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罪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辐射能量压制一切生命气息,哪怕我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了,可仍旧无法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感觉到对方的存在,我想不光我感觉不到,我身边的这几个兄弟恐怕也感觉不到,要不然早就从入定中惊醒了,而对方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迟迟没有进攻。

呼……啪啪啪……

呼……啪啪啪……

那沉重的呼吸声和诡异的响动一直在我身后回荡着,久久不散。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从目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来看。一时间我还真就没法猜出来,也从未听说有什么东西能搞出如此诡异的动静儿,至于其强大与否,我更是一无所知。

莫不是之前这黑林子给我带来的不安感觉全都是因为这玩意?

如果是这玩意带给了我们全队人那种不安感的话,那么,它恐怕是十分恐怖的!

不过它老不攻击也不是个事儿啊,就这么待在我身后,给我的感觉简直无异于芒刺在背,这个时候我浑身绷的紧紧的,时间久了估摸着我都得神经崩溃了,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先搞明白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好,大不了大家干一场呗,谁死谁活拼能耐,总好过后背留给敌人安安静静做人家的板上之肉!

当下。我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摸向了腰间的百辟刀,另一只手则默默抓起了手底下一颗柴火,那柴火一头塞在篝火堆里已经点燃了,一头就搁在我脚边,实在是一根再合适不过的火把。

至于我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已经放松了下来,不过双脚却死死粘着地面,这样在暴起刹那才能爆发出最强悍的攻击力,而后,我就动了,护体杀气“轰”的一下子点燃了,犹豫熊熊跃动的火焰一样,将我自己保护在了中间,我自己也拎着火把一下子站起来转过了身子,那一刹那说来慢,实则就在电光石火之间,腰间长刀本欲出鞘,结果在火光照亮身后情形的刹那,我整个人愣了一下,百辟刀抽到一半就停下了。

这……这特么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只见,在我身后一颗变异的椰子树后面,正有一个“怪物”蹲在那里窥视着我,这怪物身上还穿着人类的衣服,也是人形,脑袋上的头发是棕色的,不过有的地方头发已经掉没了,整个就一斑秃,看着别提多怪异了,最恐怖的还是他那张脸……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张脸呢?已经无法形容了,脸上的肉集中往眼睛的位置堆砌。就像是用力挤压推上去的一样,额头突出好大一截,下巴尖锐倒了极点,还微微向前弯,十分怪异。与我们小时候看的动画片大力水手的差不多,整个就一真人版的大力水手,就是鼻子短小朝天,就跟把鼻子削了一样,两个黑洞洞的鼻孔看着特清晰。眼睛也是猩红的,最恶心的还是左眼睛的眼皮,那眼皮子犹如舌头一样耷拉了下来,甚至都遮住了朝天的鼻孔,每一次发出呼吸的时候,都会把那眼皮吹的飘起来,然后又落下拍打在脸上,发出“啪啪啪”的怪异动静儿。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之前会听到那样古怪的声音了。

而这玩意也是我见过的最诡异,最无法理解的怪物了!

对方显然此时也是没想到我会忽然转过身来的,一下子愣在了那里。红眼睛瞪得溜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而我,在经过了短暂的错愕以后,也回过了神,不过此时百辟刀拔到一半因为惊讶未能完全出鞘。再抽出来有点慢了,我也不想等这怪物回过神来再对付他,于是也就手里有什么用什么了,当下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怒吼一声,直接把手里的火把戳在了这怪物的脸上。

嗤啦!

一瞬间,那怪物的脸上就冒出了青烟,同时还弥漫着一股子皮肉烧焦的臭味,那怪物也“啊”的惨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脸满地打滚。

哐!

当下。我抽出百辟刀就准备一刀将这怪物给宰了。

怎料,还不等我手中的刀落下,我就忽然被一人拉住了,扭头一看,竟然是海瑟薇。

“是变异人!”

海瑟薇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生命力最坚韧的生物了,没想到当时我在这座海岛上投放下了那么恐怖的弹头,最后还是没能给所有人炸死,眼前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当时的士兵,被辐射成了一个怪物。”

原来如此。

我仔细看了那捂着自己的脸在地上翻滚惨叫的怪物一眼,这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赫然是当时我们这边穿的作战服,也就是说,这家伙如果不是K党的人,就是HS党的人了。只不过他身上的作战服已经破损的不像样子了,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还真就没看出来。

想及此处,我苦笑了起来,我一个逆天改命的人,到头来没想到被一个变异人给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也是闹出了大笑话,说来惭愧的很。

不过回头再想想,此事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个变异人根本没有威胁到我们的力量。也就是说,这片黑林子里最恐怖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家伙,而是另有其主!

真正的危机,还没有降临……

其实我倒是宁愿那一刻早点降临的,来个痛快也好。甭老是一惊一乍的吓唬人,换了谁谁能受得了啊?

“应该审问一下这个家伙。”

海瑟薇对着那个正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翻滚的变异人昂了昂下巴,说道:“距离那场战争结束已经好几个月了,也就是说,这家伙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个月了。就这么屁大一个小岛,几个月的时间足够弄明白了,这位现在好歹也是这里的‘土著’了,问问路,对咱们来说岂不是更好?”

“有道理!”

我点了点头。看了下周围,其他人和海瑟薇一样,全都已经被我刚才的动静儿惊动了,正有些复杂的看着地上翻滚的变异人,其实他们在想什么我心里头跟明镜儿似得。不外乎就是觉得有点造孽,这个变异人以前也是一个正常人来的,正是因为我们所挑起的战争和最后的背信弃义,这才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看着难免会有点那啥。其实不说他们,我自己现在心里头也有点不大舒服,这事儿确实造孽,可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也没有选择,我不想自己的余生都活在忏悔当中,所以我只能尽力的不去想,当了婊子就不立贞节牌坊,这个人屠的名字挂在我头上我也认了,事实无可辩驳不是?当下我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了那变异人的胸口上,不让他来回翻滚了。

他可能觉得自己是死期将近了,对于死亡的强烈恐惧压制了疼痛,于是放开了捂着脸的双手,一张脸黑漆漆的。就刚才那一下子就已经把他的脸烧焦了,散发着一股子恶臭,然后我就问他还能说话么?

他瞪着个眼睛看着我,显然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后来海瑟薇把我的话翻译成了英语。他这才听懂了,然后点了点头。

“介绍一下这个岛上现在的情况,我能让你活!”

我如此说了一句。

然后这个男子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海瑟薇在一旁翻译,意思我听明白了:“我不知道。因为魁首只让我巡逻这一块地方,其他的地方我没去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而这一块地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人来过了,我只是在这里捡一些已经发生变异的植物浆果拿回去吃,虽然我也知道那东西有害,可没办法,我总得填饱肚子先活着。”

魁首?

我蹙起了眉,这两个字让我很是不安,于是我就问他他的魁首到底是谁?

这个男子只说了三个字——西蒙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