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神秘盟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我带着诸多疑惑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根据林青和我说的,太篱已经离开了,她选择的第一站竟然是阴间,要去看一看花木兰,听一听我在阴间的所有的事情,看一看当初我一战彻底击溃天道盟伸出的触手的战场……

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难免就有点犯嘀咕了!

我又不傻,能听得出重点,太篱这摆明了就是要去看花木兰,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联想着我和这个女人前世之间的那些纠缠,我就有点头疼,这个女人……该不会对花木兰做什么吧?我当时也是着急了,就和林青说叫海瑟薇过来一下。帮我处理一下回国的事情,我也得跟过去看看!

结果,最后是洛凰阻止了我,说不至于,太篱不至于那么小心眼,她虽然心性激烈,常常暴起时候杀性大增,但是终究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要说江湖道义,她讲的比谁都明白,祸不及妻儿子孙,这个道道她划分的很明白,如果不是过于讲究这些的话,当初恐怕她也和我不至于闹到这地步。

我这才作罢。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一次曹沅和张博文随同她一起回国了,主要是也做个向导,带她看看我曾经走过的地方,太篱似乎对这个特别的感兴趣,从我第一次撞见鬼的葛家老宅外面的那条小巷子,再到山西的周边,再到秦岭大山,西域三十六国旧址、亚特兰蒂斯遗迹之类的地方,这些地方全都在太篱的行程之内!而这些的地方,大都已经是失落的遗迹了,如果不是我身边的人在的话,要去找寻这些地方,恐怕需要漫长的时间,所以,和太篱商量一次。曹沅和张博文也就一起陪着她离开了,我想,就算是太篱想不开了要对花木兰做点什么的话,恐怕曹沅和张博文大概也不会同意的吧?再加上,阴间现在都活在我制定的规则之下,那里的事情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其实等于是我的地盘了。我就不信我妻子的布局会毁在我的地盘上!

想到了这些,我大概就放心了,虽然有那么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可事涉我的妻子,我不得不谨慎,最后也就由得太篱去了,其实我是觉得看那些埋死人的地方是没什么意思的,无非也就是那么回事呗,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根本不重要,连历史都已经忘记了那些地方,何必去理会?不过太篱执意要去,咱也没办法,他们这些人做事都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多琢磨没意义!那些地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曹沅和张博文或是与我一起经历了,或是后来也听当事人说过,倒是清楚的很,也是个好向导,只要他们注意避免和天道盟与特殊事件调查组发生冲突,一切都没问题!

除了曹沅和张博文他们,同时消失的还有海瑟薇和老白。

海瑟薇是去处理自己家族的事情了,诅咒解除,她身体恢复健康,据说她的家族里面反而出了一些问题。事情简单的很,在海瑟薇的家族里面,以前她一直都是一人当家,因为铁腕统治非常的狠,所以她家族里面的成员都服气的很。几乎无人敢质疑她的统治权威。可问题是,后来她生病了,来自于胜利之剑的诅咒好死不死的就缠上了她,那在他们家族的人看来简直就是绝症,不光她的家族的人是这么看的,那段时间她自己不也是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到了诅咒发作的后期,她基本上已经无力去处理家族的事情了。偌大的一个商业帝国,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来做决定了,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她这个帝王已经岌岌可危,出于对家族未来的考虑,她当然得为家族的商业帝国选定一个继承人啊,可惜她自己也是未婚。根本就没有没有继承人,于是无奈之下,在她病危的时候,迫于种种压力以及自己对家族的爱护,就选定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家族旁系成员作为她的继承人了,后来将权柄基本上也交到了这个继承人身上,让这个继承人帮忙去处理一些事情。

可最大的问题是,现在海瑟薇回来了!!

而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正所谓这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海瑟薇安全了,再让人家心甘情愿的退出去,可就没有那么的轻松了!

而且,海瑟薇也不可能自己把权利交出去。彻彻底底的让这个继承人上位的,因为那简直就是把她自己往死路上推啊!

在这些豪门的权利斗争中,最是残酷,就算海瑟薇退了一步,那位她选定的继承人可能退这一步吗?我觉得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海瑟薇虽然退下去了,可她仍旧是太上皇,家族里面的那些老臣对她依旧是死心塌地的,只要她说一句话,那些老臣还是会听她的,退下去了依旧等同于是没退下去,到时候就是一国二君,一山二虎,结果可想而知。只能是死掐了,恐怕会引起整个家族的流血斗争,而那位继承人也会不依不饶的一定要把海瑟薇做掉才是,海瑟薇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别说这是大话,君不见那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也算是个雄才大略的雄主,胡服骑射让赵国一下子强大起来,与西方强秦直接叫板,甚至一度有灭掉秦国、一统天下的可能性,结果就因为他晚年干了一件蠢事儿,傻乎乎的把王位传给了儿子,自己去做太上皇,结果引发王位争斗,搞的赵国一下子羸弱了下来。他自己也饿死沙丘宫!

