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两个法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方才自己满脑子和太篱见面时的尴尬,渐渐的也就觉得见面的时候是真尴尬了,可真被海瑟薇拉着来到太篱居住的地方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渐渐平复了下来。

这是一栋在庄园最西边的小别墅,平日间几乎是闲置着的,海瑟薇的这庄园大的有点邪乎,估计是起初规划的时候设计的有点大过于需求了,以至于有了许多空闲下来的建筑,这一栋便是其中之一了。大概因为太篱为四方之神中的白虎,西方之气更利于她,所以才将之安顿在了这里。

而这里,眼下阴风怒号,明显要比庄园的其他地方更加昏暗与阴冷一些,在这别墅的四周,分别镇压着十八杆黄色大旗,那旗面上蘸着鲜血书写出了一个个神秘莫测的符文。

在别墅的门前,是两座用巨石雕刻成巨蛇,巨蛇对面又有两座粗大的石柱。双蛇盘踞,面对双柱睛天,这些东西看起来新的很,明显是刚刚才摆下的。

在地上呢,铺着厚厚一层碎玻璃。人踩上去嘎吱嘎吱作响……

我一进来就被这一切摆设给吸引住了,瞳孔也不自禁的收缩,心情沉重的几分,我是风水堪舆的行家,怎能看不出这当中的门道?

这门前双蛇盘聚,面对双柱睛天,阳光难入。空气聚集难散,阴气凝聚成滩,阴气加湿气,又阴又湿,形成了极地凶葬阁,阴魂行尸可在其中自由活动,不怕天光白日!而地面上玻璃呢,这是用来凝聚物气,结集日月精华的,一般是用来养尸,或者是养鬼的,还有那十八杆大旗,那个叫做锁阴旗,就是将这里的阴气全都锁住,不让它们流动出去!

这样的格局其实是比较简单的风水组合阵,为谁准备的,不言而喻,肯定是太篱了。

也就只有一些小鬼在魂飞魄散的时候,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来保住它,不让太阳射到,还要聚集阴气和日月精华来滋养小鬼,同时小鬼能力太弱,无法捕捉天地间流动的阴阳之气,所以才需要用锁阴旗把阴气给锁住。让其吸纳。

综合这一切,可见太篱已经孱弱到了什么地步!

但凡灵魂力量或者是道行阴气比较厉害的一些凶魂,就能不惧怕这天光白日,太篱需要这个,明显已经是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甚至现在已经丧失意识,无法主动去吞纳阴气滋养自身了,所以才需要玻璃聚阴,锁阴旗锁阴!

见到了这一切,我对太篱的情况已经了然。心里头所有的踯躅在这一刻也是消失的干干净净,当下快步走进了别墅,“哐”的一脚踢开了门。

在别墅的一层,林青和媛正满脸忧愁的候着,一看我进来,两人连忙站了起来,林青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小天,你可终于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可能真的就出事儿了。太篱现在的情况你看到外面的景儿应该已经有数了,说实话,我们不是没想过先让她和别人先签订共生之盟,保命为主,结果她犟得很。无论说谁都是两个字——不配!就等着你呢……唉,张博文和曹沅对她有一些愧疚,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所以一直都在二楼的门口守着,不说了,你还是上去看看吧!”

我没有回应林青,快步冲上了别墅二楼,然后隔着老远就看见曹沅和张博文两个人正蹲在一间屋子的门口,他们两个衣衫褴褛,明显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都守卫在太篱的房门口了,看起来特别狼狈,身上仍旧有激战留下的痕迹。

“小天,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你的嘱托,一直保护好她的周全。”

张博文凑了上来,垂头苦笑道:“你还是快去看看她吧。自从她的灵魂力量薄弱到极点以后,她就不让任何人见她了,说就等你回来,回不来便魂飞魄散,那也是命里无缘!”

卧槽!

我心里咒骂了一声。太篱好歹也是一个大帝,怎么任性的就跟韩剧里面的脑残女主角一样?

“这个不怪你,你们到底是在哪里遭遇到的袭击?”

我一边朝着那间屋子走过去,一边问了这么一句。

“就是在你当初前往追寻楼兰古国的路上!”

曹沅说道:“那里的遗迹还在,我们去了看完出来的时候。就遭遇到了天道盟的袭击,我也实在是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追寻到那里呢!”

我摇了摇头,这特么的谁知道,最近的天道盟就像是一条疯狗一样。逮着谁咬谁,看来确实是有一些异变了。

说话之间,我们三个已经走到了那间屋子的门前,我伸手拧了拧门把手,是从里面反锁了,看了一眼张博文,张博文苦笑说太篱从里面插上了,不让任何人进去,一扇门当然不可能阻挡他们,但出于礼貌,他们也一直没打扰,只是每天在外面问一问情况。

我可没那工夫征求太篱的意见,上去“哐”的一脚就把门踢开了。

屋子里面光线昏暗的很,里面阴气聚集,十分寒冷,隐约能看见,在这间屋子正对着房门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近乎透明的人影,看轮廓不是太篱又是谁?

无声无息的,洛凰和墨桀就出现在了我身边,然后直接朝着太篱那边跑了过去,他们明显心里头还是惦记着这个小妹的,要不然不会如此的激动。

两人上去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折腾,不多时,太篱醒了,一时间,她的灵魂力量溃散的更加严重了,之前她可能是进入了自我休眠,这样就能多挺一会儿了,现在一醒来,力量溃散太严重了,洛凰和墨桀一阵嘘寒问暖,可太篱根本没有和他们说话,近乎透明的眼睛凝在我的身上,她隔着黑暗在看着我。虽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可是那双眼睛仍旧明亮,带着很重的审视之色。

我没含糊,快步走了过去,一直站在了她的床边。这才硬起头皮看向了太篱,沉吟了许久,终于说道:“洛凰,墨桀,这个共生之盟到底应该如何建立?她现在醒了。灵魂力量溃散太快,这里虽然有一些简单的风水阵守护,但太阳一出,灵魂力量的溃散速度一定会不断加快,恐怕到了中午的时候。就会彻底魂飞魄散了,咱们得加紧一些了。”

“其实就是一种祭祀!”

洛凰也不含糊,直接说道:“将你的本源力量包裹她,与她建立血契,需要用阵法沟通天地之力,在天地之力的见证下,她的灵魂与你的本源力量进行融合,这样就算是完成了……”

洛凰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一下子被太篱给打断了:“二姐,这个法子未免也太过于麻烦了,我倒是知道一个更加简单的法子,也很直接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太篱的眼睛在直视着我,从她的眼睛里面,我看到了一些不同的味道,就连她的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而洛凰闻言后顿时面色狂变,忙说道:“小妹你说的该不是那个法子吧?你……你这又是何苦为难他呢!”

“这也叫做为难吗?”

太篱虽然虚弱,可语气却很坚定,淡淡说道:“如果连这点诚意都没有,还敢与我建立共生之盟?得到与付出永远都是成正比的!”

我蹙眉看着太篱,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些不妙的感觉,不过我还是问道:“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法子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子呢?”

太篱笑了,就说了四个字:“开膛,裂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