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悲催的圣人法师/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扬了扬眉,有些诧异的看了海瑟薇一眼。

按说,海瑟薇似乎应该比我更加想弄死这个猥琐的魔法师吧?她好歹也是西方世界上流社会的名媛,一度被认为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女人之一,结果却被这个比利折腾的被追杀到裸奔,那滋味儿恐怕比死都难受吧?结果,她却拦着我,为何?

想及此处,我收回了手中的刀,用眼神示意海瑟薇继续说下去。

“圣!殿!”

海瑟薇言简意赅,直接说道:“相对于瓦尔哈拉来说,圣殿更加的神秘。在整个西方,但凡是有资格能够得上修炼者世界的家族,几乎全都知道瓦尔哈拉的存在。这么些年下来,瓦尔哈拉经营的给我的感觉倒是更像是一种……雇佣军的模式,他们常常都是给钱办事,多次介入西方世界的权力斗争中,以暴力为自己谋利,在陈伯懿上位以后,将这种模式进行的更是彻底,让瓦尔哈拉的势力在飞速发展,最终达到了现在的规模。所以,他们其实还是比较知名度高的,在现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只要出名,就意味着透明,因此,瓦尔哈拉的一部分信息在整个西方上流社会几乎是公开的,包括他们的总部位置等等信息,全都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是亏的陈伯懿艺高人胆大,心思多,把格陵兰岛弄成了铁板一块外人几乎是无法插手,要不然这些年下来他们的总部早就已经出事了,不过,瓦尔哈拉将合作者和朋友却分得很清楚,在他们的内部也有一套非常明确的划分体系,他们在西方世界的合作者不计其数,甚至就连北非那边的军阀都和他们有一定的交集,但是能成为他们朋友的却屈指可数,这当中的区别也是明显的很,合作者就是你给我钱我可以帮你去打别人,而别人给我钱我也可以来打你,而朋友则是无论别人花多少钱,都是只有我帮你打别人,没有我帮别人打你!

而圣殿呢?他们几乎是完全蛰伏在黑暗中的!

迄今为止,我也仅仅是知道西方世界存在着这么一个巨无霸而已,在许多地方都有分部。可是他们的总部在那里,他们是依靠什么生存的,他们的行事风格等等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几乎是一无所知!而且,我几乎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西方的家族和他们建交的!关于他们的首领,也就是我的祖父曾经偶然遇到过一次,二人相谈甚欢,也就是到了分别的时候,对方才偶然透露,他就是圣殿的大长老,后来我祖父多方求证无数次才得知,这大长老原来就是圣殿的实际掌权者!怎么说呢,圣殿对于他们的先贤,梅林大法师的徒弟薇薇安大法师非常的推崇,所以,薇薇安大法师去世后,圣殿就一直在没有设魁首,由大长老的来统领整个西方世界的魔法师。可惜,自从那一次见面以后,他们彼此之间就在没有见到过对方,一别就成了永远,直到我的祖父去世的时候,他仍旧在惦记着圣殿的大长老,而我的家族也一直未能与圣殿建交,几代人一来一直都在寻找圣殿,可惜找到的都是他们的一些分部,包括在与瓦尔哈拉的战争当中,圣殿暴露的也都是他们的分部。我敢保证,恐怕就连陈伯懿都不知道圣殿的总部在哪里,而我的家族也一直没有完成与圣殿高层的真正对话,就算是打过交道,也见不到他们的高层,他们好像非常排斥与外界进行接触,尤其是对于一些现代的科技力量。更是排斥到了极点,甚至是忌惮,因为魔法师都是脆弱的,如果毫无防备的话,一个高段位的魔法师可能会被一个普通士兵给狙杀掉,这大概也是他们始终保持神秘的原因所在吧?

一个高深莫测的阴险的老家伙,这就是我祖父给教会的那个大长老的评价。他认为天下能与此人进行博弈的人少之又少,虽然仅仅只有一面之缘,可是我的祖父在教诲我的时候,时不时的会提起此人,要求我就算力量不能与他比肩,但是智慧一定要超越他……

当年的事情发生的很仓促,具体他们聊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可是圣殿就是我祖父的一个心结!”

我终于了然,这一路上我听到的有关于圣殿的具体消息少之又少,现在一听,这才终于明了之前海瑟薇为什么说这个圣殿的大长老是个老猥琐男了,原来中间有这么一茬儿,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明白。就问道:“这与我不杀眼前这个家伙有什么关系?”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个家伙能带我们找到圣殿的总部所在,与他们的高层完成一次真正的对话!”

海瑟薇很认真的说道:“圣殿在西方世界的活动,几乎都是靠他们的分部完成的,我从未见到过总部的人出来活动,而从他们的分部的人表现来看,他们的分部的人都找不到总部在哪里!而这个家伙,恰恰来自于总部!

我倒是觉得。你和圣殿,不应该是敌人!

西方玄武玄珩建立了诸神盟,诸神盟解散后分离成为了圣殿和瓦尔哈拉,你和四方之神都有关系,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和圣殿、瓦尔哈拉都有关系?

