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试探/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已经证明,这过头的热情下面果然别有玄机!

不过,出乎我预料的是,海瑟薇这个聪明到极点的女人明显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一幕,脸上闪过了一丝错愕,一张脸很快就黑下来了,然后愤怒的看着里奇说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是瓦尔哈拉对葛家以及我的家族下的战书,释放出的明确战争信号?”

听到了海瑟薇愤怒的咆哮,里奇才终于表现出了一副回过了神的模样,只不过这个回过了神得加个引号罢了,因为当那柄大剑落到我脚下的瞬间,我一直都在观察着身边所有人的表情,海瑟薇是明显没想到这一幕,而里奇……他也是个九段高手,嗅觉不能说不敏锐。可是当那把剑朝着我射过来的时候,我在后退,而他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表现的特别淡定,明显是提前就已经知道会发生这件事情了。所以才会那么的淡定,也就是听到了我和海瑟薇的质问以后,才终于表现出了慌乱和愤怒,他的演技很好,对着别院里面就咆哮了起来:“暴熊,你他妈的在干嘛,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会给组织带来战争吗?你他妈的刚才把你自己那把破烂玩意扔向了组织最尊贵的客人!”

只不过,有了之前他所表现出的淡定,无论他演技再好,现在在我眼里也都是一场骗局。看来海瑟薇说的对,这家伙还真是一个老狐狸呢!

我也懒得继续去质问,只有弱者才会去进行那些无谓的咆哮,所以我干脆双手抱胸,冷笑连连的看着里奇继续表演。

恐惧?

我没有。因为我根本不担心瓦尔哈拉会对我下死手,因为还没到那个地步呢!在现在的西方修炼者世界里,我算是最弱小的一方,也是新近崛起的一方,虽然弱小,却能打破他们之间的平衡!

这就意味着,我倒向其中的一方,会被其他两方联手打压,如果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会被三方一起堤防打压,总之,这样的格局对我来说是十分尴尬的,可就是因为这个僵局,我恰恰得到了自己的一张护身符,那就是要灭掉我,必须是三方一起达成了合作,同时对我下手,大家一起都出力,给我一网打尽了才行,否则。单独的任何一方都不会对我下手的,也不敢对我下手,因为我这边虽然是最弱的,可力量也不容小觑,今儿个我只要死在了其中一方的手上。等待着对方的必然是三清道人、曹沅和老白他们对瓦尔哈拉的疯狂报复,那时候最先下手的那一方反而会被第一时间削弱,到时候,在一旁坐山观虎斗的其他两方会一起扑上来,将之吃的连渣滓都不剩下!而瓦尔哈拉和我的这一次会面。虽然到现在出了幺蛾子,但毋庸置疑,他们肯定是希望拉拢我的,在没和我闹崩之前,断然不会将与我会面的消息走漏出去,那么,这一次会面就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会面,不会有其他的势力参与进来,而我如果死在他们的地盘上的话,那他们就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了。不是屎也是屎,所以我料定他们不敢杀我,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反而会接近全力的去保护我!

正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有了这样一道护身符,所以我才敢进这个局来玩这一把!

现在所发生的这些,可能只是瓦尔哈拉弄出来的小手段罢了,具体目的现在还不明白,不过大方向我绝对没看错!

所以,静观好戏就行了。

而那个被里奇破口大骂的暴熊。此时已经在院子里放话了,说话时的声音犹如滚滚闷雷,大笑道:“里奇长老,不要生气嘛,我只是想试试那位东方来的人屠到底有多厉害嘛,听说他也是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应该是东方最年轻的英杰了,而我也恰恰很年轻,年轻人嘛,争强好胜。见了面总是要较量一番的,难道不是吗?”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走上前去一把把里奇扒拉到了一边,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现在对里奇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要不然对方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然后,我就站在门口朝着别院里面看去。

别院里林立着几十号身材魁梧的西方大汉,一个个手里拿着刀枪棍棒,明显前不久就是这些人在训练,此时。这些人站成了一圈,一个身高足足在两米开外的巨汉站在最中间,双手抱胸,一脸挑衅的看着我。

这个巨汉应该就是那位暴熊了吧?

我一感应对方身上的气息,顿时眉头扬了起来。

九段!

一个九段的高手!

而看这个暴熊,似乎年纪最多也不过就是二十来岁罢了,恐怕比我大不了多少,没想到竟然能有这样的道行,看来这瓦尔哈拉里面也是卧虎藏龙啊!

对方身上生命气息十分炽烈,明显就是那种肉身十分剽悍的主儿,只不过,要我说,这就是一个娃娃兵,估计是瓦尔哈拉用宝贝给堆砌出来的那种好苗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罢了。肯定没有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洗礼。因为,对方一脸傲气,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不行的样子,十分张狂,但是眼睛里的目中无人里却带着幼稚的狂妄,根本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身上也没什么戾气!

而对方这个时候则看着我大笑道:“你就是人屠?哈哈,长得好丑,一个疤脸。还如此矮小,就像是个黄皮猴子!怎么样,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呢?”

他这话一出手,里奇就跑过去假惺惺的拉着他训斥了。

而我,对于这些语言上的挑衅一点不在乎,心里头的杀气却在一点点的往出冒,也就是这时,我忽然感觉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扭头一看,发现海瑟薇已经站在了我身后。

海瑟薇没怎么说话。就是对着前面的议会高楼昂了昂下巴!

我一愣,循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在这座高楼的顶层正亮着灯,似乎是拉上了窗帘,有一个人影正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杯酒,正在俯视着这里的一切。

瓦尔哈拉的魁首?

“看来,瓦尔哈拉的这位魁首给我热的酒似乎没有那么好喝啊!”

我看了那边一眼,嘴角微微掀起冷笑了起来,问海瑟薇:“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试探!”

海瑟薇撇了撇嘴,道:“之前对于你的实力的评估,全都是我这边故意造势的,瓦尔哈拉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所以,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你的实力是不是能够得到如此的殊荣,这才摆出了这么个架势,想透过你看看你这边的实力如何,看来这位魁首倒是聪明的很呢,只不过,并不是什么大聪明罢了。”

说此一顿,海瑟薇又道:“你的身体怎么样?能动手吗?”

我没说话,海瑟薇紧接着补充道:“如果可以的话,给他一个教训,但是别杀人,要不然闹僵了不好收场。”

我冷笑一声,已经走了出去,让里奇滚到一边去,然后看着那暴熊说道:“孩子,你大概还没有见过血是什么样子的吧?不过不用着急,很快就能品尝到了!”

暴熊一愣。然后愤怒的朝着我咆哮了起来。

我没搭理他,而是扭头看向了议会的顶层,朗声说道:“尊敬的魁首,您就暂且把酒杯放下吧,不用那么认真的温了,累!我陪你的这孩子在这玩玩,然后再上去陪你喝酒,这么一会儿工夫,酒凉不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