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娘炮/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这个守护魔法阵保护着我们几个,我们几个倒是安全无事,就是那种被炙烤的滋味儿不太好受,下面岩浆奔涌,热浪能穿透守护魔法阵,直接炙烤着我们几个,那其实不是单纯的高温,而是极阳之气,过于炽烈的情况下,活人还好,死人根本是受不了的。

反正,曹沅和张博文、媛他们是有些受不了的,几乎是运足了阴气在苦苦支撑着,任谁看了他们的表情都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是特别痛苦的。这还仅仅是那些极阳岩浆的散发出的气息而已,就已经让圣人之下近乎无敌的他们受不了了,如果真的和那岩浆接触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非常确定,那些恶魔断然是没有活路的,到最后一个都出不去!

唯一比较难堪的便是屠的尸身了,没有阴气庇护,在这样的极阳环境中,很快她的尸体就开始出现一些异样了。毕竟她不是修炼者,就算是修炼者,在没有逆天改命之前,肉身与正常人也是一样的,更何况是屠了,这血肉之躯一旦生机灭绝,在极阳气息的烘烤下,很快屠的尸体就出现了一些浮肿,看起来胖了一整圈,这明显就是试图损毁前的征兆了。

屠的尸身现在可是老白唯一的寄托了,一看到这情况,老白哪里还能继续淡定?抱着屠的尸体整个人看起来都可怜兮兮的……

后来,张博文终究还是最先动了恻隐之心,他平时和老白斗嘴归斗嘴,但关系好着呢,老白露出这表情,我们看着也不忍,如果我不是一个活人的话,我都愿意将阴气分散一点给屠。张博文大概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最后就说自己愿意给屠分散一点阴气过去……

一句话,差点没给老白感动哭了,他确实是真的感动了,这家伙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看着大大咧咧,估摸着也就只有屠才是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了,戳一下疼一下那种,眼泪汪汪的看着张博文,连连说谢谢,我心想也就是张博文是他的生死兄弟,如果换了个敌人,让老白跪下恐怕他膝盖也得软了。

到后头,张博文都受不了了,一摆手就说让老白滚一边去,别恶心他,老白顿时就把媛放到了张博文的身边,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屠,张博文倒是不磨叽,一边用阴气保护着自己,一边就分散出一部分阴气保护屠的尸身了。

只可惜,之前在战斗的过程中,张博文自己就已经损耗了太多的力量,现在在这种极阳气息的炙烤下,他自己也是勉强支撑,更遑论分散力量去保护屠的尸身?勉强支撑了没一会儿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曹沅看出了张博文有点受不了了,于是就主动接替了这个工作……

就这样,我们这些人里,身上但凡有阴气的都在轮流照看着屠的尸身。

用自己仅存的那一点珍贵的力量,去保护一具尸体,让有意识的承受更多的痛苦,去保护一具早已经没有了意识的尸体,这样的行为,值不值?

这个答案我们不知道。或许,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值不值,我们仅仅是在保护着我们的最后一丝人性罢了。像我们几个这样的人,千夫所指,干的缺德事不少,手上沾染的人命更是不少,不过我们却不羞愧。因为命运把我们逼的无路可走了,只能选择去犯罪,这不丢人,因为我们犯罪都是为了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罢了,如果今天抛弃了屠的肉身,那么我们的信仰将毫无意义,我们仅存的人性和善良也就泯灭了。

好在付出的努力没有白费。屠的尸身的状况没有继续恶劣下去。

至于那抽取地核精华的机器,仍旧在不断带动着我们腾空升高,就连梅林法师的禁咒都没办法阻拦我们了,最后更是干脆离开了东帝国的遗迹,来到了地表!

而那奔涌的岩浆也跟着我们冲到了地表,顺着阿尔卑斯山的沟壑中流淌纵横,给我吓了一大跳,如果这岩浆就这么奔涌下去的话,那居住在阿尔卑斯山附近的老百姓可就遭殃了,于是我就尝试着去将天象银盘给抠出来,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这天象银盘与机关结合在一起以后,竟然是紧密无间,任由我使出了吃奶劲儿。竟然不能撼动分毫。

完了……

当时我心里就这么一个念头,一屁股坐下,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岩浆顺着峡谷奔流向远方,心说自己这回算是真的造孽了,搞出了这么一场自然灾害,等这岩浆奔涌下去了,得灭杀多少生灵?多少无辜的老百姓得流离失所甚至丧命?这一切都是不可预估的,我是人屠,一个身上背负着血罪的人,可我只杀自己想杀的人,却也不想搞的生灵涂炭啊……

然而,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按捺着心潮默默等待着。

这场灾难足足持续了两天多的时间。到后来,峡谷里面开始出现了地面大规模坍圮的现象,我知道,应该是下面的东帝国遗迹已经被彻彻底底的烧毁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然后,那些奔涌出来的岩浆和溃散出来的极阳之气竟然又顺着我们下面的机关往地下回收了,并没有像寻常火山爆发时候奔涌出来的岩浆一样,在地面凝固,仿佛地核就像是有意识一样,很是珍惜这些奔涌出来的岩浆,必须要回收才可以。

