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武人的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始至终,我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议会最顶层的窗口,对我来说,那里才是真正的战场,既然我已经将欧洲当做自己崛起的战场,以此地为跳板,进而直接进攻远在东方的天道盟,那么首先我就应该弄清楚自己的对手、或者是盟友到底是谁。

暴熊么?一个九段的年轻高手,含着金汤匙出生,可以说是前途无可限量,作为瓦尔哈拉扶持的年青一代,日后可能会走到圣人以上,乃至更高,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拿出去分量肯定是够的,可要说和我做对手,他还不配,至少现在从大格局上来看。他还不配,或许未来当他成为圣人、天尊乃至大帝的那一天,我才需要正眼看他。

这不是我狂傲,而是战略上藐视敌人,如果一定要说我狂傲的话,也不是不行,不过我的狂傲和这位暴熊的不太一样,他傲在了脸上,我狂在了骨子里。

而我的对手,也就只有那位瓦尔哈拉的魁首了。

原因?简单的很!这一次我来这里,是代表着以我为中心的一个团队,这个团队被认为是打破欧洲修炼者世界三足鼎立格局的新势力。并不单纯的是我个人来的,那么应该有的架子肯定不能少,这叫势。

居高为势!

双方会晤,我是我们这边的首脑,那么瓦尔哈拉这边也就只有他们的魁首才能跟我坐在一条平行线上来谈话,如果随随便便派出个年轻一代的高手。就想让我万分重视,甚至将之当成和我一个重量级的话,那我特么成什么了?那位瓦尔哈拉的魁首欣赏的晚辈吗?

我特么最烦的就是这种你老你有理的架子!

大概也是我一直都在盯着议会的顶层的原因,所以,那位魁首过了许久,终究还是默默的转过了身子。片刻后又一次回到了窗前,这一次,他手里拿着的酒杯消失了,估计是听了我说的话以后,将酒杯放下了,我嘴角也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心说看来这位魁首已经认可了我的说法,我和他才是同一条平行线上的,至于这个暴熊,就是个孩子罢了。

有了这个态度,那剩下的一切就好说太多了,我也缓缓抬头看向了那个暴熊。

这个巨汉的脾气果然与他的体型成正比的,暴躁的很,早就因为我的语言被我刺激到了最为敏感的神经,刚刚我和魁首说话对视的瞬间,他就一直像一条疯狗一样在旁边疯狂的咆哮着,这个时候我的视线终于放到了他的身上,情绪就更加的激烈了,甚至都已经到了口无遮拦的地步了,说话甚至都带上了我的母亲,倒是掌握的一口好中文,骂街一流,连有妈生没妈教这种话都出来了。

我的眼神也一点点冷冽了下来,他已经践踏到了我的底线。

“暴熊!”

里奇又一次快步冲了上来。一个劲儿的对暴熊说道:“别坏事!”

明显,里奇和那位魁首虽然想试试我的实力,但是,也想把这场“游戏”控制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而现在暴熊的暴脾气正在把事情一步步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凡有血性的武人。恐怕都不会任由别人骂自己的母亲!

我再好的心态这个时候也已经被破坏掉了,一把拦住了里奇,冷笑着看了里奇一眼,道:“瓦尔哈拉不是崇拜武勋吗?那你就应该知道,有的武人的刀一般是不会出鞘的,一旦出鞘。必然见血,希望你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说完,我一把推开了里奇,对着暴熊勾了勾手指,话不多,就一句:“来,爹教你怎么做人!”

这暴熊是个华夏通,国骂掌握的一把好手,有这么一句足够点燃他已经积压的怒火了,整个人就像是被点燃的炸药包一样,口中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身上轰然喷薄出了赤红的火焰。

准确的说。那是能量凝聚出来的,如熊熊火焰,能量不可谓不大,然后他就朝着之前向我投掷出的那把大剑伸出了手。

铿!

霎时间,那把剑轻颤。

然后在暴熊的能量牵引下,切入地面十几二十公分的剑陡然拔地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暴熊那边飞了过去,当落入暴熊手中的刹那,剑锋上寒光闪烁,紧接着爆发出了璀璨的火光,显然暴熊已经将自己的力量灌注到了这把剑上。

而这一刹那,这把剑上的气息也就变了。之前看着寒光闪烁,或许仅仅是个神兵利器罢了,可现在看……这把剑分明带着神性!

