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三清之心/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炮,嗯……这就是我给三清的新评价。

真的是太娘了,他的手腕压在胸口,白皙袖长的手以一种极快、但是很轻微的状态在拍打着自己的胸口,这可不就是娘炮才会有的招牌动作么?

如果再捻个兰花指,那就更像了。

其实不光我看他的眼神比较怪异,就算是曹沅和张博文他们也是不例外的,老白更是瞪着个眼珠子凑在我耳朵旁边跟我嘀咕道:“尼玛,好娇媚啊!其实你还别说,你仔细注意过没。三清这丫的身段还真有点意思,你看他传道袍,明显显得有些瘦削,其实是肩膀不够宽,撑不起衣服,这身段要是安在女人身上,那岂不是又是一天十几发不嫌腻的主儿?可惜是个人妖,没准掏出家伙比咱哥俩都大呢,白瞎了这好身段,啊呸,我想什么呢……”

三清何许人也,老白在我耳朵旁边逼逼的这些,人家哪里能听不到?然后我明显感觉三清生气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能从他身上的气息中感受得到。

老白也不傻,也能感觉得到,顿时大嘴一咧,一脸尴尬,就准备后退。谁知三清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袍袖一抬,顿时“嘭”的一下子抽在了老白身上,老白惨叫一声,直接倒飞了出去,要不是张博文及时接住了他,估摸着当场就得来个狗吃屎。

“嘿,我草,我这小暴脾气……”

老白吐了口吐沫,撸起袖子一副拼命的架势,然后三清道人扭头朝他看了一眼,老白脸上顿时讪笑了起来,就跟变脸似得,跟三清笑,一扭头倒是给张博文摆起了脸子,狠狠推了张博文一把,怒骂道:“三清尊者打我那是应该,你特么的没事瞎搀和什么?狗日的,我这小暴脾气能忍你这个?”

张博文更不能忍这个了,然后俩人就在一边撕逼起来了。

三清这才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很认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道袍,然后才恭恭敬敬的对着我鞠了一躬,说道:“恭迎白虎之神太篱大帝降临。”

准确的说,这一躬应该是鞠给太篱的。

“有点意思……”

太篱的声音从我腹中飘荡了出来,淡淡说道:“看来我那位大哥和二姐说的是不错的。你果然有你自己的过人之处,我虽然失去了大帝的力量,但是,我的灵魂仍旧是大帝级别的,寻常天尊无法感应到我蛰伏在了他体内。不曾想你竟然能感觉的到,看来,你也非寻常天尊,这盘博弈中,你的位置怕不是一个过河的卒子那么简单吧?”

说完。太篱飘落在了我身边,眸光冷咧,静静看着三清。

“白虎大帝过誉了。”

三清含笑点头,道:“我只不过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扑哧……”

太篱一笑,平日间冷冰冰的她在这时候竟然有了一些明艳的感觉,近乎嘲讽的说道:“应该做的事情?呵,真是可笑呢,现在这天下早就已经乱了,规则残破,礼乐崩坏。人心溃散,哪里还有什么应该做的事情?”

“这话我可就不赞同了。”

三清摇了摇头,语气里多了一丝认真,一字一顿的说道:“就算天下大乱,一切也都是有迹可循的,有些要坚持的,必须还是要坚持的,我始终认为,是是非非面前,分一个大小轻重。小的、轻的是是非非,那根本不叫是是非非,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黑的可以黑到黑白不分,白的泼点脏水上去也就脏了,不过那也就是小方面的,大方面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比如这人伦孝道,羔羊跪乳,乌鸦反哺,哪怕你就是说一千道一万,有天大的理由,也大不过这个道理。因为它就是对的!而我,不过是坚定的去做那些大方面的正确的事情,排斥大错的事情而已,就这么简单罢了,对的就是对的,天地沧桑,正者无敌,对的事情哪怕经历过无数的磨难,甚至被无数的人否认,到最后,它还是对的,我坚信这一点,我在等着它被证明是对的那一天到来,并愿意为此付出满腔的热血!”

“还真是……”

太篱摇了摇头,忽而问道:“那么。你认为是对的?我想我已经知道你是哪一方的过河卒了!”

“我认为是对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我站在哪一方,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三清道:“不过,您有一点倒是说错了,您说我是过河卒子,这是错的,过河的卒子不回头,不问对错。只管前进,而我倒是更认为自己的是‘士’,就守在老将跟前,士为知己者死嘛,我坚信着一切都是对的,所以才能如此无怨无悔!”

太篱愣住了,再没说话。

他们两个就像是打哑谜一样,我站在一边听得满脑门子雾水,什么对的错的,脑袋一个堪比两个大,这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的谈话,外人插不进去啊。

而他们两个,似乎在这一番谈话中达成了某种协议一样,说完之后,三清就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问太篱:“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坐下来谈谈?”

太篱犹豫了一下,最后就点了点头。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同意!”

三清大笑,转身就带着太篱往庄园里面走,不过走了两步,又停下了,扭头看了我一眼,道:“你也一起来吧,正好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是关于天道盟的。”

一提天道盟,我精神百倍,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不过,等到了三清的居所的时候,三清却先让我在外面等一会儿,然后他就带着太篱进去了……

神神叨叨!

我嘀咕了一句,眼睁睁的看着门“哐”的一下子关上了。

“三清啊三清……你还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呢。”

谁知,三清这边刚进去,洛凰的声音就在我心间响起,带着一丝愁绪,犹豫了一下,她忽然和我说道:“小天,如果有可能的话,原谅三清吧,他是个赤诚的人,我想他不会害你的,刚才他和太篱的谈话,听来让人心酸,曾经的一切,在经历了血与火之后。到底还有几个人相信呢,甚至我和墨桀都怀疑过,也就只有三清始终坚定不移的相信着那一切了……”

原谅?

我错愕了一下。

其实,我是知道洛凰在说什么的,三清弄出了多伦,而我父亲死在了多伦的手上,从这方面来说,三清也是我的杀父仇人……

现在的合作,不过是我咬牙忍着壮大己身的途径而已,可我心中,始终包藏着一份祸心。

这份祸心,或许等我力量强大到能改变一切的那天,就会爆发出来,洛凰和墨桀与我共生,大概最清楚这一切的了。

杀父之仇啊,说一千道一万,哪怕真的不是故意的,就能这么放过么?有人驾车不小心撞死了亲人,搁谁谁能咽下这仇恨?

我无法答应洛凰,犹豫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你说三清和太篱到底在谈什么?”

洛凰也猜到了我的心思,轻轻叹了口气,终究再没说下去,直接道:“只有一个可能,他在帮你留下太篱,等着吧,等太篱出来,或许就会有结果了。”

我心里又是一阵复杂,再没说话,在原地足足等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三清和太篱的谈话才终于结束了,门“吱呀”一下打开了,太篱从中走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