两天多的岩浆奔涌,让四周已经是一片狼藉,整个阿尔卑斯山黑白相间,周围是终年不化的皑皑雪山,而这条峡谷已经被彻底烧焦了,地面上全都是黑色的灰,在这段时间里,曹沅他们几个已经彻彻底底的虚脱掉了,即便他们是轮流来用阴气保护屠的尸身,但这么长时间下来仍旧是扛不住了,然后。我们脚下的守护魔法阵的光芒就渐渐暗淡了下去,始终笼罩着我们的血色光罩也一点点的消失了。

顷刻间,一股弥漫的焦臭味几乎是扑鼻而来……

“也不知道造成了多大的灾难。”

海瑟薇看着四周,轻声一叹,道:“这都是咱们的罪孽,等咱们出去了,回头我会倾尽全力来为咱们造成的灾难去做一些弥补的,能尽多大的力就尽多大力吧,算是表达咱们的歉意了……”

我默默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要说赎罪,虚伪了一些,给别人已经造成了伤害,再做什么也无法将一切都抹干净了。

然后,我纵身从平台上跳了下去,“噗”的一声,我的两条腿竟然全都陷进了灰烬里面,可见这一次的岩浆奔涌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几个没有过多沉湎于自责,按照之前我们和那些来自于瓦尔哈拉组织的幸存武士的约定,他们会在我们遇到血族袭击的那座小镇里面等着我们。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那边了,不过,我们还是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顺着这条已经被岩浆彻底烧焦的峡谷,我们几个在铺天盖地的灰烬中足足行走了半天的世间,没办法,谁都没力气了,也飞不动了,混的挺惨的,阿尔卑斯山中的寒风风起时,顿时就席卷的那些灰烬劈头盖脸的往身上抽,没走多远,我们几个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黑人了。

不过,让我们惊喜的是。等我们走出峡谷的时候,发现外面仍旧是一片雪白!

也就是说,当时的岩浆并没有冲出阿尔卑斯山,灾难控制在了可控制的范围内。

这让我们很惊喜,一琢磨,后来就琢磨明白了,这应该又是那位矮人大师的手笔了,他在设置了这个“陷阱”以后,将波及范围都已经考虑进去了,已经在尽力避免造成过大的伤亡,显然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控制了岩浆的吞没范围,只是将当年东帝国的领土给覆盖了,不过具体是什么手段,我们就不知道了,但这个结果让我们大大松一口气,心里面的罪恶感也降低了太多太多,倒是经此一劫,东帝国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又一次经过了残酷的抹杀,恐怕现在就算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考古学家来了,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存在过一个辉煌的古帝国了。

真是一位鬼才。

我不得不由衷的赞叹那位矮人大师的智慧。

接下来的几日,我们几个一直都在阿尔卑斯山中蹒跚前行,一边走,一边恢复力气,后来总算是多少恢复了一些,然后才开始加快速度,因为只有我们几个,也算是轻装减行,速度比来之前竟然快了许多,毕竟来之前我们带着那些来自于瓦尔哈拉的西方武士,他们的道行没那么高,速度上自然是不行的,为了照顾他们,来的时候我们进度比较慢。

五天后,我们回到了奥地利那个小镇哈尔施塔特,并且在那里与那些和血族厮杀后幸存下来的西方武士汇合。他们没有离开,一直都在那里等候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来的时候带的物资和车队。

在哈尔施塔特,我们一行人修整了一天,然后才与那些瓦尔哈拉的武士一起踏上了返回曼彻斯特的道路,只不过回去的时候,我们的队伍明显有些冷清了,这一趟行动,瓦尔哈拉的武士们付出了太沉重的代价,就连海瑟薇身边的保罗都已经战死了,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人高兴的事情,所以回去的时候,我们的情绪都不是特别的高。

驾车的都是那些瓦尔哈拉的武士,他们开车很猛,速度也很快,不过几日就将我们重新送回了海瑟薇的庄园前。

然后,等我下车的时候,愣住了。

三清道人赫然就在庄园门口等着,一身灰色的道袍,身材欣长,脸上一团模糊,只是发髻却拆开了,满头乱发在风中乱舞,显得孤独又寂寞。

这是他第一次亲自来庄园门口接我们。

见到我们的瞬间,三清道人明显兴奋了一下,说话的语调都高了很多,一个劲儿的拍着胸脯,近乎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万幸。万幸!你们终于回来了,害得我好一顿担心啊,不在你命里的行程你也闯过来了,你果然身具天命啊,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倒下,我一直坚信这一点!”

毋庸置疑,他在和我说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拍胸脯的样子,我觉得……三清特么的好娘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