海瑟薇如果真让了那位继承人,那她必然会落得和赵武灵王一样的下场,所以,她匆匆忙忙赶回家族去做什么,可想而知,必然是去处理那位继承人去了。

她的家族,恐怕会出现一场流血斗争了……

当然,目前我看也不需要我帮忙什么,我除了暴力介入也没什么别的能耐了,不过我还是相信这些事情对于海瑟薇来说实在是过于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一来,这女人那近乎妖魔的智慧谁特么能斗得过啊?而且她在家族里面的地位也是根深蒂固了,处理一个忽然掌了权的继承人还不是小菜一碟?二来,她现在武力值也相当惊人了,甚至正面斗一斗,我全盛时期都未必能斩杀了她。三来,她现在得到了胜利之剑的完全认可,更加是名正言顺了,毕竟胜利之剑那可是能代言亚瑟王的东西,这种古老的家族,最遵循古训了,否则没法服众。

出于这种种原因。我也就没有问候海瑟薇什么情况,对她放心的很!

至于老白,据说是抱着屠离开了,具体是做什么,林青也不知道。

不过我却能猜得到一些,估计是去埋葬屠了……

经此感情一劫,怕是真的会是老白修炼魔经路上的一层助力,这种魔经……心中如果无恨,根本走不远,只是,站在朋友的角度上,我还是不希望他过于偏激的。

只是这种事情,当真强求不得!

但愿……他能处理好一切吧,而这种事情我也是爱莫能助,只能等他出去走一圈,修一修心性,早日从自己的爱情困境里面走出来。

就这样,我身边的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去了,而且自从那天见面以后,三清道人也销声匿迹了,一下子我身边冷冷清清,偌大一个庄园里就剩下我、林青和墩儿了,至于媛……干脆废了,这段时间卧病在床,暗自休养。

征战许久后,我终于有时间休息了下来,过了几天解甲归田的日子,甚至去与那些庄园里的园丁摘摘葡萄。深夜时长拿出那块“一念之间”看看,所悟颇多,动静结合,我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灵魂都升华了不少,戾气稍稍平复,感觉自己距离圣人境越来越近了,几乎就剩下了那么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在挡着我。却又始终不得其法,没法儿直接撕破这层窗户纸,可这种事情着急不得,圣人境和之前所作出的突破不一样,那是一种借天之力的过程,需要的更多的是感悟,而不是一味的去堆积力量就能完成的生命进化,所以,我也不着急,倒是坦然的过着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宁静生活,不就是我之前一直都在追求的生活吗?

可惜,花木兰已经不再我身边了,要不然一家团聚,该多美好?墩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大概是害怕我会伤心吧,所以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他妈妈,只不过他真的是太早慧了,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面已经有了很多的情绪,也学会了掩藏自己的情绪,可终究是稚嫩了点,有时候晚上他在我身上不会睡觉,而是飞到窗台上静静的看着外面,大眼睛里面流露出的是思念,我想那个时候他是想妈妈的……

每每那时,我心中都疼痛的很,我们这一代人的恩恩怨怨终究还是波及到了他。

有时候我甚至都在想,像他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被世人称之为魔鬼呢?有时候。人类对未知的恐惧和扼杀,才真的是灾难的源泉,有朝一日墩儿如果真的变得像我一样千夫所指,成了世人眼中的刽子手,那,首先要问责的,恐怕便是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吧!

人鬼殊途。阴阳陌路,人们都觉得鬼是恶毒的,所以那些正义之士打着维护秩序的幌子,光明正大的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我这一路走来,所见所闻,都只告诉我一个道理。人心和人性才是最可怕的东西,有时安静下来我还会想到沈梦琪,那里所发生的一切,到底谁又是对的,谁又是错的呢?

我和青衣之间,谁又是对的,谁又是错的呢?

说不清……

而日子。也就这样在我的指尖一点点的流淌了过去,大概过去了将近半个多月,西方世界也逐渐转入秋寒的时刻,海瑟薇的竟然回来了,这有点出乎我的预料,按道理来说,在我的预料中她应该才是最晚回来的那个人才对!

而她似乎也有很重要的事情,她乘坐的车子刚刚开进了庄园里面,后脚她就让人来找我来了,说要我过去见她一面,她为我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客人,甚至未来这个人可能会是我非常亲密的盟友,为我提供巨大的帮助。

但具体是谁,倒是没跟我说。

不过,听到结盟两个字,而且是能让海瑟薇有些兴奋的盟友,这倒是让我来了兴趣了,所以,我当下就起身去了海瑟薇那边了,想看看海瑟薇说的这位盟友到底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