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莫名的愧疚/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膛,裂心?!

听到这个要求,我不禁蹙眉,想了想,然后才有些迟疑的问道:“心头血?”

这特么的不是养本命鬼的法子么?我的心头血只为花木兰放过,折我三十年阳寿,难不成今儿个也是要用这个法子?只是,本命鬼这个法子,一生只能用一次啊,而那也是我和花木兰之间的一些回忆。同样的事情让我再为别人做一次,似乎从我个人内心来说我就是有些无法做到的,对于我曾经给过花木兰的,我始终都有着一份坚守。

“确实是心头血。”

洛凰抢先解释了一句,她知道我与花木兰之间的点点滴滴,自然知道我在琢磨什么,也更加了解此时我个人的一些内心状态,于是就在一边说道:“只是与本命鬼无关,你现在已经无法豢养本命鬼了,这个我们也都知道,我们说的仅仅是心头血罢了,心头血为修道之人的心血,是修炼者最至关重要,也是最核心的东西的,心血可以沟通天道。也可以嫁接彼此,你只需要将自己的几滴心血交给太篱,她就可以将你的心血进行祭祀,吸收你的心血,与你达到心有灵犀、共享力量的地步,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共生之盟了!”

说完,洛凰对着太篱一个劲儿的打眼色,说道:“是不是这样啊太篱?”

这一系列的怪异举动,让我心中大为疑惑。

而太篱也没有正面回应洛凰的问话,只是说道:“请君开膛,其余我自会处理!”

至此,我终于明白了!

丫特么又是试探我?

开膛,裂心,放血……

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确实可以建立共生之盟,只不过,到那个时候,太篱到底是取了我的心头血建立共生之盟,还是一把给我的心脏挖出去,这个就不好说了!

说白了,这不是试探又是什么?看着太篱的眼神,我陷入了迟疑,谁特么的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想的啊,到底是要和我建立共生之盟,还是临死之前拉着我给她垫背?

总之,这件事情充满了不确定性,我还真有点犯嘀咕,一时间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小妹!”

洛凰很是生气的低喝一声,蹙眉看着太篱。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这不是故意给小天出难题呢吗?为什么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了,还要逼着他如此?曾经的那些,我和你大哥都已经放下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呢?”

“我早已放下,要不然今日不会出现在这里。”

太篱淡淡说了一句。然后眸光一下子看向了我,眼睛也一瞬间仿佛明亮了许多,道:“请君开膛,今日我便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白羊峪纵容旱魃屠村,中条山又率领村民暴动。这一件件的事情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吧?很不可思议,每一件事情又充斥着一股暴戾,所以,不妨先来证明一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除此之外,我们不谈别的!”

“不行!”

太篱话音刚落,房门外面陡然传来一声怒吼,然后我就看见张博文快步冲了进来,连日疲惫,他身上能量并不稳定。衣衫褴褛,眼睛猩红的看着太篱怒吼道:“我们哥几个对你的诚意已经够大的了吧?何苦苦苦相逼,让小天开膛切腹,心脏暴露在你面前,这样的事情别说小天。我们几个都不可能答应!”

说完,张博文一把抓起了我的手腕,语气急促的说道:“小天,不能啊,现在你身边可是有这么多人在指望着你呢,当着她的面,我也不怕她听了觉得难堪,往明白了说,她现在这情况,要嘛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要嘛就是人之将死其恨浓烈,反正就是两个极端,充满了不确定性,这要是万一起了歹心,你叫咱这帮子老兄弟怎么办?多想想我们啊,咱们风里来雨里去的,什么坎儿没闯过去,现在真的不能赌啊,我们赌不起,你完蛋了,咱们这些人都得跟着完蛋!”

曹沅在一边也是连连点头,甚至,她看着太篱的时候眼睛里已经闪烁过一丝杀机!

看得出来,她甚至已经为了杜绝一切风险,想要冲上去把太篱直接扼杀掉了,为了避免她冲动,我干脆不动声色的挡在了她前面,不想让她靠的太篱的太近,就是担心弄出个万一。

“反正,如何抉择,就看你了。”

太篱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淡淡说道:“我走了很多地方,也听说、看了你曾经经历过的许多事情,而你这一世的所有经历都不过是毁誉参半而已,在落马山我见到了当地的村民,说起你的时候,他们都是感恩戴德,也去过中条山,提到你的时候,当地的百姓都得竖个大拇指,说你是条铁骨铮铮的硬汉子,和现在的许多有钱人、大师什么的不一样,心里头惦记着老百姓,也惦记着一个寻常人家的情分,是个好人。可我也知道。恨你的人更多,尤其是在东方的修炼者世界,你曾经在那里带刀行走数千里地,所过之处,杀人无数。那个圈子里盘根错节,杀一个人可能会有十个人恨你,被你所杀的人恐怕已经数不清了,以至于整个东方修炼者世界说起你必然会提到一句话——天生反骨,冷血人屠!很不巧的是,我恰恰知道,像你这样毁誉参半的人,大都心中有恨,你的恨更为浓烈,正因为如此,所以,你需要力量,于是你想凑齐四方之神,开启传说中的神圣之门,打开力量的宝藏。实现亘古以来就连圣王都没能达到的地步,我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一切,如何抉择,看你!”

太篱的言语之中都是诱惑,似乎在诱惑着我切开自己的胸膛,将自己的心脏交给她,然而,仔细想想,似乎这种诱惑更加在昭示着她的用心——迫切的想杀死我,所以才会主动诱惑!

因此,太篱的话刚刚落下,张博文他们几个就更加激烈的反对了起来,甚至就连洛凰和墨桀都没办法在保持中立的态度了,有的在劝太篱,有的在劝我。

不过。听了那么多,我反而心里一下子宁静了下来,没有了那么多的计较,看着太篱躺在床上的虚弱模样,心里面竟然莫名其妙的跑出了一丝愧疚!

很难说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我的身体里有一股意志在引导着我的心理一样,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自从见到太篱以后,这种感觉频频出现,有时候我甚至都在怀疑自己到底还是不是我自己了。每一次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怀疑——该不是和太篱有纠缠的那一世还残留着一些痕迹在我的身体里面吧?

可惜,我也看不到自己身体里面的内容,更不知道这一切从何而来,但毋庸置疑,此刻那股子愧疚占据了上风,我只感觉自己精神飘忽,仿佛四周的一切都在距离我越来越远,张博文他们几个人的劝说也在越来越模糊,最后,我看着太篱,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你如果确定要如此的话,那就如你所愿,只是,今日之事,与力量等无关,只为了结一段因果,这一刀下去,前尘往事成云烟,爱恨情仇为过往,我们就都变成了只有未来和现在,没有过去的人。”

说完,“哐”的一声,百辟刀出鞘,寒光乍现,我莫名其妙的就举起了百辟刀对着自己的胸膛切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