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被遗弃的法师/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清道人进去了,洛凰和墨桀我也没必要让他们继续在天空中盘旋飞舞什么的,这种事儿稍微露个面给他们来个震慑就可以了,犯不上老让他们在天空中一直飞啊飞的,他们终究是四方之神,不是搭台子唱大戏的丑角儿,今儿个能露面已经是为了我放下身姿做的事情,也不能一直强求他们就这么玩,人家给我三分薄面,我也得回敬人家七分敬意不是?

所以,我便让洛凰和墨桀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里面。

他们两个一消失,那些圣殿的魔法师们也就不那么拘谨了。眼神也又一次放在了我的身上,只不过,可能有墨桀和洛凰的原因,所以,他们的眼神里面没有了之前那么多的杀意,但防备还是没有完全卸下的,一个个的眼睛不停在我和海瑟薇的身上逡巡着,就跟生怕我们会趁着大长老不在的时候弄出什么幺蛾子一样,搞的我都有点郁闷了,心说你们特么圣人一堆,我们两个不就是那如来佛手掌里头的孙猴子?再能蹦跶又能蹦跶到哪里去呢?

索性,到后来我干脆就不管他们了,任由他们如何的盯着,我自己倒是落了个怡然自得的乐趣。

最可怜的就是小比利了,这家伙坠地瞬间,冲击力外加和我和海瑟薇还在他的身上,就他那小身板哪里能受得住啊?几乎是血溅当场!到现在都没人管,到后来我有点看不下去了,就试探了一下他的生命气息,发现早已经是气若游丝了,如果再不鸟他的话,恐怕到最后绝对就是必死无疑了。

我倒是还真觉得他就这么死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可惜,大概也是一念之仁吧,就过度了一些力量给他,然后,狠狠的掐了掐的他身上的一些生死大穴,同时帮他把断裂的骨头也接起来了,这也是目前为止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一些事情了,至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是他的造化了,没办法的事情,他的身子骨过于脆弱了,受到了那样的重击,在没有足够的医疗手段的情况下,只能看命数了,修炼者也无法逆转。

别说,这家伙倒是还真是命硬,在血泊里躺了半天,最后竟然愣是坚挺的活下来了,睁开双眼的瞬间,看到我和海瑟薇的时候还多多少少的有一些恐惧,不过很快他的视线就落在了周围的那些圣殿的魔法师身上,脸上的一下子绽放出了笑容,大概也是笑容牵动了伤口吧,所以疼的一个劲儿的吸凉气。

可他对于这个却不在乎,连忙朝着四周的圣殿魔法师挥手:“嗨,我没死,快找人来帮帮我啊,我活下来了,哈哈,而且活着回家了,快让我摆脱这两个恶毒的魔鬼!”

然而,他的“家”似乎对他并不是很温柔。

四周的圣殿魔法师纷纷扭过了头不去看他。

比利愣住了,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不过最后还是残留了一丝挂在了脸上,只是看起来多多少少有点僵硬罢了,然后他就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我是比利呀!”

还是没人说话。

比利也终于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但他还是不肯放弃,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就朝着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圣殿魔法师走了过去。那个圣殿魔法师看起来有些年纪了,须发皆白,十分苍老,只不过从眉目来看还算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人,比利可能平时也和这个魔法师比较要好一些,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选择了这个人。走过去以后用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一把抓住了这老魔法师的衣袖,在那老魔法师的衣袖上留下了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然后他声音略带嘶哑的说道:“维克托大叔,您帮帮我?我现在受了很重的伤,需要您的帮助,那两个人只是两个圣人以下的存在,您如果出手的话,他们一定不会不是您的对手,您可以救我。”

然而,这个老魔法师却并没有给出什么回应,默不作声的将自己的衣袖抽了出来,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与他的面相格格不入的厌恶。

当时我很明显的能看到比利浑身颤抖了一下。

不过他并没有就这样放弃。而是又朝着下一个人走了过去,苦笑着跟人家说道:“奥拉,我知道我和您之前有一些过节,可那也仅仅是我们之间的看法并不一样而已,并不是敌人,你应该不会记恨那些小事的吧?希望您能帮帮我……”

这个叫奥拉的魔法师也没有回应……

比利还是不放弃。继续朝着下一个人走了过去,他一直被拒绝,一直都不肯放弃他所谓的这个“家”,只是,他整个人的精神也渐渐的处于一种近乎于崩溃的地步了,步履蹒跚,浑身颤抖,模样凄惨到了极点。

看着这一幕,我心里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心说这位比利大概是搞错了一些问题了,他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我和海瑟薇,也不是他的伤势,而是人心。

我和海瑟薇虽然和他有过节,但现在毕竟已经人在圣殿了,怎么可能真的上去杀了他?那根本就是要坏掉三清道人和大长老之间的谈判,最终引爆厮杀,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我的敌人并不在这里。所以,从他回到圣殿的那一刻,他其实就已经自由了,只需要解决他身上的伤就一切无事了,可惜他并没有看到这一点,他的这些伙伴,似乎也不是太愿意救他。

换句直白点的话说就是——比利已经被抛弃了。

而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仍旧在孜孜不倦的求人……

这……很可怜!

