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四方纹,莫负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瞬间,我四周掀起了许多尖叫声与惊呼声,可对我自己的行为,我已经无法收敛了,就是在意识朦胧的时候莫名其妙干出的事情,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刀锋已经却开的自己的胸膛。

噗!

那一刹那,鲜血顺着刀锋滚滚落下,强烈的疼痛狠狠刺激了一下我的神经,我也从那种诡异的状态中摆脱了出来。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整个人都已经愣住了。

我的身体和精神……果然里面储藏着我自己也看不见的一些内容。

这一刻,我瞳孔极速放大,头一次我对自己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时至今日,我所走过的路,我所经历的事情,等等一切的一切,我都开始产生怀疑了,甚至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在了一条早就已经有人规划好的路上,或者说,这就是命?

我确实已经对自己有了这样的质疑了!

甚至,我脑子里想到了当初我父亲挣脱牢笼以后,短暂来到这个世界上对我说的那句话——永远都不要相信这个世界!

这句话我一直都没有想明白,我也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是要对我传达一种怎样的信息。可是时至今日,我忽然觉的,可能就连我自己都是假的了,更不用说这个世界了。

这种自我质疑,滋味儿真的不是很好受!

而在我长刀刺入胸膛的刹那,张博文和曹沅那边全都在第一时间有了动作,两人眨眼功夫就直接冲到了太篱的床边,脸上全都是戒备,就连洛凰和墨桀也直接回到了我的身边。

至于太篱,这个时候已经被惊呆了,怔怔的看着我,对于周围的一切恍然为觉。

“都冷静一些吧。”

我沉凝片刻,终于开始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缓缓将切入我胸膛的百辟刀抽了出来,刀锋划过骨骼,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体内传出的刺耳的摩擦声,让人牙酸,头皮发麻,然后,我就一步步的朝着太篱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我是清醒的,只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便依着太篱了,所以,我准备还是先过去,时间一久,我担心张博文和曹沅克制不住自己,直接对太篱下手,那时就悔之晚矣了!

此时,我胸口鲜血长流,我对其也视若无睹。随手将百辟刀丢在了一边,缓缓走到了床边,抬手将张博文和曹沅扒拉到了一边,眼睛看着太篱,又一次将我意识模糊时候说的那一句话说了一遍。因为我觉得那句话也对,现在我对太篱的妥协已经是没原则的了,与力量无关了,纯属化解恩怨,我不知道我的前世与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遂了她的心,把这些恩恩怨怨了结了,或许才能真的有以后吧,要不然我怀里揣着一颗定时炸弹,就算合作了,以后的日子恐怕也真的安生不了。

不如,今日就来个了结吧!

所以,哪怕曹沅他们几个对我不断的劝告,我也都没听在耳朵里。如果说前面我的行为是没意识的举动的话,那么后面的行为,我已经心里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与一场赌博无异了。

这个时候,太篱终于是回过了神。看了我一眼后,嘴角终于浮现出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然后,她轻轻抬起了自己的手,朝着我胸口的伤口探了过来。

整个房间这一瞬间宁静的几乎是落针可闻,我知道,张博文他们几个的神经已经崩到了极限,所以才都安静了下来,毕竟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他们也没办法过于插手。

我个人这个时候却忽然宁静了下来,到了这一步。反而不去想那么多了,心里一片空灵,眼睁睁的看着太篱的手距离我的伤口一点点的靠近着,这个时候的她灵魂力量溃散太快,那只手几乎已经透明了,最后终于是顺着我的伤口将手探了进来,一瞬间,一股寒气透入我的体内。

也不知道太篱是不是故意的,她根本没有调整自己的形态,她毕竟是灵魂力量,形态完全是可以调整的,而她却完全以一只手的状态探进了我的伤口,那一瞬间,我的伤口被撑到了最大,剧烈的疼痛撕扯着我的神经,我脑门子上也渐渐沁出了大量的冷汗,她手上挟裹着的寒气也在一点点朝着我身体深处摸索着,在这个过程中的痛苦程度是不言而喻的,饶是我神经坚韧也多多少少有些扛不住,喉咙里时不时的会发出一声声的低吼。

终于,她靠近了我心脏,而在这一瞬间,我能感觉她伸出手指戳到了我的心脏。

噗!

指甲无情的切入了我的心脏,我终于忍不住了,痛苦的咆哮了一声。

不过我的眼睛却一直在紧紧盯着太篱的眼睛,在这一瞬间,我分明看见她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我命休矣!

我心中暗呼一声,这一次赌博我还是过于自大了一些,没想到太篱是真的要杀我啊,不过也就是片刻的工夫,太篱眼中的杀机就消失了。

“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太篱轻轻叹息了一声,而后说道:“仁慈与凶戾并存,疯狂与温润同在,你脸上的伤疤诠释不了你的人性,沿着你所走过的路我看了一遍。也仍旧没能看清楚你,或许真的像是你身边那个叫张博文的兄弟所说,要看透你需要一些时间吧,罢了,罢了。信我所信,随性无疆吧!”

说完,太篱的指尖猛然间传来一阵巨大的洗礼,我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里面有一些最精华的液体在这样的吸力下被一点点的引导了出来,然后顺着太篱的手臂滚滚滑落了出来。

那是七颗鲜红的正在放光的血珠儿,便是我的心头血了,如今我道行一步步的加深,心头血的模样也与从前不一样了,绽放出了一些神性的光华!

这七颗血珠儿顺着太篱的手臂缓缓落下,最后落入了太篱口中。

噗!

太篱猛然之间抽出了自己的手掌,带出了一连串的鲜血。

而同一时间,太篱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在飞快的结印了,伴随着一步步的结印,她整个人的肌肤之上都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色光辉,而我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条看不见的绳索一下子将我与太篱联系在了一起一样。

“共生之盟建立了!”

洛凰脸上涌现出了一丝惊喜。

闻言。我“嗤啦”一下将自己胸口的衣服给撕开了,然后我就发现,我胸口的那龙凤呈祥的纹身又一次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一次,格局的更加鲜明了!

只见,自从花木兰消失以后,已经隐没的守节砂竟然又一次出现了,鲜红如血,点在我胸口,以这守节砂为中心,三面坐落着三个栩栩如生的纹身。

在守节砂的下面,是一只振翅高飞的朱雀,在右边,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在左边,又出现了一头仰天怒吼的白虎。那白虎隔着纹身都能渗透出一股杀气!

以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来看,这四方之神在这个纹身里分明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唯独北方,也就是守节砂的上面是一片空白!

那是白虎的位置……

若白虎归来,这四方之神组合的四方纹就真的成型了,届时,四象加身。妙不可言,会发生什么无可揣度!

我脸上终于涌现出了一丝惊喜,也更加确定了一条——一定要找到玄珩!

“莫负我。”

这是太篱最后和我说的一句话,然后,她化作一道流光,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胸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