就是,剑上已经有了一定的意识,已经懂得去配合暴熊了。

其实在修炼路上走到我这个地步,很多事情在我眼中也就有了不一样的概念。深知这天下万物皆有灵,只要有了那个契机,必然能觉醒灵智,届时可颠覆一切的规则,一朵花可巧笑嫣然,一株草可斩落星辰,都是万物有灵进而颠覆法则的表现,也是一种逆天改命,只不过是属于人类以外万物的逆天改命罢了。

而这剑,如果要逆天改命,那就只有一个字——杀!

剑者,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生而为杀。

这句话出自于《武经》,准确无误的描述出了剑的特点——存在就是为了杀戮!

兵刃见血可辟邪,久而久之自然会诞生灵魂了,也就是剑魂。

暴熊手中的这把剑,虽然没有诞生类似于剑十三这样的剑魂,但是,恐怕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意识了,不知斩杀了多少生灵,而这可不是暴熊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能完成的事情。我估计可能是瓦尔哈拉的前辈使用过的一把剑,最后传给了暴熊。

可惜,暴熊配不上这把剑,不能发挥出完整的力量,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或许我还真的会谨慎,可如果是他……那么,我可以无视这把剑本身的灵性和威力了。

而此时,暴熊似乎终于按捺不住自己胸膛里的怒火了,怒吼一声,直接朝着我冲杀了过来,身材魁梧,吨位也大,奔跑的时候甚至发出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可见他的力量如何惊人,身上跃动着火焰,手里握着阔剑,乍一看真的是声势惊人!

不过,我一眼却看出了他的致命关节——攻势虽猛烈,可中门大开,光顾着猛攻了,却连自己的致命要害都放开了。

这明显就是实战经验不足的人才会犯的低级错误!

“速战速决,洛凰、墨桀,拜托你们了。现在我身上杀气能量充沛,足够你们挥霍,可是肉身的损伤却并未痊愈,无法与他硬拼。”

我在心中低声说了一句。

这时候,暴熊已经杀将过来了,又是一声犹如闷雷一样的大吼,若是胆小、或是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的武人,恐怕还真得被暴熊给吓住,不过这些虚张声势的把式对我来说却没什么用,从始至终我都站在原地,双手垂落在身子两侧,微微笑着。而暴熊在扑上来的瞬间,整个人一跃而起,身上的肌肉就像是怒龙一样凸起,骨骼中都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动,上来就是一记泰山压顶式的力劈!

嗷吼!

我体内终于有了动静,一声比暴熊更加骇人的嘹亮龙吟响起。是墨桀出手了,有了我之前的嘱咐,墨桀这一次可一点都不珍惜我的力量,甚至龙吟中都带上了能量,音波滚滚,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杀伤力。暴熊在半空中明显身子停顿了一下。

就是此时!

我眸光一凝,墨桀从我胸口一下子探出了头,因为暴熊距离我太近了,所以墨桀根本没有完全从我胸口钻出去,就是一颗龙头,一抬头,就用头顶的利角顶向了暴熊的胸口,那恰恰是暴熊之前因为光顾着进攻而忽略的空门所在,落在了墨桀这老油子的眼中,当然是一击毙命之处!

暴熊很明显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好歹是瓦尔哈拉培养出来的年轻高手,反应速度还是有的。虽然慌乱,不过慌乱中还有神智,剑锋一转,直接朝着墨桀的头上劈了过来,铿的一声,长剑堪堪被崩飞。而他自己也借着反冲力连忙朝后方飞去。

这可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洛凰哪里会放过?“呼啦”一下,朱雀双翼在我背后展开,然后就那么轻轻一扇,一下子我就飞到了暴熊的斜上方。

朱雀双翼再次一振,火雨铺天盖地就朝着暴熊坠落了过去。吓得周围围观的那些瓦尔哈拉的武士到处抱头鼠窜!

而暴熊这回可是躲不过去了,一下子被火雨烧了个正着,顿时惨叫一声,整个人变成了大火球,朱雀之火正在灼烧着他的能量,看样子应该烧不死!

不过,我要的机会已经到了!

朱雀双翼摆动,我头一次朝着暴熊发起了进攻,百辟刀也随之出鞘!

“天!”

“葛先生!”

我身后传来了海瑟薇和里奇的惊呼声,我知道,他们已经看出了我的杀意,都不想让我斩杀暴熊,只不过出发点不太一样,海瑟薇是担心我把事情闹僵,而里奇是害怕一个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年轻高手就这么挂掉!

不过,这些关我屁事?

当暴熊出言不逊,辱骂到我的母亲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必死的结局!

武人的刀,既然出鞘,不见血哪有收回的道理!

我倒要看看,老子今儿个就是要在他瓦尔哈拉的地盘上杀他们的人,他们倒要怎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