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玄武的消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身子在这一瞬间有了一些僵硬。

我身体里面的两位?

说的是洛凰和墨桀吧?

难不成……他是在说我和暴熊的决斗中使诈?

我想了想,觉得陈伯懿的格局不至于就这点,至于他能看得出墨桀和洛凰其实是两个生命体,这个不难,毕竟他身边可是有一个接近于天尊的高手呢!

犹豫了一下,最后我觉得人家既然都已经点明了,我再藏着掖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干脆就大大方方的让洛凰和墨桀现身出来吧。洛凰和墨桀倒是很直接,我这边一开口,立马就现身了,面无表情的坐在了餐桌边的椅子上,一左一右坐在我两侧,连睁眼都没给陈伯懿一个,大概也是他们虽然力量没有了,但毕竟曾经是大帝,打心眼儿里有点看不上陈伯懿吧。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话。

倒是陈伯懿不以为意,把厚黑学里的一个“厚”字儿演绎的淋漓尽致,非常大度的笑了笑,然后跟我说道:“葛兄弟还真是天生头角峥嵘啊,左右护卫如此霸气,如果我眼不拙的话,这两位应该就是曾经的四方之神中的青龙和朱雀吧?”

我眉头一扬。心说这家伙怎么可能连墨桀和洛凰都认出来了?莫不是刚才从我出手的时候,从力量属性上看出来的?想想也只有这个可能了,而且应当是他身边那个即将濒临天尊的黑影看出来的,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很惊人了。因为四方之神距离现在实在是太过于遥远的回忆了,到了现在,人们更多的是将他们当成了四象放在一起来说事儿,成了一种图腾的崇拜了,根本不会想到,四方之神曾经是真是存在过的,更别说看出他们的力量属性了,所以,能认出来也是本事。

不过,我没有明确回答陈伯懿。

而陈伯懿明显已经猜测到了一些,脸上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连忙问道:“我听闻四方之神是感情非常要好的金兰兄弟,既然青龙朱雀已经在葛兄弟的身边,那朱雀和玄武呢?”

“朱雀出去办事了。”

忽然,洛凰淡淡插了句嘴。

我一惊,扭头看了洛凰一眼。见她面无表情,但我已经猜到她的意思了,不外乎就是给我这边的天平上加一点砝码,告诉陈伯懿——你看。四方之神里面的三个都在围着他转,此子日后必然不凡,得抓紧合作,拿出你们的诚意来!

这倒是好事。虽然有点骗人的一丝,毕竟太篱现在根本不叼我,出去估摸着是散心去了!

唯一让我有些郁闷的是,陈伯懿脸上的笑容很不对劲,在问起四方之神的时候,有些过于兴奋了。

而听完洛凰说的以后,陈伯懿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忙问道:“那玄武?”

洛凰没说话。

陈伯懿的脸上涌现出了一丝明显的失望神色。随后又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那玄珩这个人呢,你们认不认识?”

“啪!”

洛凰狠狠拍了桌子一巴掌,一下子站了起来,就连我旁边的墨桀也是豁然变色,然后洛凰的双眼就死死盯着陈伯懿说道:“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他不是个喜欢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的人,除了极少数一些他所认可的朋友,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看来四方之神都是金兰兄妹的传言不假了,你果然还是认识他……”

陈伯懿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洛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好了,不要激动,先吃饭吧。然后我会慢慢和你们把一切的事情全都说明白的!”

洛凰这才满脸不甘心的坐下了。

这一切让我心中充满了狐疑,等洛凰坐下以后,我才在心里问洛凰:“这个玄珩到底是谁?为什么说起这个人的时候,你们都是这样的表情呢?”

“玄珩……就是玄武的名字!”

洛凰咬牙说道:“看来你这一次来北欧还真的是来对了,这个地方我感觉很不简单,这个人刚才一会儿问我们四方之神的关系,一会儿问白虎,一会儿又是问玄武,问来问去,最后其实就是想确定我和墨桀到底是不是认识玄武。现在我忽然觉得,这个人之前要见你可能和西方修炼者世界的格局有关系,但是现在他反而动了别的心思。我觉得他一定认识玄珩,或者说……他一定知道太玄到底在什么地方,就算这些他都不知道,那他也一定和玄武有关系。要嘛就是这个叫瓦尔哈拉的组织和玄武有关系!”

玄武……

我微微蹙起了眉,其实这个时候我也有些头大了,太篱那边还没搞定呢,玄武这边我又找到了线索了?或者说。干脆已经招惹上了?

这次特么的可就麻烦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玄武貌似和太篱一个逼样,见了我就喊打喊杀的那种。

“对了,影!”

忽然,陈伯懿对着墙角打了个收拾。

然后,那道黑影就又一次出现了,一时间。圣人的威压让整个餐厅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那件事情可以去办了。”

陈伯懿笑着说道:“我忽然改变主意了,葛兄弟真的是个身上有奇迹的年轻人啊,我看到了很多种的可能性,我觉得没必要等着他明确表态会站在我们这边以后再有所动作了,现在我们就应该做点什么,他值得我们这么做!”

“是。”

那道黑影头一次张嘴说话了,声音很是嘶哑,因为他身上黑雾笼罩,我一直都没看清楚他的模样,甚至都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不过现在他一张嘴,我终于知道。他其实就是个男人,而且不出意外,还是一个特阴森的男人,至少他的声音表现出的是这样的气质。

然后,黑影一闪,直接消失了。

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我完全没头绪,也不知道,不过,能看得出来,陈伯懿下达的命令一定是和我有关系的。

不过,陈伯懿也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事情,然后他就笑眯眯的和我们天南海北的和我们聊了起来,一边聊一边吃饭。

不得不承认,陈伯懿是个很博学的人,和人坐在一起说话,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肚子里的东西很多,人文地理,历史典故。文玩古玩,几乎是信手拈来,可惜,我心里一直记挂着玄武的消息,因此,这一顿饭也是吃的没滋没味的,心不在焉,等吃完以后已经是深夜了。

原本我打算找陈伯懿好好谈一谈的,如果能把该敲定的该知道的,全都知道的话,那就更好了。

可惜,陈伯懿压根儿没有和我谈下去的兴致,摆了摆手,然后招呼了一个正在餐厅外面等候着的类似于管家一样的中年人就给我和海瑟薇安排房间去了,房间就在这议会大楼,离餐厅不远,出了餐厅拐个弯就是了,两间装修的跟皇宫一样的屋子,然后那管家就离开了。

我和海瑟薇又探讨了几句,可惜,再怎么探讨,仍旧没法弄明白陈伯懿的意图,最后只能作罢,我们两人也分头回了房间。

我本来是想跟洛凰与墨桀仔细打听一下这个玄珩的,可惜,他们两个似乎并没有多高的谈话兴致,无奈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打坐了。

本来,我以为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大概在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我的房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然后,里奇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葛先生,您休息了没有?魁首请您过去说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