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密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斯洛特?

我听到这个名字,眉头顿时跳了跳,凑上去看了眼那把剑,昏黄的灯光下,上面有一连串我不认识的文字,这串文字应该是西方的古典文字了,我没什么研究,想来翻译成中文以后应该就是兰斯洛特的意思了。这个名字本身不算什么格外生僻的名字,西方人里有很多人都叫这个名字,可在现在这种环境下,再联系着海瑟薇的表情,这位兰斯洛特就只能是一个人了——圆桌骑士团里面最著名的那一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流传于英伦三岛的亚瑟王传奇里,这位兰斯洛特应该是最伟大的圆桌骑士之一,似乎和亚瑟王还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亲缘关系,据说他勇敢强大。而且乐于助人,所以在圆桌骑士里面名声和反响都特别好,相传他是由湖之仙女抚养长大,因此也被称为“湖上骑士”。

不过。这位兰斯洛特骑士之所以这么出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是导致圆桌骑士解散崩溃的主要原因之一。

原因就更加简单了,因为他给亚瑟王带了绿帽子,和亚瑟王的王后桂妮维亚之间有一段恋情。

当然。这一切都是英伦三岛传说里面的兰斯洛特。

不过,事实如何,恐怕与传说不尽相同,毕竟据我了解,民间流传的有关于亚瑟王的传说,那是一位亚瑟王的后人顶着祖先的名字,跑到民间留下来的,就跟玩cosplay一样,所有的传说都无法应到真正的那位亚瑟王的身上。那位亚瑟王我有过接触,觉得他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并没有太多的儿女情长,其实很多浪漫唯美的乱世爱情也都是后人凭空想象出来的,真正出生在战乱年代的人哪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欢天喜地的浪漫?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追求——活着。

活着已是不易,何苦再做奢求?

所以,真实的亚瑟王和兰斯洛特骑士到底怎样,还是得听陈伯懿继续说下去。

不过海瑟薇还是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民间传说的了解,说出这个名字以后,脸上多多少少有些不对劲,估摸着也是在理智和世俗流言之间挣扎,毕竟兰斯洛特这个名字对于亚瑟王的后裔来说。杀伤力确实挺大的。

“哈哈,海瑟薇小姐,您是个睿智的人,为何要执拗于那些历史长河中漂浮的流言蜚语呢?那些都不过是一群吟游诗人被愚弄以后添加了许多浪漫主意色彩弄出来的故事而已。怎么能当真?这个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就是文人的那些破嘴了。”

陈伯懿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看着海瑟薇的面色顿时大笑了起来,道:“其实兰斯洛特骑士是一位天尊,他对亚瑟王的忠诚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偏移和改变。而且也绝对和亚瑟王的王后没有任何的关系!事实上,亚瑟王一生无后,只是几次与身边的女性武士发生了亲密关系,诞生下了后代,这才有了你们这个家族,你也能猜到,生活在他们那样一个时代的人,朝不保夕。而且就连整个双子国都是一场巨大的骗局,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浪漫唯美的爱情呢?至于这个世间的那些流言,其实全都是你们家族那位冒充亚瑟王的年轻人给搞出来的,那位年轻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亚瑟王当年麾下人员的名册,于是就找了很多武士来冒充曾经的圆桌骑士,演了一出戏,却不想在世间留下了传说,让亚瑟王几乎变成了人尽皆知的人物。这个中具体发生的事情,我想海瑟薇小姐回去翻翻家族的密档应该能查清楚的,不过,可能你们家族对那位玩心太重冒充先祖年轻人不太友好。所以,当年的事情你们家族根本没有仔细调查过,这个我们瓦尔哈拉倒是调查的很是清楚呢。”

原来如此。

我心中嘀咕一声,难怪暴熊使用的这把剑上的灵性会这么高,原来是圆桌骑士里的兰斯洛特曾经使用过的剑,那么有这样的威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时,海瑟薇问道:“那你说我们是自己人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对家祖至死忠诚的兰斯洛特骑士和你们……”

这个问题也是我所好奇的。当下竖起了耳朵。

可陈伯懿却笑而不答,盯着我与海瑟薇看了半天后,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说道:“这个地方血腥味太重了。不是个适合谈事情的地方,两位还是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个地方?”

海瑟薇扭头看了眼堆砌在房屋里面的许多沾着血腥味的木盒,默默站了起来。

陈伯懿这才揉了揉因为困倦而通红的眼睛,缓缓走向旁边的一个书架,在书架上面四处寻找着,最后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终于停留在了其中一本书上。

那是一本《基督山伯爵》,若我没记错。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波澜曲折的复仇故事,也不知道陈伯懿抚摸着这本书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寓意。

就在我胡乱思索之间,陈伯懿猛然在那本书上一摁。

咔嚓!

那本书竟然一下子被摁进去了,然后。书架就发出了“轰隆隆”的声响,然后那书架就朝着一旁滑动,在其背后赫然是一个电梯。

陈伯懿也不说话,直接进了电梯。我与海瑟薇连忙跟了上去。

“这坐电梯的下滑速度有点快,下滑区间也有点大,你们稍微忍着点啊!”

陈伯懿笑着提醒了我们一句,然后就关上了电梯的门。电梯开始飞速下坠,那下坠的速度何止是有点快啊?我都怀疑拉着电梯的铁绳是不是断了,电梯正在飞快坠落一样,强烈的失重感将我们包裹。我和海瑟薇倒是不感觉到什么异常,毕竟我们是武人,腾挪跳跃之间早就体验惯了这样的感觉,倒是陈伯懿自己就是个寻常人而已。哪里受得了这个,不消片刻,就已经脸色苍白,最后我都不得不扶着他。

而这电梯。则一直都在坠落。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按说我们早已经到了一楼,可是这电梯却从来都没停下,我知道,我们八成已经进入了地下。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电梯终于轰隆一下停下了,震动的特别厉害,要不是我站的为比较稳的话,恐怕都得趔趄一下,至于陈伯懿,两条腿都在轻轻打摆子。

看着他这模样,我就笑着说道:“你们这电梯修的还真是有点个性。”

“没办法,这地方比较隐秘,也不是个所有人都能进来的地方,通电梯比较困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陈伯懿苦笑着道了一声谢。然后就说:“欢迎两位来到我们瓦尔哈拉的祖地,组织内百分之九十的成员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只有最核心的成员才能进入这里,而这个地方也几经迁移。最后终于到了这里,也算是留下了我们瓦尔哈拉的精神吧!当年,我就是在这个地方正式宣誓,继承了魁首的位子。”

说话之间,电梯门已经打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漆黑悠长的甬道,而在电梯的外面,则是一个圆形的空间,在地上,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图案,那图案也不知道是什么涂抹成的,在黑暗中仍旧散发着红光,乍一看,真就跟一团火焰一样。

而这个图案我也是无比的熟悉,瞳孔当时急剧收缩,忍不住扭头看向了陈伯懿,失声道:“瓦尔哈拉就是当年的诸神盟的一个分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