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备好的墓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连经过几天的逃跑,我体内力量枯竭的很厉害,毕竟洛凰和墨桀与我有共生之盟,而他们又没办法自己去从天地间吞纳吸取力量,所以只能共用消耗我的力量,也就庆幸我修炼的是杀气这种擅长于久战的法门,这才堪堪能一个人供给的起他们,有时候我都恨不得自己把媛的亚特兰蒂斯之心抠下来给自己装上,那自己岂不就有了源源不绝的能量,可惜我也不能那么做,只能这么硬挺着,但时间久了也受不了啊,这几日的逃跑下来墨桀用的就是我的力量,他肯定不会感觉累,可是我累啊。我真挺不住了,这样的力量消耗继续下去的话,恐怕我得挂在这儿,也就庆幸不是洛凰上,要是洛凰的话。恐怕三天下来我早就已经翻白眼了!

好在,见到了陆地,那我就只能在陆地与他们撕逼了,一旦在陆地,海瑟薇的力量就能完全发挥出来。到时候我也就有喘息之机了。

墨桀在接到我的命令以后,已经开始朝着那座海岛往过冲了。

我不知道那座海岛有没有人居住,不过应该是没有的吧,这茫茫大海中,类似于这样的海岛实在是太多的。有的人可以居住,可是有的人是不能居住的,因为上面没有淡水,而且海岛面积太小,可能今天还在那矗立着。明天就被大海给吞没了,是不适宜人居住的。

至于那些蜥蜴人,这个时候也已经朝着我们聚拢了过来,一步步的收缩包围圈。

好在,我们距离那座海岛不算太远,终于是赶在那些蜥蜴人将我们包围之前冲上了海岛,那一瞬间,墨桀钻入了我的身体里面,海瑟薇浑身黑气暴涨,顷刻间化身剑魔,落在柔软的沙滩上面警惕的看着四周,唯独我最可怜,没人管,力量也耗尽了,在墨桀消失的一瞬间,整个人一头就扎进了柔软的沙子里,当真是给我来了个倒栽葱,好在我手脚并用来回扒拉了两下才好不容易从沙坑里爬了出来。

而这时,那些蜥蜴人已经包围了上来,不过。它们就在小岛的浅滩里,却没有登陆上来,因为这四周的海水比较浅,它们大都已经露出了半个身子,正盯着我们看。一直没有攻上来,没了前几日的那种凶狂的模样。

“它们为什么不进攻?”

我一边拍着脸上的沙子,一边走到海瑟薇的身边,嘀咕道:“这些家伙虽然身在深海里,可是却有陆地行走能力。端的是一些怪物,按说海底生物,身体早就已经习惯了海底的压力环境,一旦出现在陆地上内脏会爆掉的,可这些家伙却是水陆两栖,实在是太违背常理了,不过,他们不进攻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海瑟薇没说话,手里提着胜利之剑盯着那些蜥蜴人看了半天,最后终于缓缓摇了摇头。松开了胜利之剑,似乎不再紧张了,然后叹息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恐怕是不会进攻了,如果我们突围的话,它们会不顾一切的将我们给撵回来!”

我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中计了!”

海瑟薇苦笑了一声,扭头朝身后走去,我连忙快步跟了上去,然后海瑟薇就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沙滩上。双手托腮,静静欣赏着那些蜥蜴人,沉默了许久以后,才跟我说道:“天,你有没有发现。在咱们来到这里之前的逃亡路上,每一次咱们调转方向的时候,这些蜥蜴人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然后给我们顶回来!”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特么是这么回事。这些蜥蜴人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一路上表现的特别的怪异,只是当时我们匆匆忙忙的在逃跑,也就没想那么多。

“见过狮子追杀水牛吗?”

海瑟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以前听一位朋友说非洲大草原上有一些聪明的狮群能一次性猎杀几十头水牛,我一直都不太相信,因为非洲水牛的体型非常恐怖,甚至远远大于狮子,一些成年的水牛甚至体重可以达到九百公斤,狮子在猎杀水牛的时候一个不慎就会被水牛杀死。常常好几头狮子合力才能干掉一头水牛,事实也确实如此,水牛是非洲大草原上猎杀狮子最多的生物。为了验证我的看法,我亲自去了一趟非洲,并且很幸运的在那里见到一头非常聪明的狮王领导的狮群一次性猎杀了三十多头水牛,那一次,狮子们提前给水牛找好了一个陷阱,它们没有上去就攻击水牛,也不会把水牛逼的誓死一战,而是撵着水牛跑。一直把水牛赶进了陷阱里,一下子全都摔死了!那个狮群是非洲大草原上最长盛的一个狮群,因为它们真的很聪明,所以从来不会被食物困扰。”

我听完后,隐隐反应过来了。就说:“你是说,那个袭击我们的人就是狮群的首领,而我们两个就是他要猎杀的水牛?他不想逼的我们誓死一战,所以,就一直逼着我们不断逃跑。最后跑到了这里?”

“没错。”

海瑟薇耸了耸肩,指了指我们身后植被颇为茂密的海岛,说道:“这里,就是那个袭击我们的家伙给我们挑选好的墓地。”

我下意识的咬紧了牙关,被人当做猎物一样追杀。这滋味儿可不好受,主要是太打击人的信心了,犹豫了一下,我就问海瑟薇:“这应该不是一次偶然事件,不大可能是咱俩闲的蛋疼跳进了人家给咱俩准备的陷阱里,肯定是有策划的袭击,所以,你觉得是谁干的?”

“只能有两个可能。”

海瑟薇很肯定的说道:“圣殿,或者是教会,不过,我觉得是圣殿那个死老头子的可能性最大!”

我眉头一动,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很简单啊,圣殿或者是教会知道了咱俩去了瓦尔哈拉,所以,就来截杀我们喽。”

海瑟薇有些轻佻的说道:“你想想啊。咱俩是在瓦尔哈拉做客去了,如果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瓦尔哈拉的地盘上,这笔账算谁的?我的家族和你的那些兄弟可不知道我们在临死前发生的事情,最后只能先找瓦尔哈拉的麻烦,这样一来。瓦尔哈拉和你我背后的人就会拼的你死我活,圣殿或者是教会不就是坐山观虎斗了?如此,他们就不用担心我们和瓦尔哈拉联合了,而且还能一下子歼灭我们两股力量,何乐而不为?不过。我觉得是教会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教会那点志向,也就是希望一直维护他们在世俗中的超然地位了,他们享受那些凡夫俗子的追捧,一群神棍嘛。一直都没有太大的想法,豢养修炼者只是为了有必要的力量,和修炼劫的纠缠不是很深。这么阴险的手段,倒是很像圣殿那个老猥琐男做的事情!”

我轻轻蹙起了眉,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来。这一次袭击我们的应该是一个魔法师了?不过,我们在瓦尔哈拉做客的消息怎么走漏的?”

“肯定不是陈伯懿泄露的,他巴不得保护我们呢,因为我们在他的地盘出事的后果他很清楚。”

海瑟薇淡淡说道:“只能是探子,西方这三方势力彼此堤防了这么久,彼此到处都是对方的眼线,咱俩的消息走漏……也始终正常。只是我之前竟然忽略了这一点,现在说起来……真是让人无奈啊!”

魔法师……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魔法师战斗呢,手段果然诡异!

想及此处,我站了起来,道:“走吧,咱俩去看看这位魔法师给咱挑的墓地怎么样,倒是仔细掰扯掰扯,这里到底是他的墓地,还是我们的墓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