些恶魔绿色的尸体堆在一起,简直就跟绿色蛤蟆堆成山了一样,看着特别的恶心,墨绿色的鲜血流淌的四处都是,腥气冲天,可就算是如此,与四周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恶魔狂潮相比还是滴水与大海的对比,恶魔的狂潮几乎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那些恶魔也杀红眼睛了。踏着同伴的尸体堆在往上冲,估摸着用不了多久,这四周的尸山高度恐怕就要超过城堡了!

我在四周环视一圈,这才终于将目光投放到了城堡顶部。然后我就发现,在这城堡的顶部,正好镌刻的就是与天象银盘的模具一模一样的图案,只不过放大了太多太多了。整个城堡的顶部已经被占满,这应该就是太篱所说的守护禁咒了,赫然是用血书写成的,站在这附近能清晰的感受到上面散发着神性的气息,这赫然就是帝血用了特殊的法子写出来的,数万年都不曾散去消失!

除此之外,我在这城堡上面还发现了一个地方,在西南边的边角位置,那里似乎缺了一块建筑材料,黑洞洞的,我赶过去一看,发现缺失的那一块大小正好和天象银盘一样。更惊人的是,因为这一块没有建筑材料挡着,我能清晰的看到下面赫然是一些非常精密的仪器!

这些仪器应该就是抽取地心岩浆精华用的吧?只不过,这些仪器全都被砌进了城堡的墙里面,如果不是从这豁口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做的非常隐秘!

而且,我还注意到。在豁口位置的这些精密的仪器似乎缺少了一块东西!

这个位置的仪器看起来和齿轮差不多,几乎是环环相扣的,只不过中间断裂了一块,以至于下面的这些仪器全都不动弹了!

我连忙抬起手中的天象银盘看了看,发现在天象银盘的底部正好是好几个类似于齿轮的装置!

于是,我明白了!

这座城堡墙壁夹层里面的这些机器是缺失的,缺失的还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这一环就在天象银盘上。只要把天象银盘塞进这个豁口,就能把这个机器缺失的那一部分的填不上,到时候……这套精密的装置就会运转起来了,开始抽取地心的岩浆精华,将整个东帝国都淹没掉!

太篱说的对,天象银盘确实是钥匙。

这时候,林青背着媛,和太篱也已经到了城堡的顶部。一看城堡上面的这个豁口,哪里还能不明白什么情况,顿时他们脸上涌现出了狂喜。

我看了太篱一眼,问道:“你确定咱们脚下是一个禁咒级别的守护魔法。能确保咱们的周全?”

“我很肯定!”

太篱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四周看了一眼,道:“只不过这个魔法阵的范围仅限于城堡顶楼这一块,所以,一旦你将天象银盘塞进那个豁口,激活整个装置,到时这个魔法阵自然而然就会激活了,届时,整个东帝国的遗迹,也就只有咱们脚下的这一块地方是安全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猛然看向四方,吼道:“老白、海瑟薇、张哥、曹沅!撤退!到我身边来!”

“撤毛线啊撤!”

老白一边在厮杀,一边头也不回的吼道:“这帮孙子都疯了,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比之前更加不要命了,只要我们一撤退,他们最多几秒,就会冲到你们身边!”

这孙子都已经杀红眼了,根本没回头看我,也没弄明白情况呢,他不撤退,搞的张博文他们那边也很被动,只能继续战斗,没办法,现在四面都是敌人,要撤退只能一起撤,协调不好会出乱子。

我气得就差没冲下去摁住抽老白了。

不过,老白很快就改变主意了,因为他那边话音落下后没多久,远方就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啸,那一声怒啸震得大地都在颤抖,我们几个的心里同时升腾起了一股子特压抑的感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