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瓦尔哈拉的礼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伯懿有请?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一会儿问一句特重要的,一会儿要吃饭,有事儿饭后不谈凌晨谈,到底是要闹哪样?

不过,我知道,这一次,应该是重头戏终于来了,今晚陈伯懿说话似有所知,我感觉他说话就像是写小说一样,在不断做铺垫。就是为了迎来这一刻的对话!

我睁开了双眼,一翻身下了地,因为我一直都在打坐,所以也没脱衣服,直接穿了鞋就出去了,开门一看,海瑟薇也已经被叫起来了,正与里奇在外面等着。

不过,我看到里奇的脖子上面似乎露出了一截纱布,看那样子,估摸着上身是缠裹了纱布的,穿过肩膀,因为他身上的麻衣过于宽大了,所以露出了一部分的纱布,麻衣上面也隐隐有血迹渗透出来,似乎是受了伤了,于是我不禁问道:“里奇,你这是……”

“哦,你是说这些伤口啊?”

里奇看了眼自己的上身,苦笑道:“这就是做错了事情代价,也是我自己惩罚自己的。”

说着,里奇恭恭敬敬的对着我鞠了一躬,说道:“葛先生,之前的事情是我出的主意。我的意思是让暴熊去试探试探你,没想到暴熊出言无忌,竟然辱骂到了您的长辈,他得了那么一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为此我也自己割了自己三十六刀,以此为诫。希望葛先生您也能不和我计较。”

这一次,里奇很诚恳,如实跟我说了一切。

自己割了自己三十六刀?

我去,这也太狠了。

我蹙起了眉,然后想到陈伯懿让里奇自我反省去,里奇露出的那副表情,顿时我有些惊讶的问道:“里奇,别告诉我你自己反省就是拿刀自己割自己?”

“是的。”

里奇很认真的说道:“魁首一直说,作为一个武人,如果犯错,就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因此,如果犯错,必须自我惩戒,否则下一次在敌人面前犯错,就会付出性命的代价,这很有道理。暴熊因为我的错误已经付出了自己的性命,我自己割自己几刀,真的不算什么!事实上,这么大的错误,本应该断掌以明志悔错,不过我是个武人,这双手还得使用大剑,所以不能断掌。故而挥刀切腹!”

变态!

我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里奇,总觉得这家伙就跟一些没有理智的狂信徒一样,至于不,陈伯懿也没有明确要求他怎样怎样做,他就来一发这么狠得?而且还是对自己下手。也真是能下得去手!

里奇看了我一眼,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了,顿时苦笑道:“其实,本身我已经知错,自我惩戒也不算什么了,如果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做出一点表示的话。魁首就会很生气,等他动手惩戒的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他生平最恨的就是知错不改的人了,在他看来,一个人犯错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生下来就一点错都不犯,那就是庸人,最要紧的是犯了错得知道改,而改错的唯一方式就是……知道什么叫做疼。我这还好,他的上身全都是伤痕,不是战斗中得到的。而是每一次他决策失误的时候,都会惩戒自己,所以,我们下面的人都很服气!”

我脑海里面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陈伯懿那一身儒雅的气度,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狠,对手下狠,对自己也狠,难怪能让手下这么敬畏。

“看我……这些干嘛。”

里奇苦笑一声,然后正色说道:“总之,葛先生您应该好好和魁首相处谈一谈的,他从来不会让盟友,让自己人失望。我们组织的每一个人,都认为他能为我们带来真正的和平……”

说完,里奇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无疑是要带我去找陈伯懿了。

我也不磨叽,快步跟了上去,不过有了这样一件事情。对于陈伯懿的手段我也更加了解了一些。

七拐八弯的在楼道里面兜转了许久,最后,里奇停在了一间房的房门外,指了指这间房,说道:“葛先生,海瑟薇小姐,你们进去吧,魁首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们了。”

然后里奇就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我和海瑟薇推门而入,顿时,一股浓烈到极点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

这是一间装饰打扮有些像办公室的屋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没开灯,只是在书桌上点了一盏蜡烛,所以光线昏暗的很,周围满地都是一个个的小箱子,足足有七八十个,那些都是木箱子,血腥味就是从那箱子里面散发出来的。甚至有些箱子已经渗透出了鲜血。

陈伯懿就在书桌后面坐着,昏黄的灯光下,他的面色显得有些阴暗,脸上带着些许疲惫,毕竟他就是个普通人而已,折腾了这一晚上。不疲惫才怪,眼睛里面也有着一些血丝。

在他面前,放着的是一把大剑,那把剑是之前暴熊用的,我认得出来。

“不好意思葛先生,之前见面匆忙。没能给您准备一份您能看得上眼的礼物,所以吃饭的时候才匆匆忙忙开始准备,好在,时间上倒是赶上了。”

陈伯懿对我颔首微笑,然后一指地上那一堆箱子,说道:“打开看看吧,这些就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您看看还满意吗?”

我扬了扬眉,大概已经猜到那箱子里是什么了,不过还是走上去打开了距离我最近的一个箱子。

霎时,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跃入我的视线,那颗人头的脸上还残留着死亡前的愤怒。眼睛怒睁着,似乎在怒斥着什么,看模样,分明就是东方人。

我抬头看向了陈伯懿,扬眉问道:“恕我眼拙,这是?”

“天道盟在北欧境内活跃的所有人员,现在都已经在这里了。”

陈伯懿微笑着说道:“最近天道盟很不老实,他们的情报人员满世界各地跑,在西方也不少。而因为欧洲三足鼎立的形势,虽然明知道他们在我的地盘上闹腾,但我还是没有对他们下手,毕竟谁也不想再招惹一个东方的巨无霸组织掺和进来不是?不过,今日您的到来,让我改变主意了,一共七十八人,一个都没走掉,这份礼物您喜欢嘛?”

杀了天道盟的人?

我眉头一跳,这种行为。对于天道盟来说,已经可以说是战争信号了,虽然天道盟现在忙着干别的事情,不大可能来和瓦尔哈拉撕逼,因为这种组织的碰撞,可能一旦招惹上,就是漫长的战争,天道盟耗不起,但是,从此瓦尔哈拉和天道盟断交乃至相互仇视是板上钉钉的了!

这简直就是投名状啊!

不过,陈伯懿这么做,显然证明他已经洞悉了我的目的,而他也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他已经决定帮助我对抗天道盟来复仇!

这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了,可以说,我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喜欢,这份礼物我当然很是喜欢了,只是我不太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斩杀天道盟的情报人员,向天道盟直接宣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陈伯懿笑了起来,道:“因为……我们是自己人啊,自己人当然得帮助自己人喽!你是我的朋友,海瑟薇也一样是!”

这事儿有意思了!

我与海瑟薇走到陈伯懿所在的办公桌前坐下,隔着摇曳的烛火看着他,问道:“仔细说说?我很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您这么一位朋友?”

“好几万年前,不。我们的友谊更古长存,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陈伯懿一指海瑟薇,笑道:“不过,咱还是先说说瓦尔哈拉和您的友谊吧!”

说完,陈伯懿将那把大剑推到了海瑟薇面前,笑着说道:“您还是先看看这把剑是谁的吧?”

海瑟薇有些疑惑的拿起了那把大剑,一看,面色顿时大变:“圆桌骑士首领,兰斯洛特的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