我有心提醒他一句,可想了想自己现在身上的事情,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件事情我还是不插手为好,现在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不想再给自己招惹更多的麻烦了,而且就算是我说了比利也未必会听,他已经在被抛弃的情况下陷入自己的执念里面了!

就这样,他一直都在恳求着别人,到最后,最开始那个叫维克托的老魔法师终于开口给了他一句话:“比利。你觉得现在谁还会帮助你?你还能继续在圣殿里呆的下去么?或者说,谁还敢帮你?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你自己可是信心满满的下了军令状,结果呢?你被别人踩着回来了,整个圣殿都因为你而蒙羞!到了现在,这件事情怎么解决已经不重要了,那是大长老为你擦得屁股,而你自己已经被打上了失败者的标签,是我们整个圣殿的耻辱!”

“不!不是这样的!”

比利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因为情绪激动,又开始咳血了,可他对此毫无所觉。仍旧大吼道:“我只是想为圣殿做点事情而已,我只是希望得到你们的认可而已,虽然我失败了,可……难道大家在一起共事这么久,就没有一点点的感情在内吗?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哼,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奥拉法师在一边冷笑了一声:“这里是圣殿。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既然失败,你就已经没资格在这里待下去了,在这个地方,能力大于人情,而且。你还有人情吗?整天就像个小丑一样上跳下蹿,平时你好歹还没有落到这个田地,大家还会对你忍耐一些,可现在谁还会继续惯着你?一个没有近战能力,只知道走邪门歪道的圣人魔法师,你配得上圣人这两个字吗?不过介于你的阴损手段。我们起初还让你三分,现在谁还搭理你?”

世情冷暖又一次在这里上演的淋漓尽致,什么叫做落井下石?这就是了!

比利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喃喃自语道:“我……我只是想和你们聊聊天而已,我知道我长得很丑,不像是个魔法师。我很孤独,只是想融入你们的圈子里而已啊……我没有恶意的。”

可是,四周谁会听他说的?指责声一片。

到了最后,比利终于扛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在地,“哇”的一下子大哭了起来,声嘶力竭的重复嘶吼着同一句话:“为什么,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最大的错,就是你的无能,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能本身就是一种错……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退后了一步,看不下去归看不下去,但我没管,倒是海瑟薇有点不忿,往前踩了一步,看上去好像是要和对方理论理论。不过终究还是被我拉住了,现在我不想惹事,也犯不上!

眼前的这一切,与我当初在天道盟上所遭遇的一切何其相似?这种事情,都得自己苦出来,才能真的明白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可惜,比利现在的终究还是没能苦出来,谁同情他都不好使,也救不了他!

同情这玩意,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而比利,最后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在那坐着,孤零零的,凄惨的哀嚎哭泣着,然而他现在已经是重伤的状态了,哪里能扛得住这样的激烈情绪起伏啊?所有的激动和悲伤全都是过度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最开始的时候还多多少少有点力气,渐渐的终于是挺不住了,只剩下了声音嘶哑的呜咽,原本就瘦弱的身子在不断的哆嗦着,背影里也渐渐折射出了落寞和绝望。

这一刻的他,是孤独的。

恍如当初在天道盟时的我。

可惜,我都无人度化,怎能度化的了他?只能在一边沉默着,等待着三清与大长老之间的谈判完毕。

有了太篱这一茬,我原以为三清道人的谈判速度大概会快一些,可能会与大长老尽可能的虚与委蛇,任何条件都有可能答应,反正,合约嘛,拳头硬了就能撕毁的东西,但凡是有点道行的人谁会相信这个东西?当务之急是赶紧让我们从这个鸟地方抽身出来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太篱那边等不了。

谁知,三清倒是反而和大长老聊得进入状态了,最后甚至在那间茅草屋子外面撑起了一道能量光罩,其目的不外乎就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不是?

这一谈,就是整整一日,一直等到夕阳西下,天地昏暗的时候,那间茅草屋子外面的结界才终于被撤销了去,而茅草屋子的门也打开了,里面传来了三清道人和大长老爽朗的笑声,然后他们二人便并肩从茅草屋子里走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