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强者的舞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我的杀心十分坚定,怎么会受到外界的影响?

甚至,我都听到身后传来“呼呼”两道风声,若是不出意外,应该是海瑟薇和里奇同时出手了,准备上来阻拦我。

反正,我感受到了剑魔的那股邪恶的气息,估计海瑟薇是担心我“冲动”吧?

可,当一个男人被别人指着鼻子骂娘的时候,还是无动于衷的话,那这个男人未免也实在是过于懦弱了!

所以,对于身后传来的动静儿我都直接无视了,无论是剑魔,还是里奇。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就想阻拦我,无疑是痴人说梦。

“临、兵、斗、者、皆、列、阵、前、行……”

我口中发出怒啸,九十九字至高神语随之而出。

轰!

这里天道之力被我勾动,当我的口腔中每一次发出一个怪异的音节的时候,都会带来苍穹的震动,周围观战的那些武士大都道行不怎么样,一个个被震的七窍流血,捂着自己的口鼻倒地,凄厉的惨叫着,至于我身后传来的风声也在这一刻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凝滞。明显海瑟薇和里奇也已经被九十九字至高神语影响到了,分别停止追我了,一下子周围所有的干扰全部都消失了,再加上我有朱雀双翼,掌握着极速。下一瞬间我就已经到了那暴熊的面前。

暴熊此刻已经落地,正在痛苦的抵抗身上沾染的朱雀火焰,看到我出现在他面前以后,顿时准备逃离。

然而,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宜久战。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手中百辟刀豁然挥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过了他的脖颈。

咔嚓!

我分明听到了一声刺耳的骨裂声,这一刀我直接斩断了他的脖颈,只是因为刀快、再加上我下手又狠又准,几乎是直接从他颈骨的骨头缝里砍过去的,所以并没有直接一刀斩落他的头颅,他的脑袋仍旧在他的头上,而且,这一瞬间我知道他还是有意识的,只不过身子却是不能动弹了,眼睛瞪得溜圆,只有走近了才能看到,他的脖子上有一条嘻嘻的线。

“现在知道鲜血的味道了吗?”

我冷笑着看着他,淡淡说道:“但愿在你这一世的结束之前,你能明白几个道理吧。第一,我知道你挑衅我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办的,不过永远也不要相信你的上司,当他志得意满的告诉你,让你尽管按照他的要求去办出了岔子他兜着的时候。只需要当成是放屁就可以了,上位者的游戏你参与不了,你在他的眼睛里面就是一枚棋子而已,从来听说过弃车保帅,没听说过弃帅保车。真出了岔子你永远都是第一个被出卖的,而且,人家翻脸不认账的几率很高,除非你自己遇到了傻好人,不过。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善良与否上,你觉得靠谱吗?第二,永远不要乱装逼,这一次你可能运气好有个侥幸,但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次自己会不会踢在铁板上。第三,不要随便侮辱别人的长辈,因为那是每一个还有天良的人共有的良知,别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谁也不是你爹,没道理忍着你。懂了没?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该上路了,死亡并不是终点,我不会把你彻底抹杀掉的,但愿你以后不要这么幼稚。”

暴熊眼睛里有痛苦在闪烁,在我说话的过程中,他的意识始终都没有溃散,不过眼睛却在一个劲儿的往上面翻,我知道他其实是想看看魁首的。看看那个指使他挑衅我的人会不会给他出头,可我明白他注定会死不瞑目,而他已经没机会看到这一切了,因为我快刀划过的伤口皮肉翻卷了起来,片刻后就喷出了血雾。泼洒了我一声,然后他脑袋被血压一下子冲开了,咕噜一下子滚到了地上,整个人也轰然倒地。

这一切说来长,其实就是片刻之间发生的事情而已,紧接着海瑟薇和里奇才终于赶了上来。

“葛!先!生!”

里奇看着地上的暴熊的尸体,脾气再好也有点按捺不住怒火了,咬牙说道:“暴熊没有恶意,您就这样杀死了他?你这未免也太嗜杀了吧!”

海瑟薇在一边一声不吭,不过脸色很难看,毕竟之前她建议我略施惩戒,彰显一下自己的实力就行了,没必要在人家的地盘上见血,弄僵了反而不好。

“怎么?你有意见?”

我扭头看了里奇一眼,顿时冷笑了起来:“我早说过,我的刀要嘛不出鞘,要出鞘就必然见血,你们不相信,那时候谁也不把这个神经病拉回去好好教育,出了岔子现在赖我?而且我也没打算杀他。谁知道他这么不禁打,一下子就死了。”

里奇一下子一张脸憋了个通红,这家伙长得魁梧,实则心思剔透,平日间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心眼比马蜂窝都多,不过这个时候却让我一句话给怼了个无语,毕竟之前我确实提醒过他,我的刀出鞘就要见血,他没信,也没制止,这才闹出了现在这一幕。

而且,我这话夹枪带棒的,明显是在蔑视瓦尔哈拉了,一个九段高手一不小心被打死了,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么?他还说什么,武人对战,生死有命,被弄死了现在特么在跳出来说别的已经没意思了,所以他也只能忍着了。

不过。周围那些武士就忍不住了,一个个纷纷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破口大骂,情绪很激动,明显因为暴熊被我斩杀,他们很不平静。

我右手按刀,豁然回头看向了这些武士,眼神中渗透出了杀机。

这些武士大都没有经历过生死考验,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像小丑一样排练了,再加上之前被我九十九字至高神语所伤。面对我的时候本身就气场落了下乘,我眼睛扫过之处,纷纷退却。

“哈哈哈哈……”

我不禁大笑了起来,朗声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称霸北欧的瓦尔哈拉了,本为合纵连横而来。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一群跳梁小丑,血性比天道盟那群偏执狂差了太多,输了输不起,想打还不敢上,靠不住啊!罢了。和你们这样的人站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这就告辞,事先提醒你们一下,我们之间的友好氛围已经结束了,当我转身在听到你们的挑衅,那就不是较量的请求了,而是战争的信号!”

里奇豁然变色,我能看到,他光秃秃的脑门子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强硬吧?

而这。确实是我要的效果!

这一次我确实不准备听海瑟薇的来处理这件事情了,瓦尔哈拉大,我小,如果寻求合作的话,人家很容易给我来个霸王条款。那样的合作也不是我希望寻求的合作,要合作,必须要公平,如果我作为势力比较小的一方不够强硬的话,那还公平个屁。人家只会更加不尊敬你。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这个世界是强者的舞台,拳头硬了说话才硬,拳头不硬摆出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说话也有分量!

我没管里奇,拉起海瑟薇掉头就走。

谁知,就在这时,夜空中忽然传来“吱呀”一声,虽然很轻微,但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却十分刺耳。

紧接着,一道温醇的声音就响起了:“葛先生,鄙人为您温的酒还有余温,喝了再走也不迟,难道不是么?”

我脚步一顿,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心说这位魁首终于放话了,见了血总算是放下了自己的架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