也就是说,圣殿和瓦尔哈拉的对立虽然如火如荼,可你却有在他们两方之间游刃有余的行走的权利,为什么不尝试着像和陈伯懿一样去和圣殿的大长老沟通一下呢?若有朝一日你能找到玄武,这两方都将成为站在你背后的坚盾,何乐而不为?假如你反攻天道盟复仇,一个瓦尔哈拉不够的话,再加一个圣殿呢?西方这三足鼎立的格局在别人看来无解,可在你看来,你却有创造奇迹的可能性,这是命,至于教会,完全可以无视他们了,那帮神棍,只要你不挑战他们在红尘里的权威,只要你不打上梵蒂冈找麻烦,我估计他们也不会来你这找不痛快!”

我恍然,原来海瑟薇打的是这个主意啊,我看了一眼这位已经被打趴下的小比利,下意识的攥紧了刀。

这一次,终究是圣殿率先袭击了我!

海瑟薇看了我一眼,一下子就猜到我心里在想什么了,当下说道:“忍!天,你现在还不是爆发的时候,明白吗?还得忍啊!临渊不改风骨,居高莫忘初心,这十二个字你应该悬在心头,忍字头上一把刀,为了寻求合作,不该咽下的气你得能咽得下去!”

我脑海里浮现出了在天道盟之巅发生的一切,我想到了周敬的眼神,想到了扎西和陈煜的战死,一点点的也就平静了下来,比起当初所承受的,今天这点气又算什么呢?海瑟薇是对的,忍字头上一把刀,能杀死我自己,也能杀死敌人。忍啊忍,忍到我变成忍者神龟那一天,或许爆发出的火焰能将我心中不平全都填平!

想及此处,我将手里的百辟刀收回了刀鞘,看了一眼比利,对方被我们打的遍体鳞伤,黑斗篷上面全都是泥脚印,可怜兮兮的瑟缩成了一团,满嘴是血,都不敢抬起眼睛来看我们了,果然能当得上猥琐两个字,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圣人,顿时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问道:“喂,刚才我们说的你听到了没有?”

这一脚踢上去,这位小比利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很好。”

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我们对你背后的圣殿非常感兴趣,劳烦带个路?”

比利面色顿时大变。似乎想到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整个人都在不可抑制的哆嗦着,然后脑袋摇的就跟拨浪鼓似得。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把扯住这家伙脑门上仅有的那几缕头发,就准备拽到一边给他来点狠得。

谁知,这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在我一旁响起:“尊敬的先生。美丽的女士,这种肮脏的事情怎么能劳烦你们呢?要不还是在下效劳吧?”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剑十三。

这个贱人怎么出来了?不过我一看他眼睛里头的跃跃欲试,我就明白了,估摸着这家伙也是个变态,待得苦闷了,现在一看到“有趣”的事情,顿时就冒头了,甚至还给我来了个毛遂自荐!

“行,你来!”

略一犹豫,我便答应了下来,直接一脚给比利踢到了剑十三身边,这种手上沾染血腥的事情我可不喜欢。

“好嘞!”

剑十三的咧嘴一乐,就跟拎小鸡仔儿似得一把给比利拎起。很快就消失在了我眼前。

一时,我无聊,就坐下与海瑟薇有一波没一波的聊着,本来我还觉得可能需要审讯一会儿,谁知,出乎我预料的是,剑十三的速度出奇的快,不多时就带着比利回来了。

比利的脸色苍白,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而剑十三则满脸的不屑,朝着旁边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就说道:“他妈的,真怂,我就没见过这么怂的货色!当基佬都不是块好料子,老子刚拿棍子捅了捅,就哭爹喊娘的服了……”

我一阵错愕,已经猜到剑十三干了什么,再看一眼比利落在二腿弯的裤子,整个人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时我觉得老白说的真没错,这就是一贱逼,啥事儿都能干出来!

甭说我,就连海瑟薇都觉得不好意思。

毋庸置疑,比利已经服了,答应带我们去圣殿的总部,只求我们不要让他继续和那个变态待在一起就好了,那个变态当然说的就是剑十三了。然后,他就被我们随手丢在一边,我也与海瑟薇打坐到了天亮。身上的力量终于恢复了一些,至于怎么离开这座小岛,这个实在是太容易了,可怜的小比利不就是我们最好的交通工具么?我和海瑟薇都不是圣人,无法远距离飞行,可是亲爱的小比利可以啊,他能来到这里,自然能离开。

于是,在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就动身了,离开了这片石林,准备先到海滩边,然后从南部出发,直接去圣殿。原因很简单,比利说他在这座小岛力量受到了巨大的压制,起飞艰难,更别说带两个人了,要不然被我和海瑟薇袭击的时候,他也不至于跑的那么慢,只能先到海岛的边缘。

没招,我们只能依着他。

谁知,就在我们刚刚抵达海滩的时候,一阵震耳欲聋的鼾声刺激了我们敏感的神经,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南方的海滩上睡觉,分明就是那个独